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杜家九妹,各道圣物
作者:封塵女子 更新:2019-08-09

之后,兩女匆匆上樓,不多時又下樓來,行至蕭蕭二人身邊,道:“蕭公子,我家小姐請您上去敘話”

“我?這是為何?”,蕭蕭一愣,不解問道。

“之前為酒取名,正是小姐今日所出之題,公子取名為‘恕難從命’正合我家小姐之意”,一女笑吟吟地回道。

“原來如此”

蕭蕭這才明白過來,轉首見鄒變一臉輕挑的笑容,其余人尤其是琴棋書畫四道公子則是憤怒又嫉妒的目光,蕭蕭不由暗自苦笑,心欲拒絕,隨之又有所想,遂有些歉意地對鄒變道:“鄒兄,我想去會會這位杜家九妹,這里......”

“蕭兄,盡管放心的去,我在這里等待蕭兄凱旋歸來,你可莫要使為兄失望”,鄒變瞇起眼,意有所指地笑道。

蕭蕭輕笑不語,轉首對二女道:“可否為鄒兄來些好酒好菜?”

“當然可以”

隨后,一女為鄒變去取好酒好菜,蕭蕭懷抱靈兒隨另一女之后,在諸人復雜的目光下消失于入口處,上得五樓。

迎面即是一陣淡淡的脂粉之香夾雜酒香,入目古書陳列,左右畫屏,之上青山綠水賞心悅目,畫屏前端莊嫻靜坐一黃衣女子,輕紗遮掩,不見真容,然則身材曼妙,正值動人,雪腕半露,纖指拈花。

“小姐,蕭公子帶到”

少女欠身對那女子道句,而后轉身下樓。

蕭蕭無絲毫客人之心,未待女子出言,自顧自地坐于那女子對面,將懷里的靈兒放于身邊,之后徑自端起桌上的酒壺斟上一碗,輕抿一口,不由贊道:“真是好酒,不知這又是何種酒?”

“無可奉告”。那女子淡淡言道。

“無可奉告?這名字取得好,與之前那‘恕難從命’可是有異曲同工之妙”,蕭蕭點點頭,一本正經地道。

“沒想到傳說中的大秦儒道奇才,說話竟這么有風趣”。女子不由失笑道。

蕭蕭含笑未語。沉吟少許,笑問道:“不知姑娘此次使我上來有何事情?難不成姑娘只是想目睹下吾之風采,以觀吾是否與傳說中那般?”

“是又如何?小女子確實對你有那么幾分好奇”。女子笑回道。

“若是如此,恐怕會讓姑娘失望,恕在下直言,我與世間凡夫俗子并無異處,也無稀奇,姑娘還是不要好奇的好”,蕭蕭輕笑道。

“是人都會有奇處,而無奇卻是甚奇,你說是也不是?”。女子笑問道。

“如姑娘所言,是人即有奇處,如姑娘之于酒,只是其奇歸其奇,不是我之奇,我又何必生奇?”。蕭蕭意有所指道。

“如此說來,你對我從未起過絲毫的好奇之心?”,女子問道。

“未之有也”,蕭蕭回道。

“難道你一點都不好奇?”,女子有些不甘心地問道。

“有什么可好奇的?”。蕭蕭似有不屑地道。

“比如......比如我之容貌,你難道不想知道我長什么樣子?到底是美是丑?”,女子又問道。

蕭蕭莞爾一笑,道:“你我適才不是已經見過?姑娘確實美貌動人,既已見過,又有何奇?”

“你我見過?”,女子微微一愣,疑惑道:“哪里見過?我怎得不知?”

“在夢里,確切說是在之前的幻境中”,蕭蕭笑道。

“原來如此,不過你怎么確定你在幻境中見到的那名女子正是小女子我?”,女子笑問道。

“直覺”,蕭蕭道。

“我只聽說女人的直覺一向是準,卻從未想到你也相信直覺一說,那你是十分相信你的直覺?”,女子似笑非笑道。

“這......”,聽到女子此言之中的戲謔之意,再觀其神態舉止,似乎此事并非如蕭蕭所料那般,不由有些遲疑不定。

見到蕭蕭此狀,女子嬌笑道:“此時你是不是終于對我升起幾分好奇之心?”

“確實有那么一些”,蕭蕭摸摸鼻頭笑道。

女子亦是嬌笑少許,隨后無言,動作萬分優雅華貴地緩慢解下遮顏的輕紗,其姣好容顏,猶抱琵琶半遮面般一絲絲盡現蕭蕭眼底,蕭蕭不由覺得驚為天人,暗自嘆賞。

但見:

美目碧長眉翠淺,

凝眸似水剪心愁。

一曲清幽繞眉梢,

一抹華云映雙腮。

正所謂:

芙蓉如面柳如眉,

淡施朱粉麗嬌顏。

動人之處仙子笑,

消魂正值回頭望。

回頭望,恰似柳搖花語潤初研。

潤初研,堪稱紅杏萬花露凝香。

露凝香,莫等云消雨過才斷腸?

有道是:

人心本凡心,

生來明如鏡。

若非隨性遷,

何故惹塵埃?

又道是:

女兒如花才戀花,

花開花謝心似酒。

春來花發女兒紅,

秋盡花殘顏色故。

酒醒只在花前坐,

酒醉還來花下眠。

但愿老死花酒間,

不愿鞠躬車馬前。

后道是:

修士重道輕別離,

道家女兒復如是。

倚欄孤酌無語時,

沈醉難眠守空樓。

人道有情方成道,

無情忘于紅塵中。

惟愿身處離朔間,

夢幻泡影總歸情。

蕭蕭生平見過不少姿色佳人,而入杜九妹者卻少有之,其顏色固不比仙兒姐姐與柳晨露者,卻也不遜色于秦知畫顏復雪者,尤其是其神與態,行動間嬌柔嫵媚,一顰一笑間含嬌凝嗔,眉目流轉間流露出萬種風情,尤為動人,然而此種舉措卻非故意為之,而是自然流露,似乎此種風情與生俱來。天生媚顏媚骨,頗有風塵女子的放蕩不羈之感,只是蕭蕭總覺得此女與尋常女子有異,卻也一時半會兒難以言表,縱然向來秉承非禮勿視的圣人哲言。卻是不留痕跡上下視之。欲從中觀出些端倪來。

“蕭公子可是首次見過我真容之人,可否覺得萬分榮幸?”,杜九妹含嬌細語問道。

“榮幸是應該的。只是說到此事,我倒是有那么幾分不解”,蕭蕭笑問道:“既然姑娘從不以真容現世,此番卻為何破例?”

杜九妹笑道:“對于蕭公子身邊之事我也聽說不少,六七位佳人左右縈繞,卻也未見蕭公子有所動心,足見蕭公子并非貪戀美色之人,今日以真顏相見,除此之外。我想日后你我之間不免多會有事,此時坦誠相待倒也省去日后彼此之間的不少疑忌”

“不知姑娘何出此言?”,蕭蕭眉頭一挑,問道。

杜九妹輕笑不語,輕抿小口茶水,隨之抬首瞥向蕭蕭。似笑非笑道:“那敢問公子此次來見我,難道只是想一睹吾之真容,來慰藉好奇之心?”

“姑娘的意思可是說在下還有別的來意?”,蕭蕭問道。

杜九妹又是無語,這才轉首視向蕭蕭身邊的靈兒。目泛亮光,笑問道:“這可是傳說中的先天靈體?”

“不是”,蕭蕭頓時有些不悅地道。

杜九妹并未作氣,再未提及靈兒,只是似有深意地直視蕭蕭少許,而后有意無意道:“聽說公子還有兩位異姓兄弟,一人好賭,一人嗜酒......”

見杜九妹并未因己之不悅而不悅,遂心生歉意,起身作揖,道:“實不相瞞,在下此次來訪,確實是為向姑娘討教一些關于酒道之事”

杜九妹嘴角輕輕上揚,道:“真是如此,還是欲為你的兄弟日后謀一條出路?”

“這......這......或許二者兼有”,蕭蕭臉蛋微微泛紅,顯得頗為不好意思。

“那你可知杜家酒道可是從不外傳的?”,杜九妹戲謔地道。

“這......自然曉得,只是......”

說到這里,蕭蕭話語微頓,想起之前杜九妹所言日后二人之間會有不少事,遂話音一轉,抬首笑道:“我想以姑娘之清高,定然不會與一從未相識之人相見,即使此人是如何得出類拔萃,姑娘以為如何?”

聞言,杜九妹神色一怔,不由再次上下凝視蕭蕭良久,這才頷首笑道:“有件事確實需要蕭公子出手相助”

“原來如此,我道是姑娘為何會說你我日后會生事,原來是合作之事”

奪回主動權的蕭蕭暗自松口氣,回到座中,隨之疑惑道:“但不知是何事連姑娘都難以為之?”

杜九妹收斂此前神色,而變得頗為凝重,微有頓首,而后問道:“你可曾聽說上古之時百道之中各道多有圣人之物,圣器?”

蕭蕭略微頷首,未有言語,待其下文。

“只是自四道之戰,各道圣人紛紛隕落之后,那些圣器或遺失或廢棄或化為塵土,然其后卻有不少家族于遠古戰場中尋到圣人先祖之物,正如當今這儒道八門”

“儒道八門我倒是聽說過,只是從未聞說其門內有圣器”,蕭蕭搖首道。

杜九妹投于其鄙視之色,之后凜然道:“君學仁庸琴棋書畫八門如今各自坐擁先祖圣物,君子之劍,仁者之槍,學者之書,庸者之墳,琴道伏魔琴,棋道混天棋盤,畫道山河社稷圖,書道諸神帖,雖未有見識,卻聽聞各自有毀天滅地之威力”

“儒道八門,八件圣器,真是難以想象”

蕭蕭不忍暗自咋舌,心頭震驚莫名,震驚過后,不解問道:“可這與我相助你之事有何關聯?”

杜九妹正色道:“先祖亦曾有件圣物,遺落在遠古戰場之內,我族前輩先后多次入遠古戰場尋其下落,卻如大海撈針,一直苦于無果,直到在上一次的百道論道之上,祖父才于遠古戰場中尋到有關圣物的些許蛛絲馬跡,只是礙于當時修為低下以及孤身形勢,遂不宜亦不可得,然而豈料此消息不知如何傳得外人耳中,各家族甚至儒道八門在內都是心有覬覦而蓄意已久,試圖借此次百道論道開啟遠古戰場之際,奪取先祖圣物,而家父此次委以余重任,不惜一切代價,勢必取回這先祖之物!”

“遠古戰場......那可是圣物,以我二人之力怕是難以抵擋諸多百道子弟,欲得圣物談何容易?”,蕭蕭眉頭緊鎖,喃喃自語道。

杜九妹神秘一笑道:“不是還有陰陽道鄒變與武道柳晨露?”

“你如何斷定二人會與此事?”,蕭蕭問道。

“陰陽道鄒變不必多說,以其所修之道定然早已觀出你是具有大氣運之人,才會與你結交,到時不隨你左右才怪,至于柳晨露......以蕭柳兩家的關系,亦不會坐視不理”,杜九妹笑道。

“我的事情你倒是知曉甚多,只是你還未問過我是否會答應此事”,蕭蕭笑道。

杜九妹若有若無瞥向靈兒,道:“你若是想奪得此次百道會盟之首,遲早會與各道天才弟子交手,是否相助于我亦是如此,然而若是助我取得先祖圣物,那你蕭蕭有恩于我杜家,我杜家欠你蕭蕭天大人情,到時理所應當傳授你兄弟酒道”

聞此,蕭蕭思慮良久,之后心有抉擇,道:“我應下此事,只是還有一事好奇,敢問那到底是何圣物?”

“血玉琉璃樽!”

ps:

投簡歷,找工作,畢業實習,寫報告,作畢業設計,寫論文......

忙啊......

魔法糖果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