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回 尋覓落英(1)
作者:沐風又聽雨 更新:2019-08-23

  “雁兒,等等我……”蘇飛拭去了面上的眼淚與海水,松開了緊摟住船桅的那只手臂,任自己在被那風浪打得上下起伏的船板上搖晃。此時他的心中已是感到百般地無助與失落,覺得自己若然就是一個一貧如洗的乞丐,人世對他已是沒有太多的牽掛,他已下定了決心要與她一道而去。“雁兒,我來了……”蘇飛一聲呼喊,便欲縱身向那浩瀚的海濤中躍下。而就在此時,腳下的船身猛地一震,他的頭重重地撞在了身旁粗大的船桅之上,立時便失去了知覺。

  一切竟都是那樣的沉靜,終于蘇飛張開了二目,此時自己正仰面躺在沙灘上,輕柔的海潮在一次次地撫摸著他那冰冷的軀體。忽覺頭上傳來陣陣的劇痛,他伸手向額頭上摸去,既而便觸到了一片片粘稠的汁液,他疾將手收到眼前,只見手指上已然沾滿了毀紅的血水。眼望著毀紅的血水,蘇飛忽地驚醒過來,記起了在那狂風怒浪之中的一切來。他奮力地撐起身,雙眼向四下望去。就在他身旁,那艘木船歪斜地靠在了海邊的巨石上,顯是這木船方才在狂風巨浪中撞擊到了這礁石,令自己的頭碰撞在了那粗大的船桅上,而被甩下了船來,這才失去了知覺的。

  猛地,他揚起另一只手臂,出神地凝望著緊捏在手中的那塊紅色的斷袖。“雁兒!雁兒!……”他口中不停地喃喃呼喚著她的名字,而后便舉目向四周瘋狂地搜尋。但在他的眼中,除了那艘木船,便是岸邊的礁石和前方那草木叢生的陌生的荒島。

  “雁兒,你在哪?你快回來呀!”蘇飛面向那茫茫的大海聲嘶力竭地高聲呼喊,淚水、海水和他頭上流淌而下的血水立時便朦朧了他的雙眼。任他如何用力地呼喊卻也是未有人回答,只聽見了那層層的海濤拍打著沙灘與礁石的聲響,他多么想再望見她那火紅的身影,再見一見她面容上那令人難忘的微笑,而這一切也已變成了妄想。他感到自己的頭似是要暴裂一般,再也難以控制住自己的情感,沿著腳下那綿長的海灘他發狂地飛奔著,飛奔著,他要全力去追尋她,直到生命的最后一息。也不知他奔跑了多久,但他卻是絲毫沒有停下腳步之意。忽地,在他的眼前猛地現出了一團紅云,那該不是雁兒吧?但他瞬間便又提醒自己,那不是自己的雁兒,那是自己頭上流淌而下的血水蒙住了二目的緣故。拭去眼中的血水,他依舊在不停地向前狂奔。眼前又望見了一朵紅云,而那團紅云竟是越來越變得鮮紅,越來越耀眼炫目。不,那絕不是血水,血水又怎會有如此的火紅。他終于收住了飛奔的腳步,用力地拭去了眼中的淚水,瞪圓了雙眼向那朵紅云望了過去。看清了!看清了!那倒在海灘上的,不正是舍身相救自己而墜入狂風巨浪中的雁兒么。此時,她是那樣安靜地躺倒在那里,似是睡熟了一般。

  “雁兒!”像是發現了寶藏一般,他直奔到她的近前,俯下身去,伸手將她緊緊地攬在了懷中。“雁兒!雁兒……”任憑他如何呼喚,她仍是那樣靜靜地沉睡著,沒有任何的回應。他將自己的臉緊貼向了她的面頰之上,而她那冰冷的面頰上根本感受不到氣息的存在。

  “雁兒,你快醒醒!你不能就這樣離我而去呀!”蘇飛用力地搖動這她那冰冷的軀體。此時,他多么盼望她猛然張開那如水的二目呀!

  “雁兒,我不會讓你死的!不會讓你死的!”蘇飛泣聲地呼喊著,而后快步將她抱到一塊巨石之下,將她扶坐于沙地之上。他要將自己憑生的內力盡數注向她的體內,來留住換回她的生命。良久,蘇飛已然通身是汗,周身上下熱氣直冒。忽地,他周身一陣震顫,他再難支撐得住,終于疲憊地撲倒在了沙地上。他已然將體內的內力悉數耗盡,再沒有半分的力氣。“雁兒,你醒醒呀!你醒醒呀……”望著她那恬靜的面龐,他的口中在無力地喃喃自語著。但此時,在他的眼中已再沒有一滴的淚水,他心中的淚潭早已被傷痛淘干。

  “雁兒,想不到你為了救我,竟葬身在這海濤之中。雁兒,你走好啊!我會與你同去的,你要等我呀!”蘇飛再度用力撐起身來,從腰中拽出失缽屈阿棧送與他的那柄鋼刀,在那塊巨石下掘挖起來。他要將她安葬之后,再隨她一同而去。

  他手下的那沙坑大了,深了,越來越大了,越來越深了。眼見自己便要永遠見不到她了。和著那挖沙聲,他似是又聽到了那首《風行江湖》來——長劍在手笑問天,浪子無家何須還,孤身一人走江湖,鐵靴踏破莫道難。酒豪飲,氣沖天,凌霄振臂斷情緣。恩與仇,善與惡,自古難斷忠與奸。行事只須憑天理,生死成敗毫厘間。長歌傲雪登絕頂,紅塵一笑作云煙。那歌聲竟是那樣的凄清與悲切。她不舍得將他埋葬,但更不忍心令她同自己暴尸在這荒島之上。他要親手將她安葬,讓她寧靜地睡去,讓她甜甜地睡去。

  “鐺”地一聲,蘇飛手中的鋼刀似是觸到了沙中的硬物,立時被震得手臂一陣酸麻。但他卻是并未止住挖刨,他要將這沙坑挖得方方正正,讓她在這里安然地睡去。即便是遇到堅石,他也要將它除去。果然,挖去一層沙后,現出了一塊四方的青石來。眼望那青石,他不禁為之一動,這青石平滑方正,顯是有人為雕鑿的痕跡。但他無暇多想,繼續向下挖去,他要將這青石移出沙坑。忽地,他止住了挖刨,只見那青石的上面竟然鑿刻著字跡。他急忙用手抹去了那石面上的黃沙,終于,看清了,那上面分明是一個“滄”字,卻原來這青石乃是一塊石刻。他揮刀向下猛挖了一陣,那整個石碑現在了他的面前。拭去了上面的黃沙,上面所書字樣不禁令他大吃一驚。只見那石碑上寫道:“滄海金劍沈萬尊之墓”。啊!這竟然是‘塞外老姥’的先父海外異人沈萬尊之墓。難道此處便是那絡英島了不成?但即便是找到了絡英島,又有何用呀,雁兒她再也看不到了。“沈前輩,打擾了,蘇飛不是有意的。我再為雁兒選個其它的去處!”蘇飛向那石碑拜了三拜。而后欲動手將這沙坑重新填埋好。忽地他發現在那石碑的前面,竟平埋著一個不大的石匣。他拂去那石匣面上的沙粒,只見那石匣上書著一行小字:煉得回天散,流芳滿人間。

  “回天散!”蘇飛口中失聲叫道。難道這石匣內裝有當年那滄海金劍沈萬尊煉制成的能令人起死回生的奇藥‘回天散’么?他疾將鋼刀拋至一旁,伸出雙手小心地將那石匣刨出,用自己的衣袖輕擦干凈,而后小心地將其打得開來。只見里面裝有一個蠟封的小木匣,他將那木匣取出捧在手中,如獲至寶一般。驚喜得顫聲自語道:“有救了!這下有救了!”他顫動著雙手,除掉蠟封將木匣開啟。只見里面赫然放著一枚暗紅色的藥丸,那藥丸看上去是那樣地熟悉,與當初沖虛道長與他的一模一樣。他奔到海邊洗凈了雙手,返身回來,輕將那‘回天散’捏起,將常姑娘攬抱在懷中,輕手扳開她的嘴唇,將那顆‘回天散’放入了她的口中。而后凝神望著她蒼白的面容,心中在為她默默地禱告。

  忽地,雁兒那干澀的嘴唇似是微地動了一下,但他卻是看得那樣地真切。欣喜得眼中那本已干涸的淚潭像似重又蓄滿了一般,淚水再度從眼中汩汩地滑落而下。這荷絡英蓮能被惡人用來制成令人神幻志喪的迷藥,卻又能煉成九轉還陽的神丹,這怎不令人感嘆善惡之用心天壤之別呀!

  雁兒的面色漸而紅潤起來。“雁兒!雁兒!”蘇飛輕輕地呼喚,他已然能感到了她鼻息的存在來。終于,她張開了雙眼,目光滯留在了蘇飛的面上,久久地凝望著,一串晶瑩的淚珠從她眼角滴落到了潮濕的沙地上。“蘇飛……”她嘴角一陣翕動,面上再度現出了那幸福的笑意來。

  “雁兒!”蘇飛緊緊地將她攬住,生恐她再從自己的懷中飛走。“雁兒,這里就是絡英島!”蘇飛手指那石碑對她輕聲道,“這就是沈萬尊前輩的墳墓,正是他老人家的‘回天散’救了你的!”

  聽聞蘇飛所言,她掙扎起得身來,凝望著那石碑神情激動道:“師父,弟子找到絡英島了!”

  蘇飛走到她近前,柔聲對她道:“雁兒,沈前輩的愿望我們一定會實現了!”常飛雁向他默默地點了點頭,而后二人將那沙坑重新填埋平整,雙雙拜了三拜。蘇飛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臂,二人相互依偎,直向那絡英島的深處走去。終于,再也望不到了他們的身影!    起點中文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魔法糖果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