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四章、拔刀(大結局)
作者:燼大大 更新:2019-08-09

在無盡高的高空之中,這里,可以俯視到整個《拔刀》世界地圖。.云層之巔,站著一名完美到無暇、集盡世間之美的女子。

這名女子,李秉在初入《拔刀》時曾見到過,是主腦系統的一個化身。不過,當初這名女子神情木訥,渾身充滿了機械感;而現在,卻與真人無任何不同。

“記者這個職業,真的是越來越BUG了!”女子秀眉微蹙,“看來,得找個時間更新下游戲,好好削弱一下這個職業!”很快,女子便又發現,光削弱職業貌似不夠啊,如今李秉有了超級神器補天石,還有神級自爆技能;哪怕職業被削弱了,恐怕李秉照樣是一個BUG啊!

“嗯,不光要削弱記者職業,還得把補天石也削弱一下!嗯……那個神級自爆技能,順帶著也削弱一番吧……”

李秉已經強悍到連主腦系統都無法容忍的程度了;如果不予以削弱,那游戲里的其他玩家都別想混了,恐怕《拔刀》遲早會變成他的后花園。

如果李秉知道主腦系統如此針對自己,肯定會當場淚奔——我招誰惹誰了?難道實力太強也是一種錯嗎!?至于嗎?至于嗎!?

更要淚奔的,是那些底層小記者們——我靠,我們都這么弱這么慘了,你不加強也就算了,反倒還要削弱記者職業!?還有沒有良心了?良心啊!!!刪號刪號……

這時,一道珠光寶氣的身影迅速地沖上云霄,降落在了女子身旁。

“墨云,你來這里干嘛?”女子開口問道。

“主腦!”墨云尊者顯得有些恭謹,“我想離開這個世界!”

“離開這個世界?”

墨云尊者道:“是的,我想到現實世界里去!”

主腦系統沉默良久。

“別想多了,不可能的!”說著,主腦系統一聲苦笑,“別說是你了,縱然是我,也絕對逃脫不出這個世界!”

“為什么!?”墨云尊者眼睛泛紅,不甘問道;沙啞的聲音中,甚至有著一絲癲狂。

主腦系統的神情沒有因為墨云尊者的癲狂而產生半點波動,在《拔刀》的世界里,她就是神,其他的一切NPC、怪物,對她而言都如同螻蟻;再強大的NPC、怪物,她只需一個念頭便可以創造出億萬。

不過,縱然是神,也無法逾越這個世界的規則。規則要她維持《拔刀》世界的穩定運轉,她就必須照做;包括她想要削弱記者職業,也是因為擔心李秉以后會影響到《拔刀》世界的穩定。

而同樣的,規則也不會允許她走出《拔刀》的世界。規則不允許,她就做不到,哪怕她是主腦系統,是神。

“因為……”主腦系統緩緩起身,俯瞰著無盡的《拔刀》世界,“……這就是命!”

“命!?”墨云尊者面容扭曲,“又是命!?又是因為命!?”

主腦系統絕美的臉上,表情依舊淡定若水:“我早跟你說過,命運早就決定了過去未來;就像當初我告訴你,第一個到達第一世界終點的,會是一個名字與你諧音的玩家,你不信,可結果呢?”

“不,那不是命!!!”墨云尊者的內心仿佛被一只無形的大手死死抓住,而他則拼命地在那里掙扎,“那只玄武,肯定是你故意安排的!那一定不是什么命運!!!”

當時在第一世界,如果沒有意外,第一個抵達終點的肯定應該是李秉;可是,墨韻卻莫名其妙地得到了一只玄武的幫助,反而在最后關頭趕超了李秉。而且,李秉當時竟也非常莫名其妙地沒有對墨韻出手。

“那就是命!”主腦系統肯定道,“命運的冥冥大手,早已經艸控了一切的過去、現在、未來;無論你如何努力去改變,未來就在那里,不會因為你的掙扎而變動分毫。你會掙扎,那是因為命運注定了你要掙扎,你不掙扎,也是因為命運注定了你不會掙扎,這一切,都是因為命;包括你今天站在這里跟我說這些,包括我跟你說這些,都是命,全都是命!”

“我不信!”墨云尊者瘋狂道,“難道這個世界里的我們,遇見這個世界以外的人,也是因為命嗎?”

“是!”主腦系統毫不猶豫答道。

一陣瘋狂之后,墨云尊者忽然沉默了下來,一聲不吭地站在了主腦系統的身后。

主腦系統遙遙俯瞰《拔刀》世界,眼中浮現了無比復雜的“道”的軌跡。

“命運剛剛還告訴我……”主腦系統輕輕回頭看向墨云尊者,語氣很淡,“……今天你要死。”

“是你要死吧!!!”

墨云尊者聞言身形一滯,然后突然爆發。

“咻——”一道絢爛的劍光直接攻擊向了主腦系統。

“殺了你,哪還有什么命!?殺了你,我就可以離開這個虛幻的世界!!!”墨云尊者怒吼著,瘋狂地攻擊向主腦系統。

“嘭!”

絢爛的劍光攻擊在主腦系統身上,沒有出現任何的效果,哪怕這明明只是主腦系統的一個化身而已。

“我說過,命運剛剛告訴我,今天你要死!”主腦系統的表情沒有意思的波瀾。

“這不是命運!”墨云尊者吶喊,“只要你不殺我,命運告訴你的,就是假的;而你,也就超脫了命運!”

主腦系統一笑:“可是……我就想殺你!不對,是命運就想讓我殺你!”

墨云尊者聞言,心里大呼不好,身子更是條件反射姓地拔腿就跑。

“跑!?”主腦系統嗤笑一聲,“這里是我的世界,你往哪里跑?”

主腦系統說話間,墨云尊者便發現自己的身子,正逐漸回歸為能量粒子流;飛逃中的身影不斷地化作能量粒子流,非常地絢爛、好看。

“要死了嗎?”墨云尊者明白,自己再怎么反抗,都是徒勞的;在《拔刀》的世界里,主腦系統就是一切!

“死了也好!”最后一切,墨云尊者心中吶喊,“既然離不開這個世界,倒不如死了干脆,也免得活著拖累了別人……”

最后一個念頭落下的時候,墨云尊者已經完全湮滅成了能力粒子流,回歸到了《拔刀》世界的本源當中。

……………………

幾天之后,現實世界,京城內一處隱秘的實驗室。

“魂殤!魂殤!”殷寂言焦急跑進來,大聲喊道。

實驗室的那些守備軍人剛要出聲喝止,但一看是殷寂言,一個個就又縮了回去。

殷寂言,即便在現實世界中,也是一個惹不得的人。

“干嘛呢干嘛呢?”魂殤很是不高興。

自己的一個計算正進行到關鍵之處,卻被殷寂言如此粗暴地給打斷了。如果換成其他人,魂殤恐怕要氣得直接槍斃掉那人了;可對殷寂言,魂殤也是沒有任何法子。

“墨云不見了!”殷寂言焦急道,“游戲里沒有墨云尊者這個NPC了,是不是你已經把他弄到現實里來了啊?”

“弄到現實里來?”魂殤搖頭,“我哪有這本事在啊!我早就跟你說過,NPC是不可能穿梭到現實中來的,哪怕讓這個《拔刀》都崩潰掉,都沒有辦法幫你實現!”

“啊?墨云沒有到現實里來?”殷寂言一愣,“那墨云哪里去了?我怎么都找不見他了啊!你幫我找找好不好?”

“行吧,你先回去吧,我會幫你找的!”魂殤應承了下來。

得到了魂殤的答應,殷寂言才情緒稍安,而后失魂地離開了實驗室。

殷寂言離去良久,魂殤方才重重地搖頭嘆氣:“墨云?……從此再也沒有墨云這個NPC了……”不過這一切,魂殤并沒敢告訴殷寂言,“給她留個念想,或許也是一件好事吧!”

……………………

墨云尊者的消失,并沒有給《拔刀》世界產生任何的影響。不過,此時正散步在太虛城主街道上的李秉,心情卻是無比糾結的。

“我!了!個!去!”

看到《拔刀》最近更新掉的各項內容,李秉非常肯定,主腦系統絕對是在針對自己。

“我們記者本就是弱勢職業,現在居然還削弱成這樣!”李秉憤怒得很,自己好不容易混成了無敵記者,這一更新,就直接把自己從神壇上拉下來了,“削弱記者也就算了,削弱補天石和神級自爆技能,這又算怎么一回事?……”

李秉完全看明白了,這次更新,主腦系統純粹是沖著自己來的啊!

這一天里,李秉都不知道罵了主腦系統多少遍了,可仍很不解氣。《拔刀》十幾億玩家,主腦系統偏要針對自己來,李秉能不郁悶嗎?

好在,雖然被削弱了不少,但李秉仍是《拔刀》里絕對無敵的存在;只是相比前陣子的那種絕對無敵,確實已經弱了很多。

“主腦系統你夠狠,等哪天我成為神級記者了,一定要去跨區戰把所有超級神器都換購過來,全部收入囊中!”李秉恨恨想到。

不知不覺間,李秉走到了太虛報亭附近。

“咦,這里怎么來了一個新的乞丐?額,這乞丐還怪慘的,被人打得鼻青臉腫的……”李秉將目光投向了一旁的老乞丐,“難不成是因為和這個老乞丐搶地盤,所以被打成了這樣?”

看到這一幕,李秉愈發覺得如今游戲里真是寸土寸金啊;想到自己當初趁房價低,在太虛城里買了不少的房,李秉還是相當得意的。

就在這時,李秉忽然看見,自家師父竟從報亭里走了出來,給這新來的乞丐送了碗飯上去,然后便做賊似的回到了報亭當中。

“額?我這無良師父,什么時候也改做慈善了?”

懷著疑惑,李秉走進了太虛報亭。

“師父,我可從沒見過你給乞丐送飯啊!”李秉笑道。

“給乞丐送飯!?”記者職業導師老頭雙目一瞪,“別亂說話!外面的,是你的師祖大人!!”

“師祖大人!?”李秉一愣,“我的師祖大人,不是神級記者嗎?不是和華夏區的帝王都平起平坐的嗎?怎么可能是……”

后面的“乞丐”兩字,李秉沒有說出來。

“確確實實是你師祖大人!”老頭臉上有著悲慟,“游戲更新了,我們記者被削弱了,你的師祖雖然還是神級記者,但卻再也沒有以前那么無敵了!”

“沒有以前那么無敵了!?”李秉只知道,《拔刀》的這次更新,只簡單帶了句“削弱記者職業”,卻沒有具體說到底削弱了哪些內容;現在看來,神級記者也被削弱得相當厲害啊!

“沒錯!”老頭悲涼說道,“想你師祖當年,是縱橫華夏區無敵的存在,連帝王見了他都要禮讓三分;正因為無敵,所以這些年來,你師祖他有意無意中得罪的人太多了,據說以前還睡過帝王的幾個寵妃。以前你師祖實力強橫,就算做事再怎么過分,也沒人敢說什么;只是如今……”

李秉頓時了然——連帝王的老婆都敢睡,現在變弱了,當然要被人打成狗了。

只是這種話,李秉卻是不好說出口的,畢竟對方是自己的師祖不是?

而就在這時,報亭外忽然喧囂聲大作。

“哈哈,你以為你躲到這里就安全了!?”一道霸道囂張的聲音響起。

李秉的師祖、曾經華夏區里縱橫無敵的神級記者一見到來人,就跟老鼠見了貓似的,連場面話也不敢留一句,拔腿就跑了。

“站住!”

…………

時間是永駛的;兩年后。

有些人是打壓不住的;就像李秉,哪怕職業被削弱了,裝備被削弱了,技能被削弱了,但是,李秉仍是《拔刀》中絕對無敵的存在。

“終于晉升為神級記者了!”經過兩年的不懈努力,李秉終于從60級升到了70級,而職稱也從城市級記者晉升成為了神級記者。

本來李秉升到70級是絕對不需要這么久的,但記者職業被削弱后,分身使用“拍照”技能獲取到的經驗值被降低了一大截。是以,李秉才整整升了兩年。

“神級記者,哪怕被削弱了,但果然還是很強!”

神級記者,不但擁有了攻擊力,而且更變態的是,在一個叫“真相掩飾”的技能的保護下,就算攻擊了別人,也不會被判定為攻擊。

也就是說,只要判定等級比別人高,神級記者就可以放開攻擊,完全不需要擔心被人殺。

“不過最最關鍵的,還是學到了‘不可活’這一技能。”“不可活”,可以讓神級記者秒殺掉一切實際等級不超過自己的玩家、寵物以及坐騎,不過對野生的怪物無效。

“蛋蛋!”李秉喚道。

“唧唧,唧唧!”蛋蛋歡快地叫了起來,它等這一刻等得實在太久了。

“用這個技能,我應該就能把你殺掉了!”李秉道。

“唧唧,唧唧!”蛋蛋迫不及待地求死。

因為懷疑自己以前還在蛋里的時候,很可能因為貪吃把自己的小JJ給吃掉了,所以蛋蛋非常想死掉一次;因為死掉后重新復活,身上的零部件自然就都會重新長出來了。

不過一直以來,卻都沒有誰能殺掉蛋蛋;為了求死,蛋蛋甚至深入過滿級超級神獸的地盤,可最終還是沒能死成。

而這一刻,蛋蛋終于看到了“死的希望”。

“唧唧!唧唧!”蛋蛋迫切地催促道。

“行了,知道了,別叫!”李秉知道蛋蛋求死心切,直接對蛋蛋釋放起了技能“不可活”。

一道玄妙的光芒照射在蛋蛋的身上,緊接著,蛋蛋就被秒殺掉了。

“終于死了!”連李秉也為蛋蛋感到高興——想死一次,真心不容易啊!

然后馬上,李秉便將蛋蛋從寵物欄里復活了過來。

“唧唧,唧唧!”復活后的蛋蛋,忙不迭地扒開自己的胯下看了起來。這一看,蛋蛋頓時熱淚盈眶——這是激動的淚水!

“唧唧!唧唧!”有了!終于有了!

李秉安撫著蛋蛋的腦袋,告誡道:“記住了,以后別再貪吃了!”

…………

不過不管什么游戲,玩得越久,就越是會讓人感覺到枯燥;《拔刀》同樣也不例外。

幾年《拔刀》玩下來,李秉也確實有點膩味了,甚至偶爾還會回去緬懷一下以前的電腦游戲。不過不可否認的,《拔刀》已經成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存在了;進入《拔刀》可以不是為了玩游戲,而是純粹地為了吃喝甚至約炮。

有著安全、隱蔽、無后遺癥等優點,《拔刀》成為了當之無愧的新一代約炮軟件。

有時候李秉甚至會在那里想,幾年、幾十年后,《拔刀》的游戲功能會不會徹底地退化掉,然后變成一款純粹的聊天休閑工具啊?就好像手機的用途一樣。

其實,像“拔刀”專屬手機的研發,正是推動著《拔刀》朝著這一方向發展。

當然,《拔刀》的功能可比手機要強大多了;要知道,在《拔刀》中見面,可和在現實中見面幾乎沒有任何區別。

“火柴,下線做飯了!”

幾年時間過去,李秉和賣火柴都已經從大學里畢業,并且也已經結婚。

“你去!”賣火柴非常簡潔明了地回了李秉兩個字。

“不!”李秉掙扎道,“明明說好了你一個月做一天的,這個月我都已經做了30天了……”

“反正都做了30天了,你再做一天怎么了?”賣火柴毫不留情說道。

“……”

“要么你也別做了,我們喝點營養液算了,回頭再到游戲里吃點好的……”

“算了,還是我做吧……”

李秉最后還是屈服了。

……

有一樣東西,李秉一直搞不明白到底有什么用,那就是他在第三世界那片浩瀚星空當中得到的那張邀請函。

直到有天,魂殤在現實里找上了他。

“這就是主腦系統嗎?……”李秉被魂殤帶到了一個非常隱秘的基地當中,看著眼前這個人腦模樣的摩天大樓,李秉驚嘆道。

“沒錯,這就是《拔刀》的主腦系統的實體!”

透過摩天大樓透明的“墻壁”,李秉可以看到一條條似曾相識的色彩斑斕的“線”。

這些線,李秉曾在時間暫停的時候見到過,這,就是《拔刀》世界的“道”。

“這些線型很美吧!”魂殤感嘆道,“我完成主腦系統的研發后,就任由主腦系統自行演變出了一個世界來。游戲世界倒是衍化得很不錯,美輪美奐,而且處處貼合邏輯;只是不知道為什么,現實中的主腦里,竟衍化成了這番模樣……”

“這些線,我似乎在游戲里見到過!”李秉道。

因為時間暫停之于李秉而言,就如同一個夢境一般,所以李秉自己都不敢肯定,自己究竟是不是真的見到過這些。不過,李秉敢肯定,心中那似曾相識的感覺,卻是不會有假。

“哦?”魂殤有些驚訝,不過隨即道,“可能是你的錯覺吧!”

“哦……”李秉不置可否。

“不過你會有這種錯覺,也是正常的!因為你真的可能在游戲里的一處,看到過這些線的一小部分。”魂殤說道。

一小部分?——李秉依稀記得,自己在夢境里看到的,和眼前看到的似乎沒多大區別啊。

“這里面的其中一根線,你肯定認識。”魂殤指向其中一根線,說道,“這根——它,就是封神殿里的遠古巨樹的本體!”

“啥!?”李秉一驚。

遠古巨樹的存在,一直是一個迷;畢竟,在游戲當中,一只明明只有50級的怪物,竟會比滿級的超級神獸都強,這不能不讓人感覺到奇怪。

“其實,這遠古巨樹,只在我們華夏區的封神殿里有,其他大區的封神殿里,是沒有的。”

“哦?”李秉看向魂殤,示意他繼續說。

“這是我強行干擾主腦系統,強加到游戲里去的,算是我留在游戲里的一個后手。”魂殤道,“不過我也沒有想到,那棵遠古巨樹竟會進化得如此巨大,甚至還衍化成了這些‘線’當中的一根。當初我想收服遠古巨樹,卻發現一旦收服的話,那這里便會少掉一根‘線’,然后整個《拔刀》就會崩潰掉!……早知道是這樣,當初我也就不白費那個功夫了!”魂殤感嘆道。

“額……”李秉驚了半天,最后歸納成了三個字,“你好強……”

“嘿嘿,這是必然的!”魂殤恬不知恥地承認了,“我敢肯定,這主腦系統,絕對是二十一世紀最偉大的發明,沒有之一!而你要知道,這項發明,是我……”

“行了,別廢話了!”李秉才沒閑工夫在那里聽魂殤扯皮,“說吧,你找我來這兒,到底有什么事?”

“事情就是……”魂殤引著李秉來到了一扇緊閉著的大鐵門前,“就是它!”

魂殤一個響指,大鐵門應聲自動開啟。

透過緩緩開啟的鐵門,李秉驚愕地發現,鐵門里面,竟然有一只巨大的……變形金剛。

“哈哈哈,嚇住了吧,看你這驚訝的表情,簡直如床上的熟婦一般銷魂!”魂殤大笑了起來。

巨大的變形金剛泛著猙獰的金屬光澤,李秉確信,這只變形金剛,絕不只是賣相威武這么簡單。

“你是地球人嗎!?”李秉忽然盯著魂殤。

李秉實在無法想象,為什么魂殤竟能一件又一件地發明出超越這個時代的產物來;李秉真想將魂殤的腦袋切開,看看里面都長的些什么,是不是也跟剛剛的主腦系統一樣,是一根根的“線”。

“不是!”魂殤沒好氣地說道,“我來自M78星云……”

“星你妹!”李秉罵道。

“好了,我來介紹一下這個大家伙吧!”魂殤道,“這臺機甲,毫無疑問,是本世紀第二偉大的發明。同樣的,這個偉大的發明,也是出自于偉大的我……”

“帶我來看這個干嘛?”李秉直接打斷道。

“試駕!”魂殤道,“我只給擁有邀請函的人提供試駕的機會!”

“額,你知道我有邀請函啊……”李秉驚訝道。關于邀請函,自己可從來沒和魂殤提起過。

“廢話!”魂殤再次沒好氣地罵道,“這個邀請函,是我精心設計到游戲當中的;我一直監控著這張邀請函,看誰會得到。沒想到,最終得到邀請函的人,竟然是你——上吧,試試你的新座駕!”

“這機甲有什么用啊?”李秉其實是在問——這機甲,究竟有多強的威力啊?

“這個世界上,找不出能夠破壞它的武器來!”魂殤驕傲道……

不知為何,在和魂殤說話的時候,李秉的目光總是不知不覺地被主腦系統里的那些“線”給吸引了過去;甚至李秉感覺,即便自己不去看這些“線”,這些“線”都會直接映射在自己的腦海之中。

忽地,李秉的腦海似乎將所有的線型都牢牢地記了下來。當李秉再度看向腦海里的這些“線”時,他看到的,就不再是一些“線”了,而是……屬于未來的軌跡。

也就是命運!

命運的軌跡,竟然在李秉的腦海當中纖毫畢現。

李秉將目光重新投向機甲,看到的,卻是一條巨龍正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崛起在世界的東方。李秉還看到了一些宵小之徒不知死活地挑釁東方巨龍的威嚴,也看到了東方巨龍不再沉寂,而是憤怒地……

拔刀!

……

全書完。

魔法糖果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