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青鳥神屁
作者:漏電流 更新:2019-12-11

  “媽巴羔子,我討厭這個深坑。”

  魚走車舉目四顧,視線又回到剛出來的那個深坑。他半瞇著眼睛,惡狠狠的瞪著坑中黑乎乎的光景,他的雙腿輕輕一蹬,身周便卷起一陣狂沙。

  套中人扯低帽子,遮住雙眼,以阻隔沙子入眼。待得狂沙甫歇,撥開帽沿,便見魚走車的身體已落至土山之巔。

  “你上去干什么?我們得趕緊離開!”

  套中人的語氣略帶責備,顯然對魚走車之舉有些不悅。

  “一會就好!”

  魚走車沖套中人擺了擺手,翻身從另一邊下了土山。

  套中人低低的嘆了口氣,“罷了,終究免不了要做個了斷。哼,周皆傷那小子,真是礙手礙腳。”

  “嗯?此刻竟有兩股強大的力量逼近這里!來了么?”套中人身形猛的一晃,人已落在密林中一株參天大樹之巔。

  “魚走車!他們來了!”

  套中人沖著土山背后淡淡的喊了一聲。

  “來了更好,嘿嘿……”魚走車朗聲大笑,笑聲有些狂熱,笑到一半,猛的禁聲,身體忽的憑空彈起,轉了個圈,跟著四肢伏地落下,屁股正對著那座高大的土山。

  “青鳥神屁!”

  猛然之間,一股龐大的、淡綠色的氣團自魚走車身后噴涌而出,只一瞬之間便即釋放完全,那氣團攜著巨大的能量,急速直逼整座土山。

  轟的一聲巨響,整座土山都被魚走車放的這個“青鳥神屁”被崩倒了。

  套中人立于林巔,淡淡的看著那土山的變故,哼了一聲:“也只有你才有心思修煉屁!”

  那土山在這“青鳥神屁”的轟擊之下,并不向四周崩裂四射,而是悉數灌入了那個一丈寬、三千丈深的大坑之中。

  “沙沙沙!”

  山土入坑,發出一連串噪響,沒一會深坑已被填平。

  魚走車放完“青鳥神屁”,身體彈起,四肢恢復正常,背對著套中人落下地來。套中人瞧著魚走車的背影,覺得他像一只站著的山羊,末了又是哼了一聲:“胡髯郎確實對你產生了太大影響!”

  魚走車轉過身來,嘴邊竟帶著一撮山羊胡子,顯然,剛才他發動的“青鳥神屁”,便是以葬羊功催功完成的。只聽他嘿嘿一笑,嘴邊的山羊胡子一笑即隱:

  “只可惜不臭,不然就有趣多了。”

  若是換作周七傷聽到這句話,他得笑噴了。不過聽到這話的,偏生是套中人,他沒有任何反應,只是冷冷的說了一句:

  “魚走車,看你身后!”

  魚走車笑聲尚未止歇,聽聞套中人冷不丁的一聲提醒,料想身后起了變故,忙回頭看去,登時怒火上臉。

  他此刻身體尚未轉過去,只是把頭扭過去了。

  盛怒之下的魚走車,甚至來不及將身體轉過去,嘴邊已然現出山羊胡子,只見他身體后尾凜然一抖:

  “青鳥神屁!”

  再度發動這一招,霎時間淡綠色氣體遮天蔽日,向魚走車眼前所見猛攻過去。

  “哼,老咬蟲,可讓我再次見到了!”

  魚走車咬牙切齒,兩腮的肌肉止不住的抽搐。

  “七簽轉移!”

  那漫天綠氣,也即是魚走車的葬羊神屁,眼見已攻了過去,只可惜眨眼間竟然消失得無影無蹤,眼前一片光明,視野開闊,清晰怡然。

  只見前方立著一個老頭,旁邊站著個冷峻的少年。

  那老頭正是許真仙,那少年即是周七傷。

  他二人靜立原地,微笑的看著魚走車一臉的憤怒。比之許真仙的邪笑,周七傷的笑,卻是另一番意思,他只是單純的為魚走車放屁而笑。

  “神鳥神屁”無故消失,魚走車不禁大驚失色,他料想一定是許真仙搞的鬼,又想許真仙應該沒辦法抵擋自己的這一招,這人的武功之于“轉移”二字,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因此,魚走車認為,只有一個解釋,那便是自己的“青鳥神屁”,一定是被許真仙轉移到某處去了。

  看著許真仙干巴巴的、猥瑣的笑著的老臉,魚走車感到有些惡心,雖然已經猜出“青鳥神屁”消失的原因,然而接下來卻面臨一個更加嚴峻的問題:

  “青鳥神屁”被轉移到哪里去了?

  魚走車心里開始覺得發毛,尤其是看著許真仙的那張皺巴巴的臉時,發毛的感覺更是明顯。

  突然之間,他覺得自己有些害怕許真仙。

  害怕許真仙不是因為許真仙把他的“青鳥神屁”轉移了,也不是許真仙的老臉因為邪笑而導致的可怖的扭曲的皺紋,而是他感覺到,似乎又要被許真仙整了。

  “轟隆!”

  魚走車腳下突然發生強大爆炸,一時間周遭的空間,都被淡綠色的無味氣體籠罩住了,而魚走車則被這股巨大的綠氣,剛好擊打了一個正著。

  他剛才心里發毛的時候,就已經料到了這一個變故:許真仙果然通過物轉星移神功的“七簽轉移”,將自己的“青鳥神屁”轉移到了地下,跟著又使之破土襲擊自己。

  待得魚走車被自己的“青鳥神屁”瘋狂沖擊過后,魚走車全身亂顫,顯然極其痛苦,若不是有“葬羊功”護體,他該當立時被“青鳥神屁”打的橫尸當場。

  “打脊老牛,呸!又是物轉星移,你這撮鳥,就不能換個別個招式么?翻來覆去的就只會炒這個冷飯,真當我魚走車奈何不了你么?”

  魚走車亂顫著身體,開始怒喝許真仙。

  他即便是罵著,體內也不閑著,立馬調整內部機能,趁著“青鳥神屁”造成的淡綠之氣尚未散去,猛然間他四肢大張,作攬月之狀。

  “回來!”

  一聲暴喝,天空中彌漫的淡綠之氣悉數向魚走車聚攏而來,凝聚在兩手之間,不斷壓縮,最終形成一個圓盤大小的綠球!

  綠光閃爍,綠球里面嗶剝作響,好似正在燃燒什么東西。

  “去吧!”

  魚走車向許真仙與周七傷猛的甩手,將這“青鳥神屁”的壓縮氣體擲去。

  許真仙攜著周七傷閃身避過,不料那綠球轉了個彎,回轉方向,又向許真仙襲來。許真仙疾退,綠球疾追,仿佛自動完成這一追擊,并不見魚走車操縱一般。

  過得半響,許真仙始終無法擺脫這綠球,苦于周旋,不由得有些懊惱。

  “許伯伯,怎么辦?被打中了似乎很麻煩!”周七傷有些擔心。

  許真仙雖然懊惱,不過似乎有些樂觀:“麻煩是一定的,但是不一定是我們麻煩。”

  言說間,攜著周七傷便向立于林巔的套中人飛沖而去。

  

魔法糖果APP下载 南粤36选7基本走势 偷他人手机赚钱 抖音你拼命赚钱 福彩3d预测软件手机版本下载 淘宝快3技巧 516金蟾捕鱼千炮下载 边锋杭州麻将外挂 星露谷物语养猪赚钱 dnf副职业赚钱讨论 直销公司为什么不让人赚钱 股票涨跌简单原理 广东11选5最完美计划 江苏十一选五跨度图 体育彩票大乐透 3d开奖300期 双色球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