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七章 青翼一笑揚
作者:紅葉飛雨 更新:2019-08-24

林明道:“你也不必如此灰心,你的病治愈的可能還是有的,只不過需要靠運氣了。±,”張無忌猛然抬頭,疑惑地看著林明。林明又道:“據我所知,九陽神功就在昆侖山中,我想讓你下山,由你自己在昆侖山里尋找九陽神功。能不能找到,就要看你的運氣了。”

次日清晨,張無忌帶了一些銀兩和干糧,拜別了林明等人,徑直下山而去。胡青牛看著張無忌的身影隱沒于群山之中,心中有些感慨,嘆聲道:“我胡青牛妄稱‘醫仙’,竟然連自己的弟子都治不好。”

林明心情也是微微有些低落,自從他學了宗師級的醫術之后,這已經是第二次遇到治不好的傷勢了,這讓他對自己的醫術都有了些懷疑。

胡青牛看了看林明,不經意的說道:“醫術和武學一樣,永無止境,永遠也不要認為自己已經全部學會了。”他是過來人,年輕的時候,他的醫術就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甚至已經超過了他的師父。當時無論什么樣的疑難雜癥到了他的手上都會迎刃而解,那時的他也認為自己的醫術已經到了震古爍今的地步。但就像他說的,醫術是沒有止境的,就在他志得意滿的時候,他的師父卻得了一種怪病,那是一種常人不可能沾上的病。

他師父常年以身試藥,是藥三分毒的道理即使不說,所有人也都知道。藥中的毒素長年累月,每一次雖然都不多,但等到爆發的時候已經積重難返。胡青牛五天五夜不眠不休。苦苦思索。終是沒有救回他師父的命。他師傅用生命教了他最后一個道理。永遠不要志得意滿,你解決不了的事情還有很多。

林明聽了胡青牛的話,深吸一口氣,又慢慢吐出,好似整個人都輕松了下來,點點頭道:“你也不必為他擔心,你知道我會相術的。無忌的面相可不是短命之相。我看啊,這一次出去。他就能找到九陽神功。說不得到時候,我還要找他借來看看呢。”

兩人邊走邊說,到了林明的小院,便見小玨迎面走上來,嘴角含笑,滿面春風,來到林明身邊,道:“公子,芷若妹妹的天資真是百年難遇,這才多久。又突破了。現在已經是后天十層了,再進一步。便是江湖上有數的高手了。”

林明點點頭道:“是應該突破了,距離上次突破應該已經過去大半年了吧。”

小玨笑道:“是啊,上次芷若妹妹修為提升還是在駐馬店呢。”

林明搖搖頭道:“還是有些慢了。”

小玨撅了撅嘴,道:“公子,你就是對芷若妹妹要求太高了,她突破的速度若是傳到江湖中不知道要羞死多少人呢?你沒看到,就連楊左使都很少到你這里來了嗎?”

林明哼哼兩聲,道:“他那里是被打擊的,修為到了他那種地步,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能被打擊到的。他啊,是抓緊時間在陪女兒呢。”

小玨抿嘴笑了笑,他知道楊逍自從楊不悔回來后,整天都在陪楊不悔,就像是要將虧欠的十年全部補回來一樣。以至于他們到了坐忘峰之后,就被楊逍拋到了腦后,半年就只來了兩次。

林明裝模作樣的嘆息一聲,道:“你看看,人家主人家都不拿咱們當一回事,咱們還是趁早下山的好。”

他話音剛落,便聽一個洪亮的聲音道:“是誰不拿林小兄弟當一回事啊,告訴楊某。楊某一定好好罰他。”隨著聲音進來的還有楊逍的身影。顯然,林明是感到楊逍進來了,才說的那一番話。

林明似笑非笑的盯著楊逍看了一會兒,笑道:“是嗎?那還是不必了。不拿在下當一回事的人,楊左使怕是罰不了啊。”

他說完,不等楊逍搭話,突然凌空一指向著院子外面激射而去,口中這時才叫道:“是誰?”林明手指點出的方向,突然一道青影閃過,林明點出的那一指竟然落空了。

林明的目光隨著青影移動,手上又是連連點出三指,那青衣人躲過第一指和第二指的時候尚顯得瀟灑自如,詭異莫測,但到了第三指襲去之時,身形便有了一些狼狽。

眼見林明又是一指要點出,楊逍連忙道:“林小兄弟手下留情。”林明手上動作一頓,那道人影瞬間便消失不見。

林明轉過頭疑惑看著楊逍,體內的真氣卻沒有平復下去。楊逍向四周看了看,笑道:“蝠王,人家林小兄弟五年前都已經能夠發現你了,你這不是自討苦吃嗎?出來吧。”

一道陰測測的笑聲不知從什么地方傳了出來,緊接著一道人影悄無聲息的出現在林明和楊逍身前,正是“青翼蝠王”韋一笑。

林明看了韋一笑一眼,淡淡的道:“韋蝠王好高明的輕功,在下所見過的人中,若論輕功一項,韋蝠王可稱第一。”

韋一笑嘿嘿笑了兩聲,道:“再高明的輕功,不是也沒有躲過你的眼睛,你點出的這三指,前兩指也算高明,尚能躲過去。這第三指已經不能算是指功,稱得上劍氣了。”

林明笑道:“那本來就是劍氣。”林明見眾人面露疑惑之色,又補充道:“六脈神劍的劍氣。”

楊逍等人聽了,臉上的疑惑之色卻是更濃了,六脈神劍是什么?他們聽都沒有聽說過。

林明笑道:“一百年前,中原有五絕,其中南帝一燈大師是大理段氏傳人,他所用的絕學叫做一陽指。就是我向韋蝠王點出得前兩指。在一陽指之上,還有一項絕學,叫做六脈神劍,那是大理段氏的至高武學。從古至今,大理段氏中也就只有六脈神劍的創造者和北宋時期的段譽學會過。”

楊逍笑道:“大理段氏那么多代傳人,竟然只有兩個人學會,林小兄弟果然天資不凡。”

林明道:“想要學會這六脈神劍需要百脈俱通,否則就要到得宗師級,全身經脈全部打通之后才能學會。在下只是因為學了一種與尋常武功大不相同的功夫,才能夠提前學會了六脈神劍,只是雖然學會了,也只是如雞肋一般,用不了幾次。”

韋一笑問道:“這卻是為何?”他對那一道劍氣可是心有余悸,聽到林明也用不了幾次,心中松了一口氣,但疑惑也不由得升上心頭。

林明解釋道:“六脈神劍對于真氣的消耗極大,沒有突破到宗師級,體內的真氣根本就禁不住六脈神劍的消耗。”

他看了看楊逍和韋一笑,問道:“六脈神劍的事就不說了,你們兩位怎么有閑心到我這里來了?”

楊逍道:“不悔要見無忌,我過來帶無忌過去,蝠王聽說我要到你這里來,非要跟來看看你這五年來有沒有更厲害。”他向著四周看了看,見小玨、周芷若和胡青牛都在,唯獨不見張無忌,疑惑道:“無忌人呢?”

林明苦笑一聲道:“你來晚了,無忌他已經下山去了。”

“下山去了?”楊逍問道。又問道:“他下山干什么去了?他的病治好了?”

林明和胡青牛對視一眼,都無奈的搖搖頭,林明道:“正是因為沒治好,才讓他下山去了。”

楊逍驚道:“沒治好,你們就讓他下山去了?你們這是什么用意?”他知道林明和胡青牛都對張無忌很好,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將張無忌趕下山的,這么做,必然另有深意。

林明道:“我們兩個都沒有治好他的本事,只好讓他下山去,自己去尋找機緣,也許他自己能夠找到治愈的辦法呢。”

楊逍搖搖頭道:“楊某也聽你們說過,要治好無忌的傷勢需要用九陽神功。可是這項神功,楊某是聽都沒有聽說過,你讓他一個小孩子去哪里找去?”

林明笑道:“我看他不像是短命之人,這九陽神功說不準就真的被他找到了呢?”

楊逍道:“他的身體狀況還能堅持多久?我看他連昆侖山都走不出去,就會寒毒發作啊!更不要說找九陽神功了。”

林明嘿嘿笑道:“我會想不到這些嗎?這次讓他下山本來就是去碰運氣的,但是九陽神功若是在萬里之外,那不就是去找死了嗎?那九陽神功就在昆侖山中。”

“什么?”楊逍驚叫一聲,除了九陽神功在昆侖山里,在什么地方?”

林明無奈笑道:“我要是知道九陽神功具體在什么地方,早就取出來了。”

韋一笑聞言,頓時氣勢弱了下來,臉上閃過失望之色,嘆道:“唉,我這傷怕是沒得治了。”

楊逍這時才想起來韋一笑因為練功傷到了經脈,寒毒淤積于經脈之中,以致必須飲生血才能緩解,想必韋一笑是想到了九陽神功能治好他的傷勢。但是現在又知道了林明也不知九陽神功的具體所在,有些失望。

楊笑哈哈笑道:“蝠王啊,你是聰明一世糊涂一時啊,當世最厲害的兩位名醫都在這里,你還怕你的傷治不好嗎?”(。。)u

魔法糖果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