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第三章·第一節
作者:阿郎血蝴蝶 更新:2019-11-16

我們的鏢頭聶隱,這位勇猛的悍將,無畏的鐵血男兒,此時卻很是郁悶。

而且那是相當的郁悶!

他像只剛剛被某個無情的主人,狠心遺棄了的小狗,卻連一點‘嗚嗚’悲切的哀怨聲,都沒有敢發出來。只默默地,仿佛有些呆傻般的坐在那樹間的網床。

一雙迷茫的眼睛,也不知道確切到底在看著什么地方。只是那么淡然的,仿佛與這個世界突然隔離開來,愣愣的好像沒有一點思緒和感覺,周圍的一切都頃刻間變得‘真空’。

就象一個被種田的人們擺架在田間,用來嚇跑鳥雀的稻草人一般,靜靜地矗立那那里。只有微風偶爾襲過,順便輕蕩幾下他額前的縷縷發絲,在輕輕如草枝一般木納、呆板的微動著,證明他確實還是個活人。

那樣子,既狼狽、又可憐、還似乎有點搞笑……

“那么,要怎么樣才能初步的領悟和吸收到這神奇蘭花的神力吶?!”此時的梧桐雨正眼波溫存似的望著許鈴,輕聲的問道。

略顯羞澀的許鈴,仿佛略一沉思,道:“初始時候,只需要得到那五道蘭花的人,吃下一片此花的花瓣即可!”

梧桐雨似感到有些意外:“哦?!”

許鈴輕聲回道:“不過,可以驅使變化的能力范圍都很甚微。除非可以使五道蘭花在自己的心里開花、生根,才能最大限度的發揮出它的威力……”

此刻的鄧蘭蘭,正眨著一雙好奇般目光的杏眼,左看右看的望著正仿佛‘親密無間’對話著的梧桐雨和許鈴。

她微微的咧著小嘴,正跟著他們一起在傻乎乎的感受著什么似的。

震撼之余,鄧蘭蘭忽然想起了旁邊,已經半天都沒有發出一絲聲響,仿佛一直‘默默無語兩眼淚’的聶隱。

蘭蘭側眼望去,馬皺了皺眉頭。于是慢慢的,仿佛怕驚擾了兩位‘可人兒’親密對話般的回轉過身子,站了起來,悄悄地走到了我們可憐的老聶跟前。

鄧蘭蘭穿著那雙長筒軟白鹿皮靴子的腳,輕點著草地。躡手躡腳的來到呆呆坐立在網床的老聶跟前。

她緩緩的蹲下身子,一側的肩膀緊挨著聶隱從網床懸著的大腿,蘭蘭像個乖乖小貓似的安靜的蹲著。

抬頭看了看聶隱,又把視線投向梧桐和許鈴。她慢慢的摸索著,探手從腰間拔出那支黃玉短笛。

蘭蘭微微下顫著頭,呲著一口小白牙,將短笛的一端叼咬在口中,開始在一下一下輕輕啃咬著。瞧她那樣子仿佛帶有一絲輕蔑,還另有些不滿!

噘著小嘴,眼波仍停留在梧桐雨和許鈴那里。低低的聲音,似耳語般的對聶隱說道:“別火,身體要緊!”

她見聶隱毫無反應的仍舊呆傻般的坐在那里,于是抬起她青蔥般的小手,在聶隱的眼前晃了晃,見到聶隱仿佛微微的眨了一下眼睛,于是鄧蘭蘭又低聲道:“相信我,老聶呀,你還有機會的……”

“是嗎?我還會有什么機會吶!?”聶隱終于再次開口說話了!

可是他的聲音,簡直像一只過路的蚊子。低沉、萎靡的,仿佛從一個無底的黑洞深底里傳出來的一般。那聲音聽起來,仿佛是在沙啞、無聲的哭泣……

鄧蘭蘭又側抬起頭來看了看聶隱,此時她像個久經情場的老手一般的模樣,正在微微頷首。

隨即,似有些輕蔑、鄙視般的仍望著正‘親密’交談中的梧桐雨和許鈴,低聲又道:“這個使劍的小白臉是新來的,人家長的又帥,還是劍神的徒弟,而且還那么厲害……哪個女孩子見了會不傾心?!呃不過我看吶,鈴子姐也只不過感覺他比較新奇罷了。等新鮮勁兒一過,就……唉,反正你就放心,相信我沒錯的!”

“真的嗎?!”聶隱幾乎快要喊出聲來,仿佛忽然來了些精神。

隨即聶隱低下身子,把臉探到蘭蘭的耳邊,又低低的聲音問道:“那你看,哥哥我還有幾成勝算?!”

而此時的石桌那邊,梧桐雨正眼中閃出屢屢的光彩,又問許鈴道:“真的那么神奇?!”

許鈴微微抬起眼波,盈盈的望了一眼梧桐雨。她沒有做聲,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梧桐雨似也有些驚訝道:“那樣可以使得原本的功法能力水準,大幅的提高,幾乎可以瞬間提升百倍呀!”

“只可惜,即便吃到了一片五道蘭的花瓣,沒有感動那神奇花朵的經歷,也就只能變幻出一刻鐘左右的時間。而且變化范圍還相當局限,只限定在同等性別和身形大小等方面的能力范圍……”

許鈴似有些惘然、失落似的又鶯聲說道:“因為,五道蘭還沒有在心里生根,所以無法展現出它完美的神力……”

此刻,一旁的聶隱和鄧蘭蘭,象兩個偏巧路過這里,賣咸鴨蛋的人一般被無視著……

直到此時,鄧蘭蘭才仿佛考慮良久,下了很大的決心一般,微微的撇了一下嘴,低低的聲音,仿佛小孩子們玩‘躲貓貓’的時候,同伴間相互溝通、耳語般的對聶隱說道:“我估計,你大概會有一成的把握!”

“啊?一成?!”聶隱一下坐起身子,突然轉過頭,雙眼‘仇視’般的望向梧桐雨,幾乎又喊出聲來。

“噓!”鄧蘭蘭忙把一根手指豎起在嘴邊,噓聲示意他別發出聲響!

聶隱在強忍怒氣,沙啞低低的聲音又說道:“一成!一成難道還能夠叫做勝算嗎?!”

“老大!”蘭蘭似很是同情般的,微微抬起頭,透過絲絲額前的秀發之間,她深深的、充滿憐愛的望了望身邊這個可憐的漢子,輕聲的耳語道:“就是這一成,我看還是‘萬里有一’的‘一成’吶……”

此刻的聶隱,他很想大哭一場!仿佛只瞬間產生了一個最直接、簡單的解決辦法!

咱們的鏢頭老聶,此刻所想到的,究竟又是個什么樣的好辦法吶?!

這來吶,老聶想要干的,不是決斗!

因為中國古代不‘時興’那個!為了個女人爭風吃醋而象西方紳士般的做個了斷,來個玩命的對決!

就比如說:很少有聽到過,說古代傳奇仙俠英雄人物中,有某個正義的俠客,單純的為了征服或是爭取到某個女人,而與情敵淤血搏殺,殺到只剩下背心和褲衩的英雄好漢!

因為僅僅為了個什么女人而拼死拼活,在古時候那樣的年代里,會令‘好漢俠客’們所鄙視,招人恥笑。

認為那樣屬于是太沒有‘正事兒’的一種行為!

往往都是民間的一些,諸如西門慶與潘金蓮通奸害夫之類的居多……這也許是民族文化和一些傳統觀念的巨大差別;

這二來吶,他想做的,也不是逃走!

爭取做到眼不見,心不煩……因為如果那樣的話,老聶的心里會很‘鬧聽’,憋悶得相當難受,無處更無法宣泄!;

老聶此刻的感想,而是想要自盡!

爭取一頭碰死在桃花樹下,而且還是一點都不帶含糊的撞去!爭取‘痛痛快快’的了斷…………

山中淡淡霧氣縈繞,正隨著午的暖陽在漸漸的消散。

秋風里,縈繞著濃濃花草和泥土的芳香。暖風瑟瑟,伴著晴朗碧空里的陽光,充盈著絲絲暖意。

晴好的天氣,青春的、充滿澎湃的心,在怦然的跳動著。

收獲的季節,與世隔絕的山嶺,絢爛繽紛的花朵與果實……

這些年輕人,是否可以就此拋開一切塵世間的煩惱,悠然獨享此間世外桃園的安逸時光?!!

人世間的事情,望望總是這樣:就怕‘如果’、‘假設’、‘可是’、‘但是’還有很多很多的‘不可以’……

被桃花嶺,這深山峽谷重重果木林海,繁茂的枝桿、蔥蔥翠葉花果所掩蓋的這處深山別院。周圍青巖遍布山體,臨海間輕輕綠草青青。

‘可是’!

就在此時!

就在梧桐雨、許鈴還有聶隱和鄧蘭蘭,幾個朝氣蓬勃般的青年人,正在這處悠然其樂的院落中。為各自生命歷程中的不同感悟著。

有的在憧憬、有的在向往、有的在黯然神傷、有的在傻乎乎的圍觀著……他們正在經歷著‘生活’的磨礪,和燃燒青春‘生命’歷程的時候。

冥冥中,山野間,仿佛隱隱的傳出一聲哀婉、心碎的嘆息……

就在距離這所宅院墻垣外不遠處的山路旁,叢叢果木之間的一株枯樹下面,一片已經泛黃的枯萎雜草之中。

一只滿是泥濘和血污,似早已高度腐爛了的,手掌、指尖等處,已經露出處處白骨的人手,‘嘭’的一下!突然從枯草淤泥處的土層下面,猛然的伸了出來!

魔法糖果APP下载 杭州 开滴滴 赚钱吗 双色球走势图历史记录 七星矩阵规律 脉动棋牌秒断 河南快赢481基本走势 北京pk10怎么看走势图 优酷讲课赚钱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时间 今日头条观看赚钱吗 双色球连号走势图 梦幻新区飞升如何赚钱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犹太赚钱故事 pk10七码滚雪球技巧 加拿大快乐8号码预测 京东新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