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節·紅顏祭【中】
作者:阿郎血蝴蝶 更新:2019-11-16

靠椅。她的胸口,直直的插著一柄生鐵鍛造的寬背短刀!

短刀!

一把長約一尺三寸,寬竟有約半尺的短刀。

嬌媚花容,轉眼慘白失血;粉雕江花,頃刻隕滅凋零!

短刀硬生生的飛刺進官水煙的胸口,直沒入柄。殷紅的鮮血,已開始漸漸殷紅了她胸前,那潔白的衣領和別著的翠玉雕琢的胸花。

此刻官水煙輕柔舒緩的身軀,瞬間蒼白失血嬌媚的臉頰,和那把插在她胸膛的飛刃寬背短刀,形成了極其鮮明的對比。

佳人嫵媚、兇刀嗜血!

那把深深插進她胸膛里的飛刃,倍顯粗糙。

這幅場景,到令人窒息……

任何人看到這樣的一幅景象,起起眼望去的剎那,都會倍感觸目驚心,驚艷!

此刻的官水煙,正幽幽的、卻仿佛很是平靜的望著寇情花。

她的臉幾乎沒有什么表情的,只是在深深地凝望著眼前的這個男人。

顯然她自己似乎也已明白,這一幕,就是她的臨別;正用臂膀抱著她的這個男人,就是她這一生里,最后所見到的人……

這個可憐的小女人,她的身子已緩緩的、不能自主的癱軟著倒了下來。

寇情花悲憤的快速探伸出手臂,將虛弱無力的官水煙攬在自己的懷里。

他此刻悲憤、凄厲的目光,像是一只山中的雪狼,正悲哀的在看著自己那被其他的野獸咬致重傷垂危,已經無藥可救了的同伴、女兒或是情人……

“呵呵呵呵~~哈哈哈!”

一聲聲令人全身的每一個毛孔都會瞬間豎起來的獰笑聲,忽然從對面不遠處的街道空場傳來!

一柄銀亮的大錘,這柄直徑和一個人的髖部等同大小的銀白的大錘,正大頭朝下的被直立在對面的街道路面。

一個身形只有不足六尺的人,黑黑的臉膛、黑得像野豬皮一般的手臂袒露在挽起的袖口外面。

他的身材竟粗壯的像個短粗的木桶一般,這個人正雙手扣把著那支銀亮的錘柄頂端。他的屁股像是一塊敦實厚重的肉袞兒,正仿佛懶懶的騎坐在那支大錘。

這個矮個的矬胖子,竟是騎坐著這柄碩大的銀錘,坐在道路的中央!

正滿臉顯出萬分得意般的神情,仿佛是個經驗老道的獵人,正在得意的看著兩只已經陷入網套,垂死的梅花鹿。

矬胖子坐在圓圓的銀錘,一雙手正扣按著錘柄的頂端。一只短而粗壯的手指間,還正像是捻著一根樹葉紙條一般,輕描淡寫的拎著一把和插在官水煙胸口處,一模一樣的一把寬背短刀!

矬胖子居然還很是得意的微微晃動著手指,那把紅綾系柄的短刀。

短刀在半空里來回的悠蕩著,刀刃不時的碰撞在那柄銀錘的把柄,發出一聲聲‘叮叮鐺鐺’的聲響。

這人的身形很矮,矮到比個侏儒高不到哪里!簡直可以算是個名副其實的‘矬子’。

俗話說“矬子老婆是高聲!”

身形雖矮,可是這家伙的聲音卻是超乎尋常的大。

那隨著夜色空街的涼風,突然傳來的獰笑聲,甚至會使聽到的絕大多數人都會認為,這樣的聲音是不可能在一個‘人’的喉嚨里,可以發得出來的!

而且這個獰笑聲,竟是極其的恐怖。

像是一個被爛泥埋在地下,無法掙脫出來而被活活憋死的惡鬼,才能夠發出的笑聲!

那笑聲使人聽得心里發寒,甚至頓感惡心憋悶。這樣的笑聲,會使人頃刻間產生出一種,非常想開懷嘔吐一番的!

寇情花只冰冷的目光,極其厭惡的瞟了那人一眼,便重又目光望向懷里的官水煙。

他一手攬著水煙的肩頭,另一只手,在微微的顫抖著。似有些不忍,遲疑著的終于還是探手,一下按在了官水煙的傷口。

——她的身體,仍是那樣的輕柔,卻是無法抑制的在不停的在顫抖。

寇情花按在水煙胸口處的指縫間,卻仍是無法遏制的咕咕溢出殷紅的血流。

“啊~~”

是疼痛!

疼痛使得官水煙的聲音悲慘而凄厲,卻是那樣的虛弱的輕呼了一聲。

“沒事,別害怕,有我在吶……”寇情花只能這樣的安慰著懷里這個可憐又可惜的小女人。

“我就要死去了,是嗎先生?”

官水煙在勉強的喘息著,顫抖的聲音這姑娘的聲音低得仿佛一股幽幽蕩過山腰處的清風。

“他們怎么能忍心,對你這樣的弱小的女人下毒手?!這些該死的畜生!”寇情花憤然的沙啞低聲的在咆哮。

“我不想死……”官水煙眼巴巴的望著這個眼前的男人,她似在輕聲的哀求,仿佛期望著會有奇跡出現,眼前的這個人可以救活她一般,輕聲的喘息道:“我真的不想死啊!我還很年輕吶,是先生?!”

官水煙低聲的輕咳著,哀傷的在低聲呻吟。

“不會的,你不會死的!”寇情花木訥的回答著,卻已是絲毫沒有任何解救她的辦法了。他真的不知道此刻,應該在這個奄奄一息的女人面前說些什么來安慰她的話。

這位久歷江湖,看盡人間離合,一世快意恩仇的豪俠,北海狂刀客。此刻竟已是難以抑制的眼中微微顯出模糊,喉嚨處似乎被什么東西在不斷的刺痛著。

他抬起手輕輕地用指尖撫摸了一下,官水煙如云縷般的絲絲秀發。

“先生,別為我難過!而且你還要好好地活著吶,因為、咳咳~~”

官水煙似在幽嘆,輕聲的咳嗽著,她的臉卻強迫自己掛出一絲微笑:“人家說,一個受傷就要死去的人,會感到自己的身特別的冷!可是、可是我卻沒感覺,也許是這大火,也許是因為有你在抱著我……”

她溫情的望著眼前的這個男人,聲音已是極度虛弱。可她此刻的神情卻仿佛很是滿足,幽幽的嘆息道:“今天是九月初六,對嗎先生!”

“嗯,是的!”寇情花點著頭,他不明白,這個馬就要離開人世的小女人,為什么會忽然想起問今天的時日!

官水煙輕咳了兩聲,繼續說道:“聽我說,請不要打斷我,我的時間不多了,我的路已經快要到了盡頭……我只想再求先生一件事……”

“你說!只要我能辦到,一定會答應你!”寇情花的聲音在輕顫著,他的手緊緊地握住了官水煙無力又嬌柔的小手。

官水煙眼中顯出一絲滿足的欣慰,她悠悠的望著寇情花的雙眼,懇求般的說道:“先生就算幫我個忙……水煙此生沒有夫君,可我小時候就曾經不止一次的想象過,我未來的丈夫是個什么樣子的人吶……咳咳”

她輕輕地咳嗽著,每咳嗽一下,嫣紅的鮮血便從她的喉嚨里,無法抑制的流出來。

寇情花此時的目光森冷,凝神的注視著這個很快就要死去的女人。

“你說!你想要做什么?!”寇情花的聲音低沉且極其的沙啞,他仿佛是勉強從牙縫里吐出了這兩個字。

此刻官水煙的眼眸,忽然仿佛變得和正常時候一樣的明亮,但是卻只是一瞬!

久歷江湖的寇情花當然知道,這是她的回光返照!

這姑娘很快就要死去了……

“我想求先生,每年的九月初六那天,你可不可、可不可以抽空想我一次!一年就一次,就像想著你的妻子一樣的想我一次……”官水煙輕聲的咳著,每咳嗽一聲,都會從她的喉嚨里咕咕的溢出鮮血。

“好,我答應你……”寇情花點頭應允著。

官水煙很是心滿意足的望著寇情花,可是她的目光一件件開始變得黯淡下來。

有氣無力的似在呼出一口氣息,斷斷續續的又說者:“水煙今生未曾真正嫁給過男人,沒有夫君祭奠,先生可不可以……”

官水煙下面的話已經說不出來了,她的氣息已經凝結在這一刻,她的手中,仍絲絲的、緊緊攥著那條紅色的絲帶綢……

寇情花凝望著這姑娘仍舊甜美的容顏,他猛然一下,使勁的摟緊了她的身體。

良久,才又輕輕地把她緩緩的放靠躺在車廂中的靠椅。

這時候,從路口的四面八方,忽然如同蜂巢口處,嗡嗡涌動的蜜蜂一般。一隊隊手持刀的官兵,緩緩地圍攏來。

寇情花站起身形,目光已變得狠辣而兇殘。

他凝神的盯向那個此時已是更顯得

意的,像一只野豬般騎坐著銀錘在路中央的矮胖子。

“就是你殺了她?!”寇情花只問了這一句。

“嘎嘎嘎!”這個銼胖子的笑聲,居然有很多種。

“殺人放火的兇徒,你有什么資格對我提問題?怎么,你還想跑嗎?!呵呵呵”

‘黑野豬’竟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齒,不屑的凝聲回道,隨即又是幾聲‘不一樣’的獰笑。

這時候,尾隨著這個人的身后,漸漸涌來的兵卒隊伍中,一個距離這人最近的一個官差打扮的人,像個狗仗人勢的癩皮狗一樣,動作麻利的慌忙湊前來。

竟是那個去第五街區,白發洪升家里收錢的衙役‘李頭兒’!

‘李頭兒’得意的大喝一聲:“嘟!大膽狂徒,見到我們東城的猛將段黑虎,你小子還不快快受死!黑虎將軍善使一柄銀錘,力大無窮、勇不可擋。他可是咱南城守將段云美將軍的親弟弟吶!哈哈、”

魔法糖果APP下载 银河棋牌好玩到爆 江苏11选5任5奖金多少 苏宁赚钱攻略 新疆十一选五怎么玩 单场胜平负投注技巧 星空棋牌网站 极速快3全天计划 咕咚能通过跑步赚钱吗 天津11选5今天奖结果 五码分布图模拟 跟我干包你赚钱吗 甘肃11选5结果基本走势 大乐透选兰式技巧 梦幻西游分解60铁赚钱 极速11选5走势 山东福彩大奖兑奖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