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天長地久
作者:破線 更新:2019-12-11

將軍的小娘子099_099天長地久 那仿佛是一場惡夢的洗禮,從此以后再也不想經歷,而她唯一慶幸的,便是他活了下來。在她絕望的天地都黑暗時,楚無極的百兵精兵暗衛及時趕到,因為沒傷到要處,所以葉傾中險逃一劫,只不過要躺在床上一個月至少不能動。

只要他活著,無論怎么樣都沒關系。

從那場混亂的戰爭回來后,他已經昏睡了三天。楚無極也平安回了皇宮,有更好的照顧。韓冷重整出發,震住了齊國的虎視眈眈。

每一天,慕容悠坐在床前細細望著他,心思就百轉千回。她已不想說,她有多么幸運,只是等他睜開眼,然后她會用余下的一生去證明,他們將會過的多么幸福。

大夫說他失血過多,可能會醒的很晚。這天她正坐在床前,又聽到宮里派來人說,楚無極不肯吃藥什么的。

她想想也無奈,他受傷了,她已經很多天沒去見他了。看葉傾城也沒醒的樣子,便想著先去宮里看看。

等她回來已是兩天后的事,正巧在屋外聽到周亮罵葉傾城的聲音。大抵是罵葉傾城笨,世界上的女人多的事,何必為了一個女人一次次的去死!還說她根本是那種不懂感恩的女人。又說葉傾城除了臉上有一條疤,并不比這世上的任何一個男人差。

慕容悠聽了原本還很生氣,覺得周亮這人居然背地里說她壞話,可是聽著聽著,卻突然苦澀失落起來,因為周亮說的都對,她這種女人的確配不上葉傾城。

于是她沒有推門進去,只是在另一個房間細細思索。

如今的她,真的缺少勇氣。但是想到種種,想到葉傾城流著血倒在她面前的樣子,想著他閉眼前說的那些話,慕容悠心中又鼓起勇氣。如果他說分開,或者再納一個女人進門,她不會怪他,但是,無論怎么樣,她想把話說清楚,就是死也要死的明白,她不想兩個人之間有任何的誤會。

接著,她推開了房門,葉傾城正靠在床邊的枕頭上發呆,看到她來,動了一下脖子,似要起身,她趕緊快步跑過去,焦急的按住他說,

“你不要動,大夫說你要躺著一個月不能動!”因為擔心,她的表情很嚴厲,因為急切,她的聲音很硬很急。

明明看起來就很兇的樣子,葉傾城卻動了動脖子,眼里閃著孩子樣的欣喜說,

“你來了!”

看他這么好,這么溫柔的樣子,慕容悠忍不住心里一疼,差點哭了出來。

她握著他的大手坐下,低著頭好一會兒,才低聲說,

“其實我很早就想對你說了,但是沒有機會。聽到楚到與齊國打仗時,我就整日心神不安,但我又不知道怎么開口,我覺得楚無極那么好,像我這么平凡的女子會喜歡上他一點兒也不意外、、、、、、、就在我想著怎么開口時,看到你和小靜相擁的樣子,就什么也不想說了。”她望著他帶笑的眼眸急切的解釋說,

“我知道他沒對她存那種心思,但是她望向里的眼神全是仰慕,我就是忍不住的多想了、、、、、、”她說著懊惱的臉色微紅。

他握起她的手,放在嘴邊親了親,嗓子睡多了剛醒吧,有些磁性低沉的笑說,

“終于看到一次你為我吃醋了。其實我早就知道了你的心思,但小靜的事拖了好久,那時候我打算陪她回去見了她奶奶,就帶你一起來楚國的,沒想到,你先走了!”

她心里一驚,有些震驚的看向他。

好久,她才說,

“那天洞里的時,我想解釋的,一路上我都想解釋的,可是你臉色緊崩著,我不知道怎么開口!”

心里暗嘆,他們竟然這樣錯過了,還好最后遇上了,還好她今天鼓起勇氣決定把話講的明白。

他笑著很有耐心的說,

“那時候情況緊急,又有生命危險,沒有機會細聽。現在我都準備好了,你慢慢說吧,我聽著!”

他的笑,那樣明亮那樣溫暖。

她一直在蹦跳,而他一直在原地等著她。

她以為他會罵她,或者斥她兩句,沒想到他只是笑著說,“現在我都準備好了,你慢慢說吧!”

似有千言萬語,卻又不知道從哪句開始,于是,她含淚的吻住他的唇,哽咽的說,

“我愛你,永遠愛你!”

他一個激動,傾身分吻住他。

她閉上眼陶醉在幸福的海洋里。突然間電光火石的剎那想起什么,猛然推開他,看到他流血染透白紗布的傷口,果然急的大驚失色。

她忙著去找大夫,他卻笑的高興的說,

“看你急的樣子真好玩!”嘴角的笑遮擋不住,原來被一個人關心是這樣幸福。

慕容悠急急瞪了他一眼,本想罵他的,不管他的,但實在擔心他的傷口,又忙著去找大夫。

這樣躺了一個多月,用最好的東西調理,兩個月時,終于可以下床走路,除了瘦弱些,看起來與正常人無異。

這天陽光很好,她正扶著他在院子里散步,看著他瘦弱的身形,嘴里叨咕的說,

“天天給你做最好吃的東西,也都躺在床上沒動,別人都是越養成越胖,怎么你倒顯瘦了!”

他笑著不語,其實他都好全了,可她依然不放心的這樣在走路時扶著他。

陽光,花香,清風,很自然很愜意的感覺。他想到什么的說,

“好久沒見平安了,很想他!”

慕容悠點點頭說,

“無極那一次傷的也很深,心里恨的很,說有生之年一定把齊國滅掉。這陣子突然愛上了養鳥,政事不顧,全都瑣事著平安去做!”

葉傾城有些訝異的笑問,

“平安那么小,看得懂折子嗎?”

慕容悠無奈嘆說,

“唉,那些折子全是千篇一律的,照無極的話說,一看就想打瞌睡,再說平安從小就是在無極的腿上長大的,那些折子,他玩爛了都不知道多少,所以,對他也沒什么難的!”

仿佛意識到自己說錯了什么,慕容悠有些緊張的抬頭偷看葉傾城的表情,發現他臉上仍是淡淡的笑意,這才放心下來。

“要不過兩天我去把平安接出來吧!”她提議。

他笑說,

“也好,我身體好全了,也該回大夏了!”

楚無極知道他們夫婦倆要來宮中,大擺宴席。

席中賓客盡歡。因為被葉傾城救了一命,楚無極對葉傾城心生感激,也徹底對慕容悠放下了。席上有些開玩笑的說,

“悠兒,要不你在考慮下我唄,我楚無極以楚國的江山為聘娶你為妻好不好?只要一天也行!”

慕容悠端著杯子,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有些窘迫的看著他。

周亮頓時氣的站起身,一副要殺人的表情,葉傾城卻淡定的按住他,接過慕容悠手中的杯子,淡笑著說,

“那在下就代替悠兒謝謝楚皇的厚愛了!”

楚無極征愣了下,長嘆一聲,昂頭有些凄苦的吞下那杯酒,眼神恍惚的說,

“終是醉了!”

其實韓冷已經布好了所有的局,大可以讓他們有去無回。這世上為女人而強搶出手的皇帝大有人在,最終,他卻是放棄了。

真正喜歡一個人,應該是看她過的好,自己就過的好吧。

送他們離殿時,平安一直站在楚無極身側,慕容悠喊他,他卻許久都低著頭不過來,好長時候,才抬頭望了望葉傾城,有些愧疚的說,

“爹,娘,我不想離開父皇,我想留在這里陪父皇。平安長大了,可以自己選擇嗎?”

葉傾城好像一點兒也不意外,點頭說笑著說好,拉著慕容悠向外走。韓冷這時卻對著慕容悠耳邊邪惡一笑,低聲說了一句,

“女人,你的身材還真是我見過所有女人中的極品,又白又嫩的!”

慕容悠氣的氣血上涌,一個沖動狠狠的甩了他一巴掌。整個大殿之上都回蕩著那清脆的巴掌聲。

所有人都覺得奇怪,只是韓冷壞壞笑著,意味不明的盯著她。

慕容悠這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拉著葉傾城急忙朝外走。

等人都走完了,先前那個眼中一片醉意朦朧的男人,這會兒卻蹲下身,眼睛清明的望著面前的孩子問,

“平安,告訴父皇,為什么要留下來?”

平安看了他一會兒,好久才小聲說,

“因為娘有爹陪著,爹也有娘陪著,只有父皇沒人陪,所以平安想陪著父皇!”

楚無極終于抱著他低哭了起來。感激的說,

“謝謝你,謝謝你!”

他心中總算還有一抹溫暖,還有一絲牽掛。

于是,他還是感謝,那個陽光溫暖的日子,遇上她。

雖然她帶給他悲傷,失落,痛苦,絕望、、、、、、、、但她同樣也帶給他這世上最美好的感覺,那就是幸福。

人應該知足常樂的。

慕容悠一行人剛回到大夏,便見洛恒跳腳的找上門。原來兩人耗了那么多年,還沒有個結果。洛恒說,以前丑奴用擔心慕容悠的安危來當借口,現在慕容悠都回來了,也她還是拒絕嫁給他。堂堂皇帝親自提大禮上門,只為了求慕容悠去當說客。

慕容悠第一次聽說洛恒與丑奴姐姐的事,先是震驚,怎么也想象不到,當年天差地別的兩人會擦出火花。

看到洛恒急的跳腳的樣子,難得見穩重的他這樣束手無策,不禁暗自好笑。

好人應該有好報。也許從外表看,丑奴姐姐的確與洛恒不配,但是,她卻想看到自己所喜歡的人幸福。

于是在洛恒的安排下,她懷丑奴相見了。

幾年不見,兩人見面就是緊緊擁抱,想起當年就唏噓不已,卻暗自慶幸她們當時做的最對的一件事就是互相結拜了。

雖然明明臉上還是有疤,慕容悠卻看得出來,丑奴姐姐比當年漂亮多了,那是一種自信的神采。想到表哥退位,他們家道落寞,父親因愧對不肯接受葉傾城的幫助,若不是丑奴姐姐聰明,軟硬兼施,也許她家里真挺不過那種難關。

小時候,總覺得什么事都是理所當然的。年長了,卻越來越發現,親人的好,朋友的好,于是,也越發珍惜。

對丑奴,她是深深的感激。

說了許多,最后才繞到正題。

說到洛恒時,慕容悠發現丑奴姐姐的臉嬌羞了一下。她想,丑奴姐姐也是喜歡著洛恒的,只不過從前經歷的那些痛楚,讓她過于理智。

慕容悠苦苦勸說,可丑奴仍然固執的說,

“你不懂,你不是我,你根本不會明白,那種被枕邊人捂住嘴,呼不過來氣,然后生生被活埋的感覺。我,再也不想經歷了!”

慕容悠有些氣憤又激動的說,

“你那么聰明,難道你要因為曾經一個男人的傷害,而拒絕一輩子的幸福嗎?”

丑奴臉色哀戚的不說話,流著淚搖著頭說,

“我不想,我不想,可是越聰明的人,越無法欺騙自己說服自己!一輩子的幸福,那是種奢望。我只想活在當下,每一天開心就好了,何必管將來!”

慕容悠看她哭了,身體也突然泄氣的一軟。痛有多深,才會有多刻骨。有時候,我們最無能為力的是自己。

她定了定心神,最后勸說,

“小時候我一直很調皮,想要當個男孩子,因為覺得當女人好命苦。為什么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女人不可以?為什么男人可以舊人換新人,左擁右抱,而女人只能背地落淚?為什么男人在外面風流,女人卻只能無止境的在屋里等?為什么賢惠能干的女人,卻要遭到丈夫的拳打腳踢?我真的覺得女人很命苦。可是,我慢慢長大,慢慢明白,我想要大聲告訴全世界的女子,我們要相信的不是男人,我們應該相信自己。相信自己可以抓住一個男人的心,相信自己可以更勇敢,相信自己會更幸福,就算最終不會幸福,我們也要相信堅強的自己能渡過一切難關!”

“姐,最糟糕的事都發生了,你都挺過來了,難道洛恒哥會比那個男人更壞嗎?你是這樣更洛恒哥的嗎?”

丑奴似被慕容悠的話打動了,她定在那里呆愣了好一會兒,哽咽說,

“不是的,不是的,他是我所見過的最好的男人,每一天,我都在為此生能遇到他而感到幸運。我甚至覺得,之前遇到的那些苦都不算什么,因為我遇到了他啊。如果沒有我的死,怎么會有他的雨中相救。每一個黑夜,我都鼓起勇氣,想沖到他身邊,想緊緊的抱住他,想不浪費一丁點兒時間的只要和他在一起。可是,當我睜開眼后,看到鏡子中的自己,腦海中浮現那些過往,就會覺得自己很丑,連自己都厭惡的丑,別人怎么會喜歡?這么悲觀的我,不能帶給人快樂,又有什么值得人喜歡?我好怕,好怕這所有的幸福都是鏡中月水中花,所以,我覺得現在這樣很好,一點兒都不想改變,我只是沒有勇氣、、、、、、再次失去!”

慕容悠似乎有些理解了。患得患失,幾乎是所有女人的通病。越是太幸福,越是覺得不真實。當白天幸福有多深,晚上的痛苦就有多深。

而人生似乎只有一個定時,你越想抓住的,就越是抓不住。

兩人正沉默時,一直在外面聽她們說話心急的洛恒走了進來,他面色陰沉,似乎很生氣。

慕容悠愣了愣退了下去,把空間留給兩個人。

丑奴沒想到他在外面,有些震驚的抹去眼淚。洛恒在她面前有很多種面孔,初見時溫文爾雅的書生氣,身為帝王后的大氣穩重,再后來,因一直變著法子想娶她回家的那種小孩子氣,仿佛不達目的誓不罷休一樣,卻從沒有現在這樣的表情、、、、、、陰沉嚴厲,仿佛整片天空都被烏云籠罩。

她想,他是要發火了嗎?他終于愛夠她的嗎?

她有些忐忑的小心翼翼的看著他。

誰知他陰沉的好一會兒,卻突然輕輕的吐出一口氣,緊握著拳問,

“到底要我怎么樣,你才會相信,我喜歡你跟你的外貌無關,我不是那種膚淺的男人!”

他的音極低,吐字卻又極清晰,仿佛用光了全身的力氣般。

丑奴苦苦一笑說,

“你怎么說,怎么做我都不會相信。你是帝王,你面對的誘惑比常人多的多,你現在只是喜歡我的才氣,喜歡那種征服別人的感覺,當我真的順從你后,你便會發現真實的我,丑陋而無趣。就算你真的不再乎我的外貌,只喜歡我的才氣,可是這世上漂亮又聰明的女子多了去,我怎么敢相信你會一直待我如一?洛恒,我不是十七八歲的小姑娘,我的心已經碎過一次,我再也承受不起。我說過,如果你愿意,我們就這樣,如果你不愿意,我們就分開!”

洛恒氣的嘔血。這么多年了,這么多年,她一直以為他只是玩玩嗎?她何曾見過他對別的女子如此用心?

他氣憤的吼,

“我只是想娶你,只是想要一個我們的孩子,就有這么難嗎?”

她幸福又驚慌的后退,眼里全是不可置信,最后卻流著淚說,

“你是皇帝,你身邊站著的該是個國色天香儀態萬千的女子,絕對不是我這個丑女!”

他受打擊的踉蹌后退,苦笑著嘴里連連說好。

丑奴以為他終是要放棄了,心碎疼痛的恨不得緊緊抱住他,再也不管那些理智以外的東西。

卻見他突然伸手,在她驚慌的瞪大眼,來不及阻止時,俐落出手扣出自己的兩只眼珠子。

血噴在她臉上,她驚慌,震驚虛軟的倒在地上,他的雙眼瞬間充滿血,凄慘的嚇人,卻聽不到他叫一點疼痛,只顫聲說,

“你滿意了吧!”

丑奴慌了,急了。想要站起來扶住他,卻怎么努力都站不起來,想要說出兩句話,卻嘴唇顫抖的發不出一句話。

那是眼睛啊,那是眼睛。他怎么能對自己這么狠。

“為什么,為什么?”她好似哭著只能喃喃問這兩句。

他忍著痛,帶血的雙手慢慢摸到她旁邊,伸手摟住她,輕柔的說,

“這樣,你就不會再拒絕我了。無論你多丑,我都看不到。無論別人有多漂亮,我也看不到。現在,我不是個高高在上的皇帝,只是一個瞎子。微兒,愿意當我永遠的眼睛嗎?”

她震驚的看向他,原來,他早已知道她叫沈微。原來,他暗中為她做了那么事。那些曾經欺負過她的人,如今沒有一個好下場。

可是,為什么是這樣?為什么她剛剛那么狠心的拒絕了他?

那是眼睛啊,一輩子讓自己光明的眼睛,透過它看到這個不停變幻世界的眼睛。

她仿佛傻了般,只哭著說,

“你怎么這么傻,這么傻,我不值得的,我根本沒你想象的那么完美,等我們真的在一起,你會發現我的很多缺點!”

他摸到她的嘴唇,按住她說,

“我不想在浪費時間了,因為一輩子的時候那么短,我不想浪費。還有,我真的很討厭聽那些人說,你們不配,你們在一起不會幸福。幸不幸福是我們自己的感覺,所以你也不要說我以后會發現你的缺點不喜歡你。因為那是老天都不知道的事,我們都還沒在一起,都還沒過過在一起的日子,你怎么就知道我會不喜歡你?如果我會因為你的缺點更喜歡你呢?”

她終于倒在他懷里,無聲又幸福的哭泣。

而門外的慕容悠,從看到洛恒挖眼的那一刻,就驚恐的捂住嘴,生怕自己驚叫出聲打擾了他們。可是看到他們幸福的抱在一起,她還是忍不住流下幸福的眼淚。

原來,幸福真的會感染人,真的希望,天下所有的有情人都能終成眷屬。

后來又發生了許多好玩的事,比方杜虎突然知道原來小靜是喜歡他的,嚇的逃跑,被周亮諷刺打擊的樣子。

那天風和日麗,慕容悠挺著肚子念楚無極寫來的信。

“城城,無極說他最近又發現了一處極美的地方耶,要不我們去看看!”

忙著晾衣服的葉傾城瞪了她一眼說,

“先照顧好你自己在說吧!”生平安時,他沒在她身邊,這次全程陪伴,才知道生孩子真的是件很辛苦的事。

他們也從將軍府搬到這處環境比較優美的瀑布邊上。無事時就相擁坐在一起看景色,看云看水,看魚在水里面嬉戲。

他原先以為這種安靜的日子過久了會厭煩的,后來才發現,每一天的云都跟昨天的不一樣,每一天的水都那樣清澈,每一條自由自在的小魚都那么快樂。

更重要的是,有她相伴在身邊。每一天,都那樣平凡而精彩。

這種細水長流,默默溫情的日子,他永不會厭棄。

慕容悠平安生下一個兒子后,孩子滿月那天,所有親人好友都來祝賀。小木屋里擠滿了人,有高高在上的皇帝,有虎虎生威的周將軍,有憨傻仗義的杜虎,還有她的大哥二哥,還有這世上最疼愛她的表哥。

慕容悠的父親已經走了很久了,不過,她不難過。因為如葉傾城所說,與其看著老人痛苦,與病魔做斗爭,還不如早日讓他去天堂幸福快樂。

她每次抬頭看向天,就感覺父親好像在上面望著她,而心底那種不用言語的幸福,就是她無聲訴說給父親的。

小木屋里來了客人,多了許多歡聲笑語。大家都調侃的看著曾經沙場勇猛的葉將軍拿起刀切菜跺魚的樣子。而女子們剛坐在一起說著貼心話。

丑奴姐姐,也就是現在大夏的皇后,一身貴氣,臉上神采逼人,言談間,那種大家風范盡顯。小靜與小柔倒是顯的比較小家碧玉,顯少說話,但安靜的臉龐各外動人。

小靜最終還是把杜虎這個鐵漢化成繞指柔,別看她在人多時柔柔弱弱的,平日在家里,杜虎那個高大漢子可怕她了,經常背著她對所有人苦兮兮的說,倒霉娶了個母老虎回家。

不過他那表情,倒是有些像自得其樂,這世上,每個人都有自己表達幸福的方式。

而周亮,也娶了一位齊國的公主。齊國最終被大夏與楚國連手寫了降書。齊國公主被派來和親,堅決要嫁給葉傾城,并且對葉傾城是不擇手段。

如果是從前,慕容悠看到葉傾城與別的女子有親密關系,擁抱什么的,肯定會很生氣。可那時,當葉傾城急的對她解釋時,她只笑著說了一句,

“我相信你!”更他還是不放心的表情,又鄭重的吻吻他的唇再次強調說,

“我真的相信你!”

齊國公主一直對葉傾城死纏爛打,無所不用其極,還說自己不介意做小,只要能做戰神的女人就行。最后葉傾城實在沒有法子,就派了周亮出場。

周亮一聽齊國公主的事,就感覺自己接了個收妖的任務。兩個人的嘴上功夫都不饒人,同樣的毒舌犀利。天天對罵,那話毒的都能把河里的魚翻過身來飄著冒泡泡。

不“罵”不相識,最后兩人竟罵出感情了。葉傾城的最初目的總算達到了。雖然開始不太好,過程也不太好,但終于結局圓滿嘛,大家都有了各自的家。

當然,最好的是眼前這樣的場景,沒有虛假,只有真情意,大家放聲歡笑,高談闊論,整個小屋里都飄著歡快熱鬧的氣氛。

她希望,直到八十歲,這群人都還在,都還能這樣歡樂。

人生極致便是如此了,有最愛的人,有孩子,還有最好的朋友永遠相伴。

平日沒什么聯絡,過年過節時,卻聚在一起熱鬧非凡。

時間在幸福中緩緩流逝。因為幸福而覺得時光慢,慕容悠總會突然間想,怎么一年又過去了?

總會在洗著衣服時,或者做著飯時,突然想,好奇怪,為什么我每天都這么開心啊。

十幾年過去,他們步入中年,孩子也相紀長大。

除卻平安,他們又有了一兒一女。兩個孩子只相差兩歲,哥哥謙讓妹妹,相處的也特別好。

這天,十二歲的女兒突然跑過來,蹲在正在縫補衣服的慕容悠面前有些急切的問,

“娘,娘,我今天去外面,聽到茶樓里的人說書了!”

慕容悠忙著縫補,也沒抬頭,只是笑著說,

“噢,你怎么今日聽得進去了,平日不是最嫌煩的嗎?”

小女兒皺皺眉,可愛嬌俏的模樣恰如她當臉。有些好奇又格外高興的說,

“沒有啦,我是聽到他們說一個葉將軍的事,所以才留意的。他們說那個葉將軍臉上有個疤,我想爹爹臉上也有疤嘛,就坐下聽了一會兒唄。我本以為說書的是要講這個葉將軍有多么厲害呢,結果他們卻講的一個愛情故事。我聽了好羨慕啊,聽說那個葉將軍是大夏的鎮國將軍,冷酷威嚴,一條蜈蚣疤痕斜跨整個臉部。他是大夏最有權威的將軍,也是最丑陋的將軍。那時候所有人都說,他長的這么嚇人,即使再有權位,也不可能會有女人愿意嫁給他。我聽到這里就很好奇了,因為爹爹也長的不好看啊,臉上、、、、、、”小女兒比比自己的臉可愛的說,

“也有條疤,可是我卻覺得爹爹很好耶,所以我想,應該不能以貌取人吧,就繼續聽了下去,想知道這個葉將軍最后到底如何了!不過聽完了我很震驚,因為這個最丑的人,居然娶了這世上最好的女子。聽說那個女子國色天香,才貌雙全似仙女下凡。聽說他的妻子曾是內定的皇后,連皇帝對那美麗的女子也是百般討好。聽說與齊國敵對危難時分,他的妻子用妙計智退齊軍撿回他一條命。聽說他的妻子暗中掌握著大夏的經濟命脈,富可敵國。聽說楚國的君王看中那美麗的女子,愿以江山為聘,娶她回家。但是這個女子卻最終選擇了丑陋的葉將軍。真不知道這件事是不是真的,我好想見見那個美麗的女子啊!”

慕容悠聽完了終于忍不住笑,再也淡定不了。女兒不說,她都忘那些年輕時的事了,最后丑奴姐姐嫁給洛恒,便把所有的商鋪交給她了。不知道怎么的,她與葉傾城的事就傳了出去,而且還是各種版本的。

他們兩人也不太在意,就搬離了安靜的地方,過著隱居的生活。時間長了,也沒人再說他們的事跡了,“葉將軍”也好像銷聲匿跡了,偶樂,他們也會牽著手上街逛逛。

小女兒看娘親只笑不說話,又一臉羨慕的說,

“好多人聽完這個故事都羨慕那個鎮國將軍葉傾城,因為他娶了這世上最好的女子慕容悠。”

“那你呢?”慕容悠笑著反問女兒。

小女兒則興奮的點頭說,

“我當然也羨慕啊!”望著女兒晶亮純真的雙眼,慕容悠想起,她的丈夫常常愛不釋手的抱著小女兒,說她們的眼睛很像。她當時很吃醋,卻也吃的甜蜜,因為她知道,這個男人不過是因為喜歡她,才更喜歡他們的女兒。

她想起,女兒經常嘟著嘴說她惡心的畫面。一到冬天,天很冷她就喜歡賴床嘛,但是她的相公總讓她先起床吃了飯再接著睡。可是就是很冷啊,就是不想起床啊,于是她就賴在床上撒嬌,而那個男人俯身耐心又溫柔的輕哄著她,數年如一日。

女兒看多了,就很不以為然,說她一把年紀了,還跟個小孩子一樣,把爹爹那樣高大的男子漢喊著“城城”這樣惡心的名字,還整天粘著爹爹撒嬌,特別是早上的時候,她就不怕她眼中有眼屎嗎?

而女兒也經常抱怨說,爹爹什么都好,冷硬卻不冷漠,剛強卻也溫柔,而且永遠沉穩,處事不驚,事事也做的周全。就是太常慣著家里的那個無理取鬧的女人了。

每當那時候,慕容悠只是對女兒做做鬼臉,吐吐舌頭,卻仍然甜蜜的叫著丈夫“城城”,仍然愛粘著他撒嬌。

也許有一天女兒會知道,當一個女人幸福的時候,就會特別像個孩子,一個被人寵愛著的孩子。

女兒在這時卻又嘟嘟嘴不滿的說,

“不過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那說書的人講的太完美了,這世上哪有這種神仙眷侶?八成是編的,不過,好幸運,爹爹也姓葉,我和哥哥也姓葉,嗯,從現在開始,我喜歡葉這個姓了!”慕容悠聽了卻更是忍不住的想笑。孩子們還小,只聽到她天天喊“城城”也沒想到他們的爹就是葉傾城。也許是不會想到吧,因為有誰會想到,那個冷漠孤獨的葉將軍,在生活中會是這樣溫柔深情了。

所以說,她才是這個世上撿到寶的人。

她笑著說,

“聽你這么講,我倒羨慕那個嫁給葉將軍的女人!”

女兒不解的問,

“那女人有什么好羨慕的?只不過是長的漂亮嘛。你想想,一個讓那么多人喜歡的女子,被皇帝心儀,還聰明機智,還富可敵國,還讓楚國的皇帝以江山為聘的想娶她,結果她卻嫁了這個世上最丑的,娶不到妻子的人!難道我們不應該羨慕那個葉將軍嗎?”

慕容悠卻站起身,笑的極肯定的說,

“我倒不覺得那女人有多么好,人人都把她的事跡說成傳奇,以為她多么神話多么了不起,說不定她不過是這世上最胡鬧最平凡的女子呢,嬌縱,任性,霸道,壞脾氣,偶爾的異想天開,無數次的耍賴與蠻不講理、、、、、這樣一個不循規蹈矩的女子應該慶幸自己嫁出去了!”

她想到她所嫁的男人,幸福的笑了。無論她怎么胡鬧,他都站在她身后含笑的看著,而當她有危險時,他永遠是第一個沖出來。他像海水一樣包圍著她,包容著她的所有缺點,緊緊的給她幸福。

女兒有些不解又生氣的蠻橫的瞪著她說,

“你又不是人家,你怎么知道,而且,人家明明是那么多人喜歡的女子,怎么會有你說的那么不堪?你想想,大夏的皇帝,還有楚國的皇帝都喜歡她,很明顯她是一個完美的女子嘛!”

慕容悠卻又笑笑不屑的說,

“皇后之位有什么留戀?大楚江山有什么動人?受萬人敬仰又如何?我覺得啊,還是我這樣好,嫁一個男子,過著平凡的生活!你娘我啊,只想做個小女子,喜歡幸福的依在你爹爹懷里,像只小貓一樣慵懶!”

看著她幸福嘆氣的模樣,小女兒嘟著嘴跑開,邊喊邊說,

“哥,娘她又來惡心我了!”

慕容悠看著女兒蹦蹦跳跳跑開的身影不解的擺頭。唉,明明小丫頭自己說很羨慕葉傾城與慕容悠夫婦的。怎么從說書人的口中跳了出來,變成真實的,她倒接受不了?

不過有什么重要的呢,重要的是,她過的很好很幸福啊。

她像大聲告訴全世界的每一個人,她很幸福。

于是,她仰天大叫了。

一會兒,又聽到女兒低低咕咕的小聲說,

“哥,你快看看,娘好像瘋了!”

慕容悠笑瞇瞇的扭頭看到那兩個小小的身影心想,終有一天,他們也會長大,也會經歷所有,終有一天他們也會猶豫選擇掙扎,也會絕然勇敢執著,也會悲傷歡樂、、、、、、、幸福。

幸福,一定是這世上所有人的最終結局。

祝愿大家幸福。

------題外話------

結束了。沒想到這么快,這幾天老斷更,情緒有些不穩定。晚上也很不想碼字,就在一瞬間想,還是結文吧,于是就真的結文了。希望大家覺得結局不錯,然后感到溫暖。謝謝一直默默支持我的人。謝謝。

將軍的小娘子099_099天長地久更新完畢!

魔法糖果APP下载 浙江快乐12选5预测软件下载 发布百度经验能赚钱吗 福建快3今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支付宝工理财怎么赚钱 超级大乐透开奖结果查 在邯郸地区养蜂赚钱吗 河南快3开奖号码今天专家推测 6场半全场奖金 双胆赚钱吗 大乐透走势图新浪爱彩 福利彩票销售点申请 平果赚钱app 北京快三走势图123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诀窍 特娱乐棋牌 武魂碟花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