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溫泉
作者:空之云砂 更新:2019-12-08

蕭逸辰向來不管具體事物,因此對于曙光之城,其實繭還要更熟悉一些。在繭的帶領下,蕭逸辰和越智美諭走過各條新興街市,嘗試原本流魂街的特色美食,講解尸魂界的歷史,魂魄的獨特生活狀態,最后登上城樓……

“那里就是原本掌管尸魂界的靜靈庭了。”城樓的最前沿,繭伸手指向極遠處的一片浩大建筑。從這里是看不到靜靈庭全貌的,但那高聳的雙極之丘和懺罪宮還能清晰可見。

“那里,也就是我們常說的亡者世界嗎?死神……”越智美諭呢喃道,透著絲絲畏色。人在鬼面前,很少有能不怕的。

“不過,你應該也看到了,現在在現世在負責引渡魂魄已經是我們清虛殿了。”繭笑道,話語中帶著一股自豪。

“恩。”越智美諭又問道:“不能再往前去了嗎?”

繭搖搖頭,蕭逸辰接著道:“再往前就是戰場了。靜靈庭在與虛夜宮的戰斗中雖然沒有損失多少戰力,但上層幾乎全部重傷,蜇伏了許久。現在他們正發狂一般的爭奪地盤。這也是我為什么要坐鎮此處的原因。”

又站了一會兒,繭被風一吹,打了個寒顫。

“城頭的風很大,我們下去吧。”蕭逸辰提議道。

三人下了城樓,卻沒有再往曙光之城去,而是信步到了郊外。

“這里就像是另一個世界……”越智美諭走在繭身后述說著她的感想。“如果不是親眼看見,很難相信那些鬼魂其實就和人一樣在生活!”

“只是存在形態的不同,讓人類容易對鬼魂產生誤解。”蕭逸辰解釋道,“其實在尸魂界的魂魄和人類的生活幾乎沒有區別,死神對于魂魄的區分非常之簡單,善良的區號靠前,兇惡的區號靠后,窮兇極惡的甩給地獄……他們似乎只負責了引渡魂魄。”

“其實現在來尸魂界的魂魄已經很少了,而且有些運氣不好的一出來就被卷進戰場,再死一次。”說到這里繭本來是想笑的,可想到本就是死了一次,還要再死一次,又有些不寒而栗,神色一時非常怪異。蕭逸辰適時拍拍繭的肩膀,安慰了幾句。

“原來鬼也是會死的!”越智美諭不禁感嘆。

一路再無話,三人沿著林中小道往前走,直到突現一片開闊地帶。

“好美~!”越智美諭的驚呼聲傳來,繭帶著淡淡的笑意領著兩人走入那一片花海。

剛下過一場小雨,天空陰沉沉的,反倒顯得地面格外明亮。就見山坡下花海分作幾塊,顯是有人精心培育。花海中俱是無名白花,不是名貴品種,卻有清新淡雅之氣。白花有綠草相配,潔凈的花瓣上滴滴水珠滾動,愈發顯得蒼翠欲滴。

越智美諭心下歡喜,就像受到了洗滌,變回了孩童時代,蹲下身去想采摘一支,卻又怕此地主人責罵,只得收回了手仔細觀賞。

“沒關系的,這里的主人已經不在了。”繭淡笑著說道。

越智美諭欣喜之下正要動手,發間卻已多了一支白花,原來蕭逸辰早已手中早已采了一把。

“你偶爾也換個發飾吧!”看繭不怎么放得開,蕭逸辰手快摘下了她頭上的菊色花朵,換上了白花,讓繭的臉色微微羞紅。

微微有些醋意,越智美諭忽然有些不滿,說這白花難看死了,又是一陣打鬧,這才平息。

轟~隆~~

雷聲適時傳來,似要下雨的樣子。

“前面就有旅館,我們到那里去避雨吧~”繭對這一帶很熟悉,由她帶路,果然穿過花海,就有一座日式房屋坐落。

換上寬松的和服,蕭逸辰坐看屋外淫雨霏霏,“以前都不知道這里還有這等景致,實在是一處度假勝地啊!”

“這雨來的太快了,頭發都濕了!”越智美諭也換了和服,苦惱地取下發間的白花,依依有些不舍。

“身上濕了可以去清洗一下,旅館后面就有溫泉哦!”繭將他們換下的衣服收起來,準備一起清洗。說著還拋來一個眼色。

收到!蕭逸辰從容地坐到越智美諭身邊,和她一起看雨。

“停止!”越智美諭伸手擋住蕭逸辰,“干什么突然靠過來?”

“沒什么啊?只是突然覺得這邊有好聞的氣味,有種淡淡的香氣。”說著就把鼻子湊了過來。

越智美諭先是一窘,但又馬上變得兇悍起來:“死開去!我可不是那些純情的少女。”

“呵呵~”蕭逸辰一笑,旋即抱起越智美諭,“你當然不是少女,你可是已經完全熟透了的果子,渾身都散發著誘人的味道!”

這話的意思再明顯不過,越智美諭的臉直紅到脖子根,還待掙扎,卻被蕭逸辰兩臂緊緊箍住。

“格吱”一聲,房間后的木門已被蕭逸辰用腳鉤開,就聽“撲通”一聲悶響,兩人相擁著倒入溫泉池子。很快,有激蕩的水聲傳來,混雜著誘人的呻吟,似歌似泣。

繭關上大門,終于將那讓人燥熱的聲音阻住,端起木盆向著旅館后院走去。這時一個身影偷偷摸摸地潛了進來,此人對旅館似乎頗為熟悉,一眼就找到了正往內間走去的繭,正是在雷峰塔里就心有不滿的蕾蒂。

隱約聽到旅館中傳出的微微歌吟,蕾蒂不禁臉紅,啐了一口,暗罵奸夫淫婦。看到繭已經將衣服投入洗衣機后,她不禁也覺得身上粘呼呼起來。要知道,她從雷峰塔一路跟來,到處躲藏,身上早就臟了,又淋過雨,現在渾身都不舒服。

干脆找個房間換身衣服!蕾蒂輕手輕腳走過樓梯,上了二樓,隨意尋了個空房間,就進去換了和服,進了溫泉池子享受。唯一不美的便是這里隔音不佳,一樓的燥人聲音聽得更清楚了。

泉池中,一場大戰已趨白熱化。越智美諭扶住池邊卵石,肩頭隆起,腰臀微微下垂,擺出誘人的弧線。蕭逸辰合身立在越智美諭身后,與那臀縫緊緊貼住。便能看到一大片雪白,肌膚潔白而有光澤,少許水漬灑在背上熠熠生輝。

越智美諭跪在池水中,身軀蜿蜒,線條細致優美,猶如象牙雕就。一頭細致的透濕長發,散落地貼在肩上,盡顯柔美。還有大蓬黑絲落入水中,隨水蕩開,游曳生姿。胸前一對白乳,豐滿圓潤,極富節奏的前后搖動,似海浪一般,晃得人眼花心熱。

“啊~恩~恩咦~~”輕咬嘴唇的越智美諭雙手微動,手腳酸軟,好似撐不起身體的重量,在身后的強力沖擊之下,就要軟倒在池水中。

即使咬住,嘴里仍然發出輕微的嬌哼細喘,額頭顯出細密汗珠,一雙俏眼早已蒙眬一片,鼻息急促,臉頰呈現出誘人的酡紅,恰似染了一層胭脂,直到脖頸,一不小心就要掉下來。

不多時,兩人漸入佳境,蕭逸辰深吸口氣,重新站定,繃成了彈簧。臀部擺動頓時加快一倍,一根長條若隱若現,巴掌聲不絕于耳。

越智美諭這下再也壓抑不住,放開了嗓子,急促的喘息傾泄而出。幾縷發絲沾在她潮紅的臉上,毛孔張開,流出熱汗。

弄到極處,蕭逸辰一把拉起越智美諭,變趴為跪,一手向上捧住一只雪白圓球,大力搓揉,另一手向下,抓住渾圓臀瓣,一松一緊。如此上下齊動,將女人身軀掌握,配合著沖鋒,推搖壓弄。只待馬力全開,急速推送十幾下,終于射出白箭,搞定收工。

抱著幾近失神的越智美諭從溫泉池子出來擦干身子,雖然還是滿臉潮紅,鬢發散亂,比之剛才卻也安靜得多。將她安置在床上,蕭逸辰這才渾身輕松地走出房間。

旅館之外,雨早已停了,院子中擺放的幾口大缸也已是滿滿當當,只余屋檐滴落的水珠告訴人們,方才有過一場急雨。

繭就坐在院子的屋檐下面,捧著一杯清茶,不知在看什么。

“衣服已經熨干,你要換上嗎?”還在幾米之外,繭就察覺到了蕭逸辰的到來。

看了看身上的白色和服,蕭逸辰擺手:“不用了。你常到這里來嗎?”

“恩。”繭放下茶杯,“在這里能讓我想起家的樣子。”雨后微風吹動綠草,成片白花隨之搖曳。“美諭小姐是個好女人,你應該珍惜她!”

“我知道。”蕭逸辰拿起茶杯一口灌完。

繭頓時臉色微紅:“那是我的茶杯~”

“我知道。”蕭逸辰故意道。

知道還這樣!繭的臉蛋愈加紅得發燙。誰想蕭逸辰竟猛地俯身過來,一口啄上了繭那張誘人的紅唇。

睜大眼睛的繭直覺不可思議。被越智美諭的“歌吟”勾起的心緒竟是立刻再次“崩崩”直跳。當蕭逸辰將舌頭也送過去時,繭竟然很自然地松開了牙關,連她自己也覺得驚訝。

怎么會這樣!?

“嗯~嗯~~”不知不覺間,繭整個身子都陷進了蕭逸辰懷里,甚至一股膩意從小腹一路下行,忍不住就開始摩擦雙腿。

;

魔法糖果APP下载 pc蛋蛋预测源码 可qq提现手机赚钱方法 极速赛车冠亚稳赚玩法 海南福彩 幸运农场手机版现场开奖 空间里说玩游戏赚钱 新浪微博能赚钱变现吗 重庆幸运农场手机版 五星彩票安卓 2018股票分析报告范文 怎么炒股新手入门 河北麻将打法技巧 加拿大快乐8技巧 二分彩开奖采集 体彩排列3走势图 江苏快三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