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襲(1)
作者:清瀾皓月 更新:2019-10-15

我在涼亭里看書,下人匆匆而來,告知四小姐回來了。

四姐姐?她不是在去年就病死了么?我們到漠北不久就得到消息。

我把書放下,隨來人到客堂,當真看到活生生的四姐姐,比幾年前那個生活優容的少婦憔悴了些,還有她的小女兒。一家人簇擁著她在說些什么。看到我進來,大嫂笑著說:“四妹,還認得十一么?”

我上前喚了聲‘四姐姐’,她站起來,扶著我的肩,“上回看到還是個拿著線軸滿院子跑著放風箏的小姑娘呢。這都成大姑娘了。”一邊引來旁邊的小女孩,“快,這是你小姨。”

“小姨好,我叫彤彤。”

“彤彤真乖”翠儂在身后遞上一串東西,我接過來交到彤彤手上,“這個拿去玩。”是一串百合狀的銀錁子。

清裕坐在老爺腿上說:“我也有,我也有,彤彤姐姐,你看。”說著把他那串魚拿出來獻寶。

四姐姐笑著說:“十一還真是想得出來。”

我看到她的笑里有絲勉強,左右看看,她的長子沒有來。

大嫂三言兩語把方才的談話說給我聽,四姐姐沒有病死,是被夫家關到地窖里,抬出去的棺木是個通房丫頭的。

我明白了,現在正在清查安王余孽,想來她的夫家榜上有名。安王同燕王父子兩個月前就已經賜下鴆酒歸天了。不過他當政那么多年,也有余黨沒有除盡。

新帝登基,四姐姐被放出來,一家人求她保命,她余怒難消。只因他們不是為救她性命,而是留下她一條命,萬一六哥勝了可以保命。在當時,卻是依附逆賊,還把她一雙兒女劃到旁人名下。

只是雖然余怒難消,可畢竟有十來年的夫妻情分在,又有一雙兒女,四姐姐便帶著女兒上京來了。兒子則被留在家中。

想得可真周到,怕我們家只管她們娘仨,所以還留個人質。

大嫂說完,老爺開口了,“雖然他們不仁,但到底沒把事做絕了。何況還有我的外孫子,十一,你就陪你四姐進趟宮吧。”

“是。”我答應下來,四姐姐便起身。彤彤牽著她的衣角不放,四姐望著我。

“厄,帶上吧,到時不行就讓她去抱著皇上的大腿哭。”我說完,老爺也點頭,四姐為難的說:“她膽子小,怕是不敢。”

我蹲下身,“彤彤,想不想救哥哥、還有你爹他們?”

彤彤點頭。

“那別的都不用你做,你就哭,會么?”

她抬頭看看四姐,然后小心點點頭。我便抱了她往外走。既然是四姐的事,老爺也開了口,那我就沒有推拒的道理,先去秋夕宮找姐姐,然后請皇上過來吧。

馬車起動,四姐問我:“十一,那個賢妃,我一點印象都沒有了。”

我這才想起,她們雖然是同父同母,但四姐姐大上幾歲,各自有各自的院子,等姐姐長到*歲在太太屋里伺候時,她已經在待嫁了。

“血脈相連,到時你一看就能認得。再說皇上,聽說那時還老跟在你身后呢。”

四姐姐苦笑,“那會兒哪曉得他不是親兄弟啊,不過小時候我是很疼他。”

魔法糖果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