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西索的故事
作者:忘卻的悠 更新:2019-08-23

  話說這邊歡天喜地的配對生子,大家手拉手找到另一半,沒找到的可以預訂當個伴郎伴娘之類的。反正GI之旅大家很開心。雖然還差婚禮沒舉行,幾個年紀特小(早戀)的,也沒正式跨過最后一步,但是大家都動心了,定下了。

  癡情的基因都爆發了,那個本來被柯特看中的100%求婚成功的彩虹鉆石突然變得搶手起來。當然了當告白的事后發現對方手里也有一個,這種甜蜜就不足為外人道也了。

  他們是過得很好,伊爾迷的注意力也被庫洛洛和后來的螞蟻王分散了,很不厚道的忘記了某個被他三振出愛人的地位降為朋友的人。

  這時候西索在干嘛呢?還能干嘛。

  金下手也夠重的,等西索醒過來后,周圍已經熱帶雨林了。(之前怎么也算是亞熱帶地區。)

  “你醒了?太好了,因為你是高等魔獸我下手重了點,忘記了你還是幼崽,呵呵……”金傻笑中。這時候的金已經剃了胡子,又剛剛洗過澡,雖然熱帶雨林有很多不舒服的地方,但是至少不是滿身風沙。

  西索難得眨巴了下眼睛,疑惑的看著金,“小蘋果~☆你怎么這么大了?我睡了有十年了?”金的娃娃臉是得到FJ認證的,由此也可證明小杰和金是一個模子里面刻出來的。

  “蘋果?”金也同樣疑惑,“你喜歡吃蘋果?很少有人型魔獸是吃素的,還有你睡了三天,不是十年哦!”金一邊把蘋果記在本子上,一邊不好意思的對西索笑笑。雖然三天比起十年來是好多了,但是也是夠嚴重的,一巴掌把人打暈三天。

  當然了西索雖然不如金,但是也不會差到這個地步,當時他正被庫洛洛打擊著,以為庫洛洛偷到了什么遠距離傳送能力,誰能想到臨空而降的野人能在自己還沒反應過來的事后打暈自己,害得他連用硬防御都來不及。

  西索當然不認為自己已經天下第一了,論戰斗力,庫洛洛不在自己之下,伊爾迷不在自己之下(只要他肯打),旅團里面也有能放倒自己的,揍敵客家那幾個老的也不賴,就連糜稽,偷襲的話也能讓自己吃不少苦。

  但是這些人想弄倒自己都得付出大大小小的代價,這個人卻是一個照面就放倒了自己。西索瞇起眼睛,真難以相信……(人家是世界五強。)不過西索想歸想,他不會有那種一思考就神游天外什么都不知道情況。這毛病獵人世界的人不會有,誰有誰炮灰。

  “我不是魔獸哦~◇”先解釋這個。

  “不用否認了,我不會傷害你的,我是好心的。”魔獸通常都這么否認,上次自己遇上的一個珍惜品種,也堅持說自己只是豬。(事實上就是一只會說話的豬。)

  “我是人!”西索連符號都懶得飆了。這個大號小杰怎么比小的那個麻煩那么多呢?

  “別介意!”金沉重的拍拍西索的肩膀,“要知道,現在魔獸的地位尤其是珍惜魔獸的地位可比人高。”他本人也很感慨這樣的不公。

  西索二話不說的甩撲克牌給金,他雖然BT,雖然也穿過女裝,雖然也喜歡男人,但是他從來不會否認自己是人,尤其是在別人千方百計說自己不是人的情況下。

  “魔獸還會玩撲克?你好先進,這樣更好,我們更加能好好溝通。”金很滿意西索和人類之間有共同愛好。

  西索不知道該說什么了,本來想轉身就走的,可是在看到一只自己從沒見過的大鳥從頭頂飛過,然后一口口水毀了一大片森林后,淡定的轉身,繼續交流自己的種族問題,在這種未知的地方自己到處亂跑可不是明智的選擇。而且必須講清楚,這野人在看到自己盯著大鳥看后,已經認為自己和他是近親,在找蟲子給他吃了。

  開什么玩笑,他可不是庫洛洛他們,流星街出生什么都吃得下……

  西索很慶幸自己有輕薄的假像這個能力,看看手上什么都沒有,其實身上藏了不少東西。

  首先,手機!沒有信號。金:“我就知道你有這個,不過這里是人類禁止區域,連獵人都禁止的,當然不會有信號,我就喜歡躲在這種地方,要知道這些年獵人協會的黑客技術高超了很多。上次差點被抓住了。”金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

  其次,身份證。金:“這個誰幫你做的?好假,你一定被坑了,下次我幫你弄一個,我認識一哥們,真的身份證就是他做的,讓他幫你弄個假的保證和真的一樣,我自己就有十來個!你看!”炫耀似的拿出一堆樣身份證,這也是金不被抓住的保障之一。

  西索……好吧,這個名字就是假的,至于真的身份證,八百年前就不見了。

  最后,獵人證。西索再度慶幸自己去考了。金:“這是真的,可是獵人證是不記名的,可以搶……好吧好吧,就算是你考出的,知道兇狐貍一家不?給獵人協會當領路員的一家子魔獸,他們人手一張執照,父親母親是自己考出來的,兒子和女兒是協會考一送一,送的。”看魔獸待遇比人好吧。非凡論壇“月の泠然”整理收藏

  西索眼睛一瞇,殺氣暴漲,念壓狂飆,但是對面的金連戒備的姿勢都沒做,歪頭看他,“你竟然還會念?好厲害,和人類相似度很高。”繼續記錄中。

  “你干嘛一口咬定我是魔獸。”西索發現自己又忘記飆符號了。

  “第一,你出現的地方不是雖然不如這里,但是也不是隨隨便便能到的,你身上一點損傷也沒有。第二,你的樣子……”不符合人類的審美觀,“魔獸都喜歡鮮艷的東西,當年那對兇狐貍夫婦,可是協會派人專門調教了一年才放棄了紅衣綠褲的打扮。第三就是你說話會有符號。”金突然覺得有點委屈,這個魔獸怎么這么固執呢。

  西索二話不說,把臉上的輕薄假象全部撤了,露出了那張妖艷禍水的臉,“我會出現在那里是被某個人的念能力瞬移的,他叫庫洛洛·魯西魯,幻影旅團的頭,我的臉是偽裝,你要是看過馬戲就知道這是小丑妝!”符號問題沒法解釋,盡量不飆就是了。

  “額……”有點不愿意承認的金。

  “你叫什么名字?”西索覺得自己八成現在可以算是人了。開始詢問處境了。

  “金·富力士。”抓錯人的金還是蠻老實的。

  “……”富力士,整天亂跑的獵人,長得還這個樣子……西索難免想起了小杰在獵人考試時候說的話,當時小杰可是大聲嚷嚷的,自己考獵人就是為了找爸爸。“你兒子叫小杰?”

  “你怎么知道,你認識他?”

  “嗯哼~◆小果實可是和我同一屆獵人呢。”西索,小心符號,金又用那種眼光看你了。

  “我就知道,我兒子很厲害。”金爽朗的大笑,雖然他不是合格的父親,但是他也為自己的兒子驕傲。

  “是厲害~”西索丹鳳眼一瞇,“他現在可是揍敵客家的三少奶奶,未來的當家主母。”席巴現在對小杰是最滿意的,只有這個孩子身家背景是清白的,其他的勾搭了全是S級通緝犯,還都是幻影旅團的。

  “嘎?”金的大腦卡殼了,揍敵客——殺手世家,小杰——三少奶奶。“他才12歲!”金暴走了,不過金,你不覺得你暴走的方向不對嗎?

  “應該是訂婚。”12歲有什么?他西索12歲的時候已經有了不少女人了。“祈禱那個游戲里面懷孕石好用吧,不然你們富力士家和揍敵客一起絕后。”西索好惡劣的笑。

  “呼~沒事,沒事,懷孕石好用的,當初開發的時候我就偷偷讓……咳咳。小杰怎么不把那個揍敵客家的孩子娶進門呢。”至于當年是誰中招了就不考證了。

  “你現在怎么也該說說這里是哪里吧!”西索又亮出撲克牌了,只不過威脅力不夠。

  “XX雨林。”

  “……”不認識,這種知識如果問問庫洛洛,糜稽之類的肯定馬上知道,但是西索……他在這方面和小杰差不多。

  “怎么出去。”

  “放心吧,三年后小東西就會來接我了。”金爽朗的拍拍西索的肩膀,西索殺氣又出來了。“干嘛那么激動,要是那么容易出去,也不叫SSS級禁區了。”

  西索在耐著性子聽金說完后,明白了兩件事,這里十分危險,第二件事,他走不了。

  “嗯哼~★可惡的大蘋果,你去死吧!”如果是平時他基本是扭著腰說來場生死游戲,可見西索真的是被氣的失去理智了。

  一番打斗,三天沒有進食的西索西索自然敗在了本來實力就在他至上的金手里。

  “那個……你要不要吃點東西?”遞上蘋果,被瞪,遞上烤雞。

  “別生氣了,我會負責把你帶回去的。”西索那張禍水臉對著金冷笑。

  “這個……你說句話啊,我對我老婆都沒這么負責過。”鞍前馬后好幾天的金郁悶了,雖然是他不對,但也不用氣那么久吧,都陪他打了好多次了還生氣。(就是每次都打不過你才生氣的。)

  西索停下腳步,回頭面無表情的面對金,這些天他過得實在是不如意,雖然有巨型果實打架,但是每次都打不過,這種雨林里面,什么能吃,什么危險他都不知道,想活下去還得靠著這個不由分說把他弄來的笨蛋。連面對伊爾迷的時候他都沒這么憋屈過,至少小伊在的地方是有手機,有電視,有賓館,有床,有一系列現代社會物品外加一大片大小果實外加爛果實和垃圾肥料的正常社會。

  惡相膽邊伸的西索猛地靠近金,拉過他的脖子就吻了上去,在一個法式深吻后,滿意的看著金傻住的樣子,西索心情好了不少,又恢復了妖孽般的性格,飆著符號往前走。

  后面的金頭疼的看著西索,“他不會用這種方式報復吧……我可是禁欲好幾年了,再來一次我可不一定忍得住啊!”抓抓頭,算了,反正小杰他媽也死了好幾年了,要是有什么出軌的,把人娶回去好了,腦子里閃著西索妖孽般的臉蛋,眼睛則是看著他的柳腰。金臉紅了!這個……他的實力不錯,長得不錯,那個……個性雖然奇特了點,但是更加奇怪的他也見過,沒什么,飆著符號也蠻可愛的。

  不斷做著心理建設的金,沒注意前面的西索停下了,一頭撞上,然后被玩上贏再度強吻,再然后……

  “那個……我會負責的。”金歉意的看著躺在遞上渾身青青紫紫的西索。本來沒打算這么快的,誰知道他那么主動……

  幾年后。

  “奇牙,我們這么早結婚好嗎?”小杰拉拉禮服,他才18歲。

  “你爸像你這么大的時候都生了你了。”奇牙理直氣壯。

  “我是我媽生的……”小杰,這種語法問題就不要計較了。

  “三叔!三舅”幾個小蘿卜頭沖進來了。

  本來叫三嬸,后來所有人都聽著別扭,所以就湊合著叫小杰三舅。最大的那個黑色的頭發,大大的貓眼,但是貓眼不是揍敵客家的黑色而是俠客的碧綠,一看就知道是誰的種。

  后面的兩個一模一樣可愛的雙胞胎是酷拉皮卡生的,長的和酷拉好像,但是讓酷拉皮卡捶胸頓足的是這個兩個孩子翩翩長了和現在的亞路嘉一模一樣的紅眼睛而不是窟魯塔族的火紅眼。

  “這有什么關系,我看這眼睛不比你的火紅眼差到哪里去。”很好看啊,亞路嘉認為。

  “窟魯塔族的眼睛是會變色的!”

  “……”這在別扭什么啊。

  “而且他們這眼睛,會給他們帶來災難。”酷拉情愿他們普通點。

  “得了吧,他們頂著揍敵客的姓氏,誰敢動他們眼睛。”這一代的孩子的后臺背景都相當強大。

  “你們怎么還不舉行婚禮,快點啊。”柯特很著急,誰讓他最小呢。亞路嘉是硬仗著自己被趕出家族了所以早早結婚,他卻被奇牙壓著。

  飛坦也在一邊把刀抽出來了,然后在基裘的尖叫中,收好,好吧今天要吉利。

  “亞格斯,我們來干嘛?”小麥覺得很奇怪,為什么殺手世家結婚她一個下棋的要來。

  “來避難,據說協會里面最近來了個特別喜歡魔獸的,我可不想被解剖了,乖,還沒見過男男婚禮吧,很有趣的。當初伊爾迷結婚那會兒可逗了,可惜那時候你去參加比賽了。”螞蟻王瞧著一群小孩覺得有趣,什么時候讓小麥也生一個。

  那邊的基裘正在拉著伊爾迷進行再教育,家里不樂意生孩子的就他了。

  “等等,小杰,你們等會兒結婚。”糜稽跑進來了。

  “又干嘛!”奇牙亮出爪子,怎么就他結婚那么多事。

  “你爸出現在獵人協會,正在辦理結婚登記呢,你有新媽了!”喘口氣。

  “我爸爸?”小杰眼睛發亮,打算去獵人協會抓人。婚哪天都能結,爸爸可不是什么時候都有消息的。

  “小杰,我勸你最好別去。”伊爾迷懶懶的開口。

  “為什么?”奇牙是支持小杰的,他倒是很了解小杰對父親執著。

  “你新媽叫西索,你說為什么!”

魔法糖果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