第十九章、逍遙青神
作者:方之影 更新:2019-12-13

周衡一刀無功,也不在意,他的虎魄刀借勢蕩起,在空中旋了一圈,又回到周衡的手中,周衡雙目中鋒芒大熾,袖袍揮動,人已化為萬千個周衡,被太極圖和玄黃塔封鎖住的空間內,頓時被他的虛影覆蓋,虎魄刀的刀芒織成鋪天蓋地的刀網朝著寧小青罩了過來。

適才第一刀,周衡壓根沒有指望真能收到什么實質性的效果,不過是出手試探性的攻擊罷了,修為到了他們倆這層次的人,想只望著一刀一劍分出勝負,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寧小青的二道修眉被凜冽的刀意激得立了起來,她雙目一凝,一生一死二道截然不同的光華頓時從目中射出,綿密的刀罡沖到她身邊三尺之內,即時被這二道光芒擊散,與此同時,只聽嗖的一聲,四柄古劍從寧小青的體內沖了出來,呈不同的方向排列,結成了誅仙劍陣。

誅仙劍陣身為天道第一兇器,一旦祭出,無窮毀滅之氣立即籠罩萬物,無盡殺戮之色直沖鴻蒙,周衡所化的萬千虛影落入兇威滔天誅仙劍陣之中,即時被剿滅,元始,道德老群君,龍驚天與林默然等人站在誅仙劍陣之外,亦被它隱隱溢出的劍氣迫得魂識動蕩不止。

“三弟,這,這誅仙劍陣的威力在寧道友的手中竟是比當年在你手中更盛數倍啊!”元始瞠目盯著誅仙劍陣開口道。

“我不是你們的三弟,我叫林默然,我小徒兒的造化遠在我之上,誅仙四劍已正式認她為主,由她布出誅仙劍陣,自然不是我可以比擬的。”林默然面無表情的看了無始一眼,接口道。

元始微微一愣。還待開口,卻見誅仙劍陣之內又生變化,周衡的口中不斷的發出激昂的長嘯,隨著他嘯聲的歇落,強烈的撞擊暴炸之聲就不斷的傳進諸人的耳中,元始頓時將逸到口邊的話縮了回去,與眾人一起凝目朝里望去。

但說誅仙劍陣一經祭出,周衡頓時被迫得不住后退,他所幻化的萬千身影,不過片刻。就被那可屠萬物的可怕劍氣斬得干干凈凈,可周衡這好戰的家伙見狀不但沒有一絲退縮和懼意不說,目中反而暴出如同驕陽般熾烈的戰意。

他的虎魄刀被誅仙劍氣斬得哀鳴一聲。縮進他的身體之后,周衡不再出刀,他體內涌出滾滾黑浪,在他身形三尺之內形成了一層黑色的冥焰,這股冥焰隨著他的身形在誅仙劍陣中穿梭游動。誅仙劍陣雖然兇戾無倫,無物不摧,但一時間卻也無法傷他的軀體。

周衡足踏一種奇怪的方位,雙手不斷結印,時間足足過去了大半個時辰,一個繁雜無比的訣印終在他的手指間形成。決印一成,繞在他身軀之外的冥焰像受到了什么驅使一般,騰的一聲。化為無盡的烈火朝四面八方散開,形成了一座烈火大陣,無數的兇獸在烈火中咆哮,誅仙四劍的劍意撞在烈火陣中,形成一系列的暴炸聲。卻未能將這座烈火陣給絞潰。

“遠古八兇玄火大陣?”寧小青目光微微一凝,開口道。

“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寧小青,我聽聞誅仙四劍乃天道間第一殺劍,無物不摧,無物可以抵擋,本魔君卻是不信,所以,在我完全吸收了羅睺的魔魂之后,整整耗費了五十年的時光,這才將他記憶中的遠古八兇玄火大陣改良成功,就是想試試,誅仙劍陣,是不是真的無物可擋。”周衡答道。

“周衡,你果然是生天的戰斗強者,別的不說,但說你能用區區五十年的光陰,改良這座遠古兇陣,單論戰斗天賦,我甘拜下風,但今日之爭,卻是容不得我認輸,所以,周衡,報歉了......”寧小青的目中射出一縷奇光,緩緩開口道。

“嘿嘿,寧小青,你我是縮命中的對手,彼此不需要說報歉,誰勝誰負,各憑本事,你有什么手段盡管使出來,我若敗在你的手下,心中不會有絲毫怨言,若是我能擊敗你,我也絕不會有絲毫留情!”周衡嘿笑了一聲。

“好!誅仙四劍,與我合體,絞天滅地!殺!”寧小青雙目厲芒暴射,口中清喝一身,她的身影頓時化為一片虛元,融于誅仙劍陣之內,誅仙四劍,個個乃高傲無比之輩,早在之前聽得周衡想憑著自己花了五十年改良的遠古八兇玄火大陣,就想抗衡誅仙劍陣,早就氣炸了。

此時見寧小青不惜一切,也要斬滅這座遠古八兇玄火大陣,哪里會有絲毫猶豫,四劍與頓時與寧小青的靈魂合一,寧小青得盤古指點,于混沌碑中悟道,天地一切起于本源,而她于混沌本原中心成道,魂識與天地萬物融和,她的魂識之力何等強大。

誅仙劍陣被寧小青融入的靈魂之力驅動,原就兇戾無倫的劍氣頓時暴漲,那攝人的鴻蒙青光,竟是生生破開了太極圖片玄黃塔封瑣的空間,卷向八兇玄火大陣,

道德老君,元始,龍驚天,青丘等人被此可怕的劍氣生生被迫退出三十三天外,青丘面露驚容的看著即便遠在三十三天外,都能隱隱感應那種讓靈魂都在微微顫抖的殺意,口中忍不住喃喃自語了一句:“我原以為寧道友脾氣好,沒想到,她,原來也有這么重的殺意!”

意下之言,若是之前,她直接對青丘使用這樣的霹靂手段,自己只怕早已魂飛魄散,哪可能還能如現今一般,悟道成就一代妖狐玄尊。

“寧道友是那種具有大慈悲和大魄力的人,面對普通生靈,她有一份天生的仁慈,不到迫不得矣,就不會將人趕上絕路,但是今日她與周衡的比斗,只能勝,不能敗,她心中很明白這一點,自然不一樣。”龍驚天接口道。

“沒想到龍道友居然這么了解我的小徒兒。”林默然詫異的望了龍驚天一眼。

不說觀戰眾人的心事,但說周衡所布出來的遠古八兇玄火大陣,乃由遠古混沌中的八種火屬性的兇獸精魄煉成。羅睺原就是與天道一同誕生的天地第一頭兇獸魔魂,可以說是諸兇獸之祖,八兇玄火大陣就是他成道后所祭煉,周衡吸收了他的魔魂,自然是也能擺出這個大陣。

只是,八兇玄火大陣雖然厲害無比,又他耗費無數心血改良,但到底現在的兇獸的精魄,都是周衡自己虛擬出來的,比不得誅仙四劍都是太古實物。寧小青在混沌碑成道,可以以身演化萬物,一旦由她與誅仙四劍合體。四劍之威,立即將八兇玄火大陣壓了下去。

三十三天在二人的奮力拼斗之下,不斷的崩塌,天宮神殿受到波及,遙遙欲墜。寧小青眼見著再這么打下去,不是個事,到時候整片天地只怕都會毀在自己二人的交戰之下,心念一起,最后一式斬滅天地,朝八兇玄火大陣推了過去!

碰。八兇玄火大陣在這一式之下分崩析離,周衡心神已與之聯為一體,八兇玄火大陣的瓦解。頓時讓他的靈魂受到了重創。

太極圖與玄黃塔的封鎖早被破開,三十三天在他們的拼斗之下,幾乎毀滅大半,與此同時,被波及的下方生靈。也不知有多少,寧小青將八兇玄火大陣破去之后。沒有繼續出手,她化出自己的本體,誅仙四劍也被收回了體內。

“周衡,你輸了!”寧小青遙遙看著百丈之外的周衡,開口道了一句。

“不錯,我輸了!呵呵,我終究是遜你一籌,當年第一次在嵐風星遇到你的時候,你就讓我心中產生了強烈危機感,就是這份強烈的危機,讓我不分日夜的奮力前進,沒想到走到最后,我仍然也沒有能爭過你。”周衡的目中滿是蕭瑟。

“周衡,你一生都在追究極致的力量,心腸冷硬,好戰冷酷,卻不虛偽狡詐,雖是魔,身上卻沒有太多的魔性,驅開立場不談,在我的心里,你是個十分值得尊重的對手,是個坦蕩的鐵骨男兒。”寧小青道。

“呵呵,我手上的血腥可不少,在一統辰木星和魔界的時候,我的手上到底沾了多少生靈的鮮血,我自己都數不清了。”周衡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能讓辰木星四大陸歸一,流血在所難免,能讓一個星球歸為一個整體,總比四方割據來得好,換成其它的人來做這件事,流血只會更多,魔界也一樣,你走吧,我相信,魔界在你的統領之下不會比撒旦更差。”寧小青道。

“你要放我走?不準備鎮壓我?”周衡的目中閃過一抹驚訝。

“為什么要鎮壓你?這個宇宙,沒有誰應該是唯一的主角,你不是,我也不是,宇宙這么大,需要各種不同生靈的填充,才會變得精彩。”寧小青微微一笑,接口道。

“懂了,即便成就了天地大道,你仍然把自己當成一個普通的生靈,我想,這就是我怎么也超不過你的原因,寧小青,我想問一句,如果,我是說如果,沒有你的師父林墨然的出現,你,有沒有可能,會喜歡上我。”周衡突然問出一個令寧小青十分意外的問題。

“沒有師尊么?如果沒有他,我可能連道途都走不上,早在一千多年前,就已化為冤魂進入輪回,當然,也有可能連進輪回的機會都沒有,這樣一來,我又如何會遇得到你?既然遇都沒有可能遇上你,又如何能去談喜歡或者不喜歡?”寧小青微怔之后,坦然笑答。

“明白了,你說得對,如果沒有林默然,就不會有寧小青的出現,是我執著了,我會兌現自己的承諾,釋放你的朋友,退出東方仙界,并保證,只要你還在,我就永遠不會再對這片土地掀起戰火。”周衡靜靜的望著她許久,才開口道。

“謝了!”寧小青微微一笑,真心對周衡道了一聲謝,若是周衡誓不妥協,誓要與自己爭斗到底,以他現在萬劫不磨的太古魔軀,要鎮壓或者斬滅他,寧小青要也耗費無數心力,到時候只怕整個天地都要被毀滅,現在的結局,無疑是最好的結局。

寧小青望著周衡的消失的身影,唇邊逸出一抹溫和的笑意。她雙手連連點動,無數的光芒灑落,之前被戰斗所波及之地,被這被光芒一照,立即開始重塑恢復原貌。

“師父!”待寧小青完成手頭上的工作后,二聲激動的呼喚從身后傳來,寧小青轉首一望,卻見靈兒與火兒,目中溢滿了無盡的激動,隨著林默然踏云朝著自己撲了過來。

“靈兒。火兒,你們終于長大了。”寧小青看著眼前這對金童玉女般的少年男女,目光中溢滿了溫暖......

“后進寧小青拜見西方父神耶神尊!”西方神界之主。耶和華的宮殿之外,一個青衣黑發的女子站在殿門之前,朝著殿內徐徐拱手一拜,開口道。

“寧道友多禮了!請進!”寧小青的話音落下不久,一個身著金色長袍的中年男子就出現在殿前。并伸手做了一個邀請的姿式,他看起來很平凡,身上卻有一種形容不出的平和之氣。

寧小青微微一笑,信步踏入了他的宮殿,中年男子微笑看著著寧小青道:“寧道友可是來了結因果的?”

“不錯,不請耶神尊成全。”寧小青道。

“不敢。你在混沌中悟道,與我的地位完全可以平起平坐,以道友稱我足矣。”中年男子擺手道。

“耶神尊客氣了。寧小青是后進,不敢失禮,既然耶神尊已知我的來意,卻不知......”寧小青靜靜的看著眼前的中年男子道。

“一千多年前,我從龍玄尊的手上帶走云夢,是盡一個父親的本份。也因這份因果不該在龍道友手中了結,如今寧道友前來。我自然沒有再理由再護著她了,云夢,出來罷!”

中年男子的話音一落,云夢仙子就出現在二人的面前,昔日那個風華絕代的天界第一美人,如今看起來頗為憔悴,她在看見寧小青的那一刻,目中迸發出無與倫比的恨意。

“云夢,你讓我失望了!”看著這一幕的中年搖頭嘆息了一聲,云夢對中年男子的嘆息聲仿若未聞,她雙目只死死的盯著寧小青。

“云夢仙子,石毛驢呢?”寧小青坦然迎視著她的目光,率先開口問。

“寧小青,想不到,你化為了混沌碑,都能再次出世,果然是天道不公啊,不過,任憑你如今是何等的風光,何等的神通廣大,但是石毛驢,它早已魂飛魄散,哪怕你的神通再大,能再塑造一個石毛驢,那也不再是曾經的它了!”云夢仙子咬牙切齒的瞪著寧小青道。

“云夢仙子,你應該知道石毛驢與我的魂識聯在一起,它有沒有魂飛魄散我很清楚,我知道它被你的抽離了二魂五魄,如今我來找你,就是希望你將那抽離的二魂魄歸還給我,然后,我送你入輪回,這樣一來,你還有機會重新做人......”寧小青淡淡的開口。

“把那頭可惡的驢子的二魂五魄歸還給你,然后,你再送我入輪回?你還真以為你......”云夢仙子五官扭曲,面目猙獰,指著寧小青破口大罵。

“耶神尊,報歉了。”寧小青略帶歉意的看了耶和華一聲,有些無奈的朝他搖了搖頭,手指一點,云夢仙子的喝罵陡然而止。

“罷了,因果因果,果然誰也無法逆改,既然她兇性無法教化,就交給你處理罷。”耶和華的目光落在一臉期盼的望著自己的云夢仙子身上,開口道。

云夢仙子聞聲臉色變得更加猙獰,望著這位西方父神的目光充滿了仇恨,寧小青心里嘆息了一聲,微一搖頭,袖袍揮動間,卷起云夢仙子,瞬間就從這座宮殿消失不見。

“小影,小影,你醒醒,你醒醒,為什么啊,蒼天啊,大地啊,為什么啊,我們韓氏一門世代行醫,以救死扶傷為宗旨,可最終的結果是兒子無故病亡,如今女兒也要被奸人害死么,老天爺啊,你到底有沒有睜眼啊!”某個凡界的星球中,一對中年夫妻跪在一個年約十五六歲,靜躺在床上沒有一絲聲息的少女身前,聲音如杜娟泣啼。

“爹爹,娘,你們哭什么?”原本已經沒有一絲生機的少女慢慢睜開了眼睛,她睜著一雙漆黑明亮的大眼看著自己哀聲哭泣的父母,開口問。

“小影。你,你你,你真的沒事,還,還活著?”她的娘親,擅抖著伸出手掌,撫著女兒的面頰開口道。

“嗯,我記得自己被人推到水里去了,這才剛剛醒來,卻不想害爹娘如此傷心。是女兒不孝。”女孩目中閃過一抹愧疚,開口答道。

“小影,沒事就好。沒事就好,謝謝老天爺,謝老天爺把我們家小影還給了我們。”這對夫妻一齊朝天跪拜。

“是誰,是誰?是誰竟然這樣大膽,隨意更改凡人的命運?”原本前來拘索魂魄的黑白無常看到這一幕。不由瞠目結舌,隨即就咆哮起來。

“是我,這韓氏一門,上慈子孝,為人謙恭善良,醫救無數百姓。為什么會有如此凄慘的命運?”黑白無常的話時一落,卻見一個青衣黑女的女子突然出現在他們的身前,冷聲質問。僅僅是一個眼神,差點就讓黑白無常跪了下去,天啦,來人居然是逍遙神尊!

“回,回逍遙神尊。這韓氏氏一門的人員,上輩了都是罪孽滿身之人。這一世注定要受諸多折磨,這,這,這不是小神等可以控制的。”黑白無常哆哆嗦嗦的回答道。

“上輩子么?我沒的看到他們的上輩子,我只知憑著這家子的作為,這輩子,不應該有這樣的命運,那薛氏一門,惡事做絕,難道就憑著他們上輩子,積下的德,就要讓他們做惡一生,然后享受一生么?如此一來,天地眾生見之豈非人人都要去向惡?”

“因為只有惡者才能有受之不盡的富貴榮會,反之,都沒有好下場?”青衣女子冷聲道。

“這個,這個,小神,小神做不得主,待小神這就回去稟報閻王。”黑白無常戰戰兢兢的道。

“罷了,帶上薜氏一門三口的魂魄一起回去,告訴閻王,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因果之說,別于搞什么幾世積累,幾世享用,我以后要看到當世就報!”青衣女子的手指一點,鹽城最有權勢之家薜氏一門,三口突然暴斃......

‘怎么,你們覺得我這樣做不對?“青衣女子望著眼前呆若木雞的黑白無常,問了一句。

“沒,沒有,小神不敢質疑神尊。”黑白無常被女子的眼神驚回了神,立即疾口否認。

“沒有就好,帶他們的魂魄回去,并將我的話原封不動的轉達給閻王。”......

“小徒兒,你這樣擅自插手凡間之人的命運,會不會......”一片碧綠的原野中,一顆梧桐樹上,一個俊逸出塵的男子,懶懶的伸著二條腿,斜靠在樹枝上,手里拿著個酒壺,瞟著徐徐朝他走來的青衣女子,笑著開口道。

“會不會如何?這樣的世善人家,若憑著他們的孩子無助的逝去,才是真正的命運不公,那薜氏一門,惡事做盡,我再看著他們逍遙,我就逍遙不起來了,想我寧小青既被稱為逍遙神尊,自然就要活得隨心和逍遙,看不慣的人和事,若總想著什么人仙不同,冷面冷心,束手束腳,還逍遙什么。”青衣女子撇了撇嘴道。

“呵呵,既然小徒兒覺得這樣是對的,那就這樣吧,嗯,方怡剛傳來消息,說她又釀出了一種特別好喝的美酒,我們也好久沒有去辰木星域了,要不咱們回去看看?”林默然呵呵笑問。

“好,既是有新的美酒,自然是要去償償鮮。”寧小青嫣然一笑,一腳踏上梧桐樹,攜起林默然的手。

“喂,等等,等等,有美酒,怎少得了我老驢呢!”寧小青的話音剛剛落下,一個嗡聲嗡氣的聲音飄進二人的耳中,寧小青與林默然回頭一望,只見在夕陽的余輝之下,一頭深褐色的,渾身毛發油光水滑的毛驢,蕩著四蹄,踩著夕陽的余輝,朝著二人奔來。

PS:

終于寫完了,最后一章,我自己很滿意,喜歡這樣的文字,喜歡這樣的結局,做為一個內心喜歡溫暖,向往溫暖的人,真的對于這樣溫暖的文字,溫暖的結局很滿意啊!希望大家也能滿意。

魔法糖果APP下载 河北快3开奖官网 殷保华指标赚钱么 体球网3gspbocom 四川时时彩高手群号 宁夏手机麻将软件下载 今晚排列五直播开奖 宜昌海上皇宫线上娱乐 福建36选7开奖结果18087 518彩网备用网址 河北快三预测 西红柿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 时时彩012路稳定玩法 开个吸附店赚钱不 号百彩票 中特是什么 广西快三怎么玩稳赚 pk10计划软件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