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解藥
作者:侯小寶 更新:2019-12-08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李小塵抽出絕情劍擎在手中,面色蒼白地問道。

  靈兒輕巧地從她所站的大石上跳下,捋著長發甜笑著走向她,“誅仙陣里的腐骨毒是我下的呀,本來誅仙陣和毒藥全都近不了他的身,他現在變成這樣,還要多謝你呀。”   “謝我什么?”

  “如果當時不是因為你快死了,他也不會自破結界用全身的法力護住心脈,讓我有了可乘之機。”

  李小塵的心似瞬間浸泡在冰水中一般,冷得發痛,她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才沒讓眼淚溢出眼眶,“你是說,義父變成這樣,都是為了救我?”

  “沒、錯!”靈兒的笑容無比可愛,目光中卻滿是陰狠和幸災樂禍。

  “這腐骨毒能令法力低微的仙人在瞬間化成一灘膿水,你那師父還真厲害,到現在還活著。不過,哼哼,他也活不了多久了,傷口不能愈合,早晚都會仙力泄盡變為凡人,到時候還不是個死?他剛來鬼界的時候,可有多厲害呀~~~我們十個護法一起上都打不過他,你知道毒箭穿透他身體時的聲音,有多好聽么?還有他當時痛苦的表情,啊啊~~~真是太美了。若不是我的心里早有了主人,連我都要愛上他了。”

  靈兒的小嘴不停開合,興奮地描述著當時的情景,語氣歡快的好像在唱歌。

  李小塵低著頭,絕情緊握,下垂的烏發遮住眼睛,“……你別說了。”

  靈兒笑嘻嘻地湊到她身邊,用手攏住耳朵,“你說什么?”

  “我說……”李小塵手中的絕情在電光火石之間遞出,穿透了靈兒的胸膛,“你別說了!”

  劍雖然插在別人身上,為何她卻清清楚楚地聽見了自己心臟破碎的聲音?   ——是我害了義父!   ——是我!   ——怎么辦?!

  “解藥在哪?”李小塵左手的手指掐入她脖頸的肌膚,將她高高舉起,右手將劍刺得更深,雙目赤紅似要溢出血來,“我知道你死不了,快說!解藥在哪?!”

  靈兒突然放聲大笑起來,插在劍上的嬌軀微顫,顯得格外詭異,“哈哈哈,你明知道我死不了,卻要用這種方法來要挾我么?”說罷一手掐住了李小塵的脈門,一手卻握住了絕情劍的劍刃,將它緩緩拔出,鮮紅的血液一遇到空氣就散成一股紅煙,重又融入了她的身體里。

  “我雖不會死,但你卻會死啊。”靈兒反手將絕情劍架在李小塵的脖頸之上,呵呵笑道:“人類果然都很傻。”絕情似乎十分地不情愿,“嗡嗡”地劇烈震動,竟然像在掙扎一般。   “現在你可沒辦法了吧?乖乖地跟我走吧~~~”

  李小塵眉梢微挑道:“這可未必!”猛地踏上一步,竟將自己的脖子向絕情劍上送去。

  靈兒大驚,連忙收劍后退,但不想李小塵卻步步緊逼,竟似打定了主意要尋死一般,靈兒在心慌意亂之下,竟放開了她的脈門凌空躍起。

  李小塵跟前一步,飛身而上,左手猛揮,竟赤手將她的一整條右臂生生斬下,連帶著絕情劍一起抓在了手中,利落的一個旋身,落地后笑道:“我雖然會死,但是你卻不能讓我死吧!”

  靈兒面色慘白地捂住自己的傷口,美目圓睜,怒道:“你怎么知道的?!”

  李小塵把玩著她的斷臂說道:“你要是想殺我們,早就動手了,何必等到現在?想必冥真是想要活的吧?”說罷“哼”了一聲笑道,“鬼類果然都很傻。”   靈兒跺腳怒道:“每次都使詐,你太壞了!”

  李小塵將她的手臂扔到地上踩住,邪邪地笑道:“不使詐,難道還等著你來抓么?快點把解藥交出來,不然我就把你削成個人棍!你說這樣,你的主人還會愛你么?”

  靈兒聽到此話,心中又怒又怕,心想這小魔女說得出做得到,自己若是真的變成一個人棍,那可就一點都不好看了。若是主人不愛她了,那她以后可怎么辦啊?

  可轉念又一想,自己若是把他二人放走了,主人一樣會生氣,這小丫頭如此可惡,還不如現在就把她殺了,到時候主人怪罪起來,就說她是自殺的!那個圣仙,本來也快死了,就說他是毒發身亡吧。

  想到此處,她的眼睛彎成了兩個月牙,頰上露出了小小的酒窩,甜笑道:“好啊,解藥就在我身上,你過來拿吧。”

  李小塵見她這么痛快就同意了,心下生疑,看她雖然笑靨如花,目光卻陰冷無比,暗道,這家伙不會是惱羞成怒動了殺念吧。

  這女鬼雖然惡毒,思維邏輯卻十分簡單,滿心都是她的主人,李小塵腦海中靈光一閃,忽生一計,“你知道冥真為何不讓你殺死我么?”

  “我當然知道,他是想喝你的血用來提升功力。”靈兒仰起了臉,很有一種身為冥王心腹的自豪感。

  李小塵哈哈大笑道:“說你傻你還真是傻。我只是個凡人,連個地仙都不是,我的血能有什么效果啊。”   靈兒的臉氣得發紅:“那你說啊!”

  李小塵擺了個嫵媚的姿勢笑道:“那當然是因為他~~~愛上我了!”

  靈兒聽后單手捂著肚子哈哈大笑道:“你這小丫頭,要哪沒哪,我主人如何會看上你?快別逗我笑了~~~”

  李小塵心中大怒,臉上的表情卻更加天真可人,挺了挺胸脯,忽閃著大眼睛笑道:“冥真說,我長得很像他最喜歡的女人。”

  靈兒聽后驚疑地抬頭看她,果見她眼似繁星,膚若新雪,紅唇上挑,圓圓的小臉上盡是頑皮的笑意,現在雖然還略嫌稚嫩,但假以時日必定會出落成一個嬌俏的美女。   難道她說的是真的?那就更不能放過她了!

  靈兒心中殺意更盛,單手成爪,尖尖的指尖竟然變成了紫黑色,發散出陣陣陰冷的寒氣。

  李小塵暗暗打了個哆嗦,忙后退了一步用劍尖指著她道:“你若是殺了我,冥真反倒會更加愛我!”   靈兒厲聲叫道:“為什么?!”

  “因為他是單相思,我還喜歡著我師父,他一氣餒,時間長了自然就淡忘了。但是如果我現在就死了的話,他的感情就會永遠停留在最愛我的時候,從此以后他就會天天想我,還會越來越恨你。”

  靈兒的雙目變成了紅色,搖頭大叫道:“我不信!我不信!!主人是絕對不會恨我的!!”

  李小塵悠閑地繼續說道:“你還記得當時冥真為何要將你打得魂飛魄散么?”

  靈兒的臉在瞬間變得慘白,“因為我背著他偷偷去找你……”   李小塵頷首道:“你自己想想吧。”

  靈兒單手捂耳,嗚嗚地哭了一會兒,突然抬頭滿臉是淚地問道:“那我要怎么辦,才能令他不愛你?”

  李小塵眼見她中計了,便收了劍,將斷手拋到她身前,幽幽地嘆了口氣說道:“我喜歡我師父,但是他卻不喜歡我,所以我很理解你現在的心情,咱倆是同病相憐吶……我也很想幫你啊~~~看到你和冥真比翼雙飛,我也會很高興的。”

  靈兒將斷手重又接到身上,淚汪汪地抬起頭,“你真的這么想?”

  李小塵重重地點頭,湊到她身旁攬住她細瘦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道:“正所謂女人何苦為難女人,咱倆應該是一撥的。冥真這樣愛我,我也很為難啊~~~他若是有了你,以后就不會再來糾纏我了,這對我來說也是一種解脫啊。”   靈兒擦淚問道:“那我要怎么做?”

  李小塵攬著她,一人一鬼蹲在了地上,“若是我師父死了呢,冥真就抱有一線希望。但如果我師父突然活了過來,并且和我一起過上幸福快樂的日子,冥真他大概就會絕望了~~~這時你再在一旁給他溫柔的撫慰,他就會心存感激,就會把他對我的感情全部都轉移到你的身上,到時候,你就是鬼界的王后啦!”

  靈兒羞得滿臉通紅,連忙說道:“我只要主人永遠愛我就行了,我可以不當王后的。”

  李小塵恨鐵不成鋼地使勁拍她的肩膀,“你這樣是不行的,王后那是一定要當的,這樣才能獨占他的心呀。”   靈兒點頭道:“好,我當!但是要怎么做啊?”

  “你只要把解藥拿出來,救活我師父,再放我們走,就行了!”

  靈兒雖然覺得她所說的每句話都很有道理,但是總覺著有一些不對勁的地方,便皺著眉頭攏著衣袖說道,“我要是把你們放走了,主人他是會不高興的。”

  李小塵嘆道:“你就說圣仙其實是假裝中毒,你打不過他,不就行了?”

  “嗯……有道理!他畢竟是圣仙嘛,我打不過他也是很正常的。”

  李小塵欣慰地笑道:“你總算開竅了!那么,解藥呢?”

  靈兒看著李小塵的星星眼,搖頭道:“腐骨毒沾者立死,是沒有解藥的。”

  李小塵的身體瞬間僵住了,靈兒連忙擺手說道:“雖然沒有解藥,但是我可以幫你暫時壓制住它的毒性,只要你們能在毒發之前找到麒麟血,你師父就有救。”   “麒麟血能解毒么?”

  靈兒挑眉道:“鳳凰淚能療傷,麒麟血能解毒,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可是鳳凰淚對師父都沒用,麒麟血就能有效么?”

  “哎!鳳凰淚對他沒用只是因為他中了腐骨毒,等毒解了,鳳凰淚就有效了。”   “啊哦,原來是這樣……你能把毒性壓制多長時間?”   “三個月。”   李小塵立馬跳起身來叫道:“那還不快點?!”   說明:

  本文已與晉江文學城簽約,起點上連載的部分至此結束,謝謝閱讀:)    起點中文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魔法糖果APP下载 江苏时时组三的几率 微信种菜赚钱每天10元 香港六合彩开 广东快乐十分漏洞 网络打麻将平台 微博金怎么赚钱 六肖十二码期期公开 山西泳坛夺金开奖结果 陕西11选5中奖金额 试卷答题赚钱 快乐赛车北京pk10 广东南粤36选7走势图浙江网 娱乐场英文 吉林快三预测与推荐 一起博彩票 新疆18选7奖金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