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身世,意想不到
作者:沈盡歡 更新:2019-08-09

見他先拿了這份,許院長有意告訴他,“祁先生,這份才是您和孩子的?”

“我想先看我太太的這份。”

院長疑惑。

拆了外封,祁邵珩看著以濛和淼淼的親子鑒定結果,臉上的神色晦暗不明,又像是松了一口氣。

簡赫看上司的神情,知道他最近在想什么,他見過那孩子一次,很可愛的小丫頭,只可惜有那么點自閉。

祁邵珩對淼淼的態度,從開始到現在就一直意味不明,過去是因為淼淼的身世不清不楚,現在已經有了結果,他看了臉上神色還是沒有任何起伏。

許院長站在一旁,看祁邵珩單單是看著蘇小姐和孩子的鑒定結果很久,也覺得疑惑。看多了做親子鑒定的人在拿到報告單時候或喜或悲的神情,可這位祁先生讓他神情和常人的情態迥異了太多。

看完了以濛和淼淼的dna鑒定結果,骨節分明的手指將它重新裝回去封好。

不再繼續看了?

簡赫納罕。

這dna的鑒定結果,不就是要看上司和那小丫頭的鑒定結果嗎?

現在鑒定結果出來,他和淼淼的那份鑒定結果報告安然地放在許院長的桌子上,祁邵珩并沒有將它拆開看的意思。

“許院長,關于我找您做的這兩份鑒定結果書,我希望您可以.....”

祁邵珩還沒有說完這句話,就被許院長直接給打斷了,“祁先生盡管可以放心,在您簽署要求鑒定親子關系的協議上,有條例要求我們會對您的鑒定結果保密,這是對您的隱私權的維護。”

“不,這還不夠......”

被祁邵珩一口否決了,許院神情疑惑,“不夠?您的意思是......”

“不單單是鑒定結果,包括我要求您做這兩份鑒定書的事情,希望您也同樣持保密的態度。”

“祁先生放心,完全可以。”

“許院長不要太快就答應,我還沒有說完。”兩份鑒定結果報告書祁邵珩都拿在了手里,“除此之外,我希望這兩份鑒定書中涉及的取樣,不要在貴醫院內存檔,自然包括鑒定結果的存檔。”

聽完祁邵珩的這個要求,許院長有些犯難地蹙起了眉頭。

鑒定協議簽署前,當事人由于諸多原因要求醫院方保密合乎常理,但是只要做了鑒定結果,這些鑒定結果和鑒定者取樣不會外露,就會自動存入醫院的檔案庫中。

醫院的樣檢庫是絕對保密的,這樣的存在只是為了日后方便病人救治。

“許院長,個人鑒定不涉及司法鑒定,現在我的要求還是希望您答應。”

對方說得在理,許院長只是因為從來沒有人曾給他提出這樣的要求,感覺意外很多。

“好,既然祁先生要求,我們不會對您妻女的取樣存檔。”

“謝謝。”

“您太客氣了,如果有什么疑問和需求,隨時恭候。”

祁邵珩站起身,簡赫已經提前一步將院長辦公室的門給打開了。

“您慢走。”

祁邵珩對許院長點點頭,使了個眼色給簡赫,讓簡赫和許院長寒暄了幾句后,離開。

許院長送走了這位貴客,他看祁邵珩的背影總覺得想不明白,看了親子鑒定報告的人,這么嚴肅而理智的與他談論保密和取樣的問題,很少有人可以做到。

回想大部分人在接到鑒定書后那一剎那臉上的大喜大悲,和今天的這位祁先生的鎮定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不。

也不是單單的鎮定,那復雜的神色,實在讓人難以捉摸。

————

四月天,早上開始烏云密布,這是雷雨天的征兆。

祁家老宅。

三樓的主臥房內,一片靜謐。

老式的雕花木牀上,掀開了薄霧似的的紗幔,露出孩子恬靜的睡顏。烏黑濃密的睫毛如扇,閉著眼睛的孩子安靜下來更像是天使。

淼淼蓋著柔軟的鵝絨薄被,繾綣著睡得很香。

以濛上來,看了她兩次,還見她沒有醒過來。

這孩子!

她無奈地嘆氣,一定是昨天和向珊玩兒瘋了,都八點五十多了,卻還沒有醒過來。

淼淼睡覺很安穩,雖然年紀小,但是睡姿不常變,以濛哄她睡覺也很容易,也許是因為語言上的淺顯缺憾,她的領悟能力比一般同齡的孩子都要強很多。

幫她翻了一個身,這孩子一晚上側臥睡,一動不動,現在不動動她等會兒醒了,一定要遭罪,這么小的孩子血液不暢通,手腳發麻難受起來要比成年人難受的多。

以濛碰觸到淼淼的手,柔軟而溫暖。

幫她重新壓了壓被角,想到這個孩子還這么小以后要面臨的所有東西,以濛內心格外的不忍。

只希望,日后盡一切所能庇佑她,讓那些不得不來的傷害都盡快遠離她。

淼淼,太小了。

喟嘆一聲,她站起身,看到桌面上的日歷,已經4月的天,這房間不常有人來,日歷還留在2月份。

以濛想,一定是上次過來打掃的傭人翻到這兒的。

一張一張,將舊的日歷撕扯掉,4月十多號。

老黃歷上清清楚楚寫著,禁忌:諸事不宜。

手里的日歷一松,她內心一沉,總覺得有什么事要發生。

站起身,剛要離開書桌前,只聽‘轟隆’一聲震天響,是窗外的春日驚雷。

以濛連忙去關窗子,卻不及這雷陣雨說下就下,狂風將室內的窗簾吹拂地胡亂狂舞,沾了水的窗簾不停地拍打著室內的墻面。

‘噼里啪啦’地雨點砸在玻璃上,窗戶半開著,已經有雨水大肆地灌了進來。

狂風大作,以濛剛走到窗前,雨水灌進來早已經淋濕了她的衣服,以濛將手按在玻璃窗上,五指抽緊用力,廢了很大力氣也沒有將窗戶關上。

雨越下越大,玻璃窗被雨水沖刷著,打滑的厲害,以濛一個用力,將窗戶關上的同時,感覺陰沉下來的窗外天際有劇烈的白光閃過,閃電將陰沉的天空撕碎,本來陰暗的室內一時間變得明亮地宛若白晝一般。

這亮白的光照的以濛的臉蒼白的毫無血色,滴著水的長發,經過雨水的浸潤,比往日里病態的干枯烏黑的很多。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

狂風大雨大作。隨后接連不斷的是聲聲不斷的巨大的‘轟隆’驚雷響。

以濛靜靜地立在窗前,那雙眸黑白分明而清冷,她望著窗外老宅院落的紅花被摧殘地碎落了一地的落紅。

風雨飄搖,這到處都彰顯著的不安定的氛圍,果然諸事不宜。

今天的日子不好。

站了一會兒,見雨水不見停,狂風更加的肆虐,以濛蹙眉,半晌后才想到了室內牀上熟睡的孩子——淼淼。

這雷聲這樣的大,不知道那孩子有沒有害怕。

轉身,步子還沒邁開,以濛就看見一室的寂靜內,淼淼安然站在她的背后,手里有一塊毛巾。

見她轉身過來。

孩子伸手將毛巾給她。

以濛不知道這孩子在她的背后站了多久,這樣不出一聲的,她一直也沒有發現。

“醒了?淼淼是被吵醒的?”

她問她。

這孩子一眼不發也沒有任何的肢體動作,只是看著她,手臂伸著,想要將毛巾遞給她。

以濛淺笑,伸手卻接她遞過來的毛巾,卻見窗外亮白的閃電撕扯著陰沉的天際,這驟然的白光刺得人眼神微晃,沒有接住淼淼遞過來的毛巾。

見毛巾落在地上,這孩子誠心誠意的眼神有些暗淡。

以濛蹲下身,將地上的毛巾撿了起來,“謝謝淼淼。”她說。

這孩子在意她。

淼淼拿過以濛手里的毛巾,柔軟的質地,貼在她的臉上,她幫她慢慢擦掉上面的水珠,一下一下,小孩子本就稍有的力氣,現在看來倒像是無盡的溫柔。

小丫頭表面上不說話,可心里的心思一點都不少。

以濛抱著她,像是下定了決心才說,“淼淼,過幾天把你送去給一位叔叔和一位阿姨照顧,好不好?”

淼淼盯著她看,孩子的臉色垮了下去。

————

這雷陣雨嚇得太急,醫院外,即便是簡赫幫祁邵珩撐了傘,可風雨飄搖,風夾帶著雨讓兩人在不遠的距離內,還是淋了雨。

上衣濕透,祁邵珩也沒有在意。

他在前面走路走得沒有章法,簡赫撐傘的難度也大了起來。

一直到上了車,祁邵珩手里的兩份dna鑒定書也被淋濕了很多,可簡赫看他安然坐著的樣子,似乎沒有想要打開看的意思。

不聽祁邵珩說話,車子就這么還在停車位上停著。

狂風大作,雷陣雨來的快去的也快,現在上路安全也沒有一絲的保障,不聽上司說話,簡赫也沒有打算發動引擎。

雨越下越大。

祁邵珩坐在車里點了一支煙,煙霧繚繞,很多讓他看不清楚的東西變得更加模糊。

他以為,拿到這兩份鑒定書至少對于孩子的身世問題有所認知,但是,現在這個問題卻在他拿到鑒定書后變得不再重要。

第一次見到淼淼那個孩子,他的內心就是憤懣的。

不需要以濛強調,單單猜測那孩子的年齡,他就意識到這孩子應該和他沒有血緣關系,外加,有意問過向珊淼淼的生辰,算起來,那孩子兩歲半,而以濛和他分開兩年零四個月,光是推測也能得出答案。

淼淼非他親生女。

那天,以濛說,“祁邵珩,淼淼不是你的孩子。”并不是欺騙,甚至她強調讓他去和孩子做親子鑒定。

因為,照常的思維所有人一門心思的關心的都是自己和孩子的血緣關系,以濛用激將法。

費勁心思。

他順應她的想法去做,只不過多鑒定了一份淼淼和以濛的dna親子鑒定書。

祁邵珩看得出,以濛雖然神色平靜,但是她一直在竭力隱瞞著什么。

以濛和淼淼的dna親子鑒定顯示:非母女。

兩人沒有任何的血緣關系。

所以,祁邵珩才沒有打開自己的那份親自鑒定報告書,他的那一份樣件報告根本看都不用看,他和那孩子也一定不存在血緣關系。

——事實的真相擺在眼前,很明顯,淼淼并不是他們兩個人的孩子。

得到這個真相,祁邵珩表面鎮定,內心卻有很大的情緒起伏。

現在,淼淼不是他們的孩子,那他和阿濛......

女子生育過與否,腰腹處的肌膚會有變化。

他的妻子有太多的秘密隱瞞著他。

——阿濛,沒有變,只是活得太過小心翼翼了。

“祁總,雨停了。”

搖下車窗,一股清冽的泥土芬芳被雨后清爽的風吹入車內。

掐滅了煙。

簡赫扭頭問祁邵珩,“祁總,我們去哪兒?”

“機場。”

“什么?”簡赫有些難以置信。

“沒有聽清楚。”難得祁邵珩會再次重復了一遍,“機場,買機票回蓮市。”

“現在去機場?”

“怎么,忘了a市機場的方位?”

“沒有,只是......”

“什么?”

“太太還在這兒。”

“讓你開車就開車,話多。”

見祁邵珩神情不耐煩居多,簡赫只好噤了聲。

去往a市的路上,祁邵珩還是發了一條簡訊給以濛。

發出去以后,他才想到他手機里存有的是以濛兩年的手機號碼,現在的,他還沒來得及知道。

寫好的簡訊,看了又看,明知道對方不會接收到,他還是發了出去。

直到手機屏幕上提示般的顯示,您的消息發送失敗,而后自動進入了手機內的存儲箱設置。

黑色的邁巴.赫所行處,濺起一地的水花。

————

祁家老宅。

三樓。

向珊喝了太多的蓮子心茶,玫瑰花沖開的,味道她還是不喜歡,不過確實有醒酒的作用。

她上樓來看淼淼。

推門進來,看到以濛正在給淼淼換鞋子。

“淼淼。”向珊叫這孩子,然而,這孩子看都沒有看她一眼。

淼淼不能說話是不爭的事實,可今天這孩子即便不說話,她小臉上的神情都和往常里不太一樣。

“怎么了這是?”向珊問,“誰惹淼淼生氣了?”

給淼淼拿了件外套的以濛,站在衣架前聽向珊說這句話,怔了怔,看得出這孩子不高興,看來不是只有她一個人這么覺得。

淼淼就那么坐著,向珊昨天送給她的禮物毛絨的玩具熊也不要了,隨意丟在牀上。昨天剛剛買的時候,這孩子分明是很喜歡的,現在又怎么轉了性子?

“寶貝兒,給姨媽抱抱。”

向珊抱淼淼,以前聽話,還是讓的,今天這孩子,就坐著一動不動,也不給抱。

向珊看到這樣的淼淼倒是笑了,“這么別扭的孩子,倒是和某人的性格很像。”

她正笑著一轉身對上以濛的視線,不再笑了。

以濛見向珊心情有所好轉,也不跟她計較,隨她戲謔。

“淼淼,給姨媽抱。”

誰說都不管用的孩子,只聽以濛的。

話音剛落,淼淼就張開手,動作上算是答應給向珊抱了,可臉上的神情沒有改變剛才不甘愿的樣子。

“你,看她這不甘愿的樣子。”向珊輕輕得捏了捏小孩子的臉,“你就這么聽你媽的話,你姨媽我可是要吃醋了。”

淼淼向來都聽以濛的話,即便因為她早上說的話這孩子心里有小情緒,可她還是會聽。

就像當初,以濛讓向珊將淼淼抱給顧庭燁照顧了一陣子,離開前的那晚,這孩子沒哭,就是眼眶通紅的看著她。

連將淼淼抱起來都很費力,更不要說照顧她。

更何況,后來要面對的東西更多,這孩子還是交付給別人,以濛才能完全安心。

“淼淼,你要聽話。”向珊抱著淼淼走在前面,聽到以濛每天叮囑這孩子的話,無奈,“這孩子還不夠聽話?我們家淼淼聽話得很,是不是呀?”

溫和的和孩子相處,和她交流,以濛知道自己做的還不如向珊和小孩子來得親昵。

她沒有母親,不懂母女間的溫存。

小時候,和她相持長大的人都是以男.性角色為多,她與父親和之諾之間的相處,才是她罕見的親昵關系維系人。

連向珊都說,“以濛你對淼淼太嚴苛了,她這么小,教她那么多道理她明白的過來嗎?倒像是成了她的老師。”

以濛對向珊的評價不置可否。

她急切的讓淼淼知道一些道理,早些知道日后就一定不會像她一樣執拗而極端,她希望淼淼變成一個單純純粹而溫暖的人,就像站在她性情對立面的之諾一樣,不論生活環境如何,永遠積極向上,樂觀。

絕對不能像她,從小就開始活得隱忍和漠然。這樣的孩子不會有童年,也不會快樂。

出了老宅的院落。

向珊看淼淼總是在看身后的以濛,便松開手放她下來,“不能抱著,只能牽著手走。”

以濛抱淼淼走太遠,還是有些勉強。

天氣在漸漸轉暖,俗語常說,一場秋雨一場寒,現在的春天里,正是一場春雨一場暖。

走在老宅外的竹林里,在這雨后的天氣里生生是熱出了汗。

向珊一早就拿了車鑰匙。

以濛卻堅持不讓她開車,“喝了那么多酒,你想就這么上路。”

向珊滿不在乎地說,“放心,酒已經醒了,更何況我根本就沒有喝醉,不會在路上出意外的。”

話音剛落,看以濛臉色蒼白,向珊知道這話不對了。

兩年前,祁文彬康復后從醫院回祁家也是在路上出的意外,以濛知道以后,車禍這兩個字就成了禁忌,向珊,也一味地不想聽這兩個字,這不過過了這么久她都已經完全淡忘了,卻不想以濛還記得。

避諱的話最不能說。

向珊不再提,轉移話題說,“今天剛下了雨,我那輛車在外停著,枯枝葉落在了上面很多沒整理亂的很,我們就打車吧。”

“淼淼,過來,我抱著你,我們快點走。”

祁宅地處郊區,宅院建的深的很,這大片竹林要走出去是要一會兒工夫,小孩子步伐太慢,向珊抱了淼淼向前跑,以濛就走在她們的后面。

忽然,見向珊不知道逗了淼淼什么,那孩子突然就笑了。

找個愛說話的人哄孩子是比她要強上很多。

風吹竹林沙沙地響,一地的竹葉,讓春天的氛圍蕭瑟了很多。

以濛不知道自己和淼淼這孩子還能相處多久,不過這都不重要,這孩子需要更多的溫情相待,需要健健康康的長大,只要她好,她就能夠滿足。

——

靜安醫院。

向珊抱著淼淼下車,到向玲的休息室。

這里和向玲一起值班的醫生都熟睡向珊,尤其是向珊最近常過來。

只是這次,意外于她手中多抱了一個孩子。

“這是誰家的小可愛?”

“陶子。”向玲不讓陶醫生動淼淼,“你別看這乖巧的小孩子,她可認生的厲害。”

“是么?”

“向玲,怎么沒聽說你姐結婚了,這可愛的孩子都有了。”

“你才是已婚婦女呢?”

向珊聽別人這么說自己就不樂意了。

怎么每次,以濛帶了淼淼出去,逢人都錯認為,以濛是淼淼的姐姐,怎么到她這兒,直接就成媽了。

心里無語,向珊想到以濛一回頭,卻見一起來的人不見了。

她這是去哪兒了?

靜安醫院的加護病房外。

“蘇小姐。”看著慢慢走近她的女人,以濛蹙眉,“有時間的話,一起喝一杯咖啡。”

題外話:

兩張在一起了6000字

魔法糖果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