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有點幽怨
作者:四靈圣使 更新:2019-10-13

  遙想著女兒家的最美,是溫柔善良的心扉,如千百年不曾忘卻,都是這一絲芳紅如翡翠。是少女的往昔最美,是美麗而清幽的滋味。

  夢茹被蕭羽抱在懷中,溫柔的依偎著蕭羽,一分慈愛,一分情意。雖然說害怕再次輪回往生,卻也不能貪慕求生。若是在最危難的時候離去,那樣子便是以后,夢茹自身也難以原諒自己。

  蕭羽抱著夢茹,這么坐在清幽別園的石凳方桌邊,看著姐妹們多有在一起嬉鬧玩樂,蕭羽有了淡淡的欣慰笑容。難得今生之下,得遇這么多心地善良,真心情意的女子。

  在危難之時,她們沒有一個人選擇離開,數十年的修為,數十年的青春,都能夠忘卻拋下,只為跟隨他的身邊,不離不棄,蕭羽有了淡淡的笑容。

  明天之后,生死磨難,那碧水湖之中的神秘力量,凌天和焚天所說的,非人力可以抗衡絲毫,也只有世間的兩件奇異神兵,可以解除那股神秘力量。

  玉玲瓏已經隨著蘭心,消失在了碧水湖之下,落月令雖在,他卻是并不準備帶走落月令。據凌天和焚天所說,碧水湖深不可測,說是數萬丈之深都一點也不為過,甚至是那根本就是個無底深淵,沒有盡頭。

  他不能將唯一的一個落月令,帶著下去碧水湖,倘若此次失敗,到時候還可以轉世歸來,留下落月令便是留下了一個后路。想著這些,蕭羽看了一眼,月神此刻正在蓮花池塘之中,和白媚幾位姐妹閑聊說笑。

  蕭羽心下一番深思,決定此次不帶上月神,留下月神在飛天閣,留下天卷三冊給月神。倘若此次進入碧水湖之中失敗,到時候歸來之下,也可以找到月神,再次修行完天卷,找尋姐妹們歸來。

  蕭羽心中沉沉思緒,若是將此決定告訴月神,只怕是,月神也不會應允。若是不告訴月神,明天清晨之下,帶著姐妹們離去,留下月神一個人留在這里,那樣之下,會傷到月神的心。

  思緒前后,蕭羽難以抉擇,究竟該不該將月神留下,該不該讓月神如負千金重責。這一切,乃是他的職責,蘭妹和師姐們的事情,也是他的責任,那么又怎能將那些重擔,都留給月神來負擔。

  思來想去,蕭羽也不知道,該怎么和月神說明他的打算。抱著懷中的夢茹,轉頭看了看蓮花池塘之中,月神和白媚幾位姐妹,戲水玩樂,蕭羽低低的有感慨嘆息。

  夢茹坐在蕭羽懷中,聽的蕭羽有低低的無奈嘆息,夢茹在蕭羽懷中轉過身子,關切的柔聲說道:“羽兒,你不要擔憂那些,你有靈神劍,還有這些神兵守護,我們都會沒事的。”

  蕭羽聽著夢茹關切的開釋,他倒是并不太過擔憂,畢竟就算說是九死一生,碧水湖,他也是必然要進入的。蕭羽目光深深的看了看夢茹,淡淡的搖了搖頭,不多解釋,只是將夢茹又輕輕的擁到懷中。

  “夢兒,我能告訴的是,碧水湖的事情,我雖然沒有一絲把握,卻并不是膽怯生死。只是卻要留下一絲機緣,若是今世罹難,再次轉世之后,也會留得一個找尋復活她們的機會。”

  這么淡淡說來,蕭羽伸手,輕輕撫摸著夢茹溫柔的臉頰,多有感慨。“夢兒,你可能夠想到,我有何打算……?”

  夢茹輕柔笑了笑,柔聲說道:“羽兒,你的心思,夢兒哪里能夠猜到的,夢兒又不是你的姐妹們,她們可以和你心意想通,同心同源,夢兒又不可以,你要問還是得去問你的姐妹們……。”

  蕭羽聽著夢茹的這般話語,這話語雖說并無他意,蕭羽卻是聽出了一些意味。蕭羽伸手,這么多有憐惜疼愛的輕輕撫摸著,夢茹溫柔的玉顏,淡淡的反問著說來。“夢兒,你可知道,在我的心中,自從你愿意跟隨的那一刻起,我的心里,你便是和姐妹們一般無二,不存在對你有冷落輕看……。”

  夢茹感受著蕭羽這么疼惜愛憐的撫摸著她的臉頰,夢茹輕柔白了蕭羽一眼,他說的那么好聽,先前還不是根本沒拿她當作親人,什么事情都瞞著她也罷,還忍心拋下她。

  夢茹這么想來,雖說是也能理解蕭羽,卻是沒由來的,就一陣醋意,更是有一點心酸。白了蕭羽一眼,夢茹也不再說什么,從蕭羽懷中起身來,有了一些不知所謂的莫名心緒。

  蕭羽見夢茹從他懷中站起來,目光多有空洞,蕭羽知道,夢茹有些心事,也或許那些心事,有多少的,其實都是多有辛酸。這其中,也或許便是在想著女兒葉凝,也或許在想著青春長生,也或許在擔憂九幽地府,也或許在埋怨他的欺騙……。

  蕭羽有淡淡的感慨,也是當年不該那么欺瞞夢茹,也是前次不該那么拋下她們母女。對于夢茹,蕭羽有多少的憐惜疼愛,也還有多少的都是深深的虧欠。

  蕭羽伸手,將夢茹又擁到了懷中,輕輕抱著夢茹,低低的說道:“夢兒,你的心里,我能夠知道,這么多年來,我明知道你的心愿都是那些,卻是對你欺瞞,讓你的心里多有對此幽怨。”

  抱緊了懷中的夢茹,蕭羽為夢茹,也許下了今生的誓愿。“夢兒,我對你有諸多的虧欠,這里,我為你許下今生的誓愿。不管來日如何,不管生死如何,我都會真心待你,守護你生生世世沒有苦難,不管是誰,欺負傷害你的,都要下地獄。”

  夢茹被蕭羽這么抱著,又聽的蕭羽為她許下誓愿,夢茹卻沒有什么歡心之情,只是淡淡的說道:“羽兒,你把夢兒松開吧,你的心意,夢兒領下了就是,你要是沒什么事情,夢兒想要獨自去一邊靜一會……。”

  蕭羽卻是并不松開夢茹,夢茹見此,有些心煩的推了推抱著她的蕭羽,卻見蕭羽還是不松開她,夢茹不僅有些怒氣的,狠狠咬了蕭羽的雙手一口。

  這么咬了蕭羽的雙手,夢茹見到蕭羽松開了她,轉過身子,有些怒氣的看著蕭羽,本來多有嬌柔慈愛的玉顏,此刻卻是多有怒意。

  “羽兒,你就那么色,夢兒又不是你妻子姐妹,你想要就要,想抱就抱,你把夢兒當成那些柔弱女子,是不是……!”夢茹此刻是多有怒氣的,從來不曾發怒生氣的夢茹,卻是被蕭羽給惹怒了數次。

  蕭羽就這么目光坦然的看著夢茹,對于夢茹的怒氣責問,他并不去怪罪夢茹。這么看著夢茹生氣發怒,一個心性嬌弱溫柔的女子,生氣發怒之下,美目怒視之中,誰又能真正的明白,她們此刻的心里,是怎樣的一種情懷。

  蕭羽看著夢茹的目光,并非是如那些色心之人,多有灼熱渴求。目光坦蕩,別無他意,卻對于夢茹生氣發怒,多有疼惜關愛。

  “夢兒,也許你說的便是如此,我的確是如蘭妹和師姐們所說的那般色,也或許這便是我的心性,對于女子總是多有依戀之心……。”

  這么說來,蕭羽抬起頭,想著前世今生的種種往昔,世間百態的冷暖情意,有落寞的低低嘆息。“夢兒,若是我傷害到了你,欺負到了你,不管什么時候,你要我做出補償道歉,就算是生死懲戒,我也不會有一絲怨言……。”

  夢茹本是怒氣瞪著蕭羽,卻是在蕭羽的這番話之后,夢茹才意識到,她又一時間,因為心中煩亂,而去責怪怒罵了蕭羽。

  冷靜之后,夢茹不僅多有覺得對不起蕭羽,她已經是幾次這般怒氣責怪蕭羽。夢茹此刻想要和蕭羽道歉,只是,卻又是看著蕭羽在身前,背對著她落寞感慨,夢茹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解釋道歉。

  夢茹只得去坐在石凳上,先將心中的煩怒拋卻,這么靜下來,夢茹卻是難以想的明白,先前心中出現的煩亂情緒。為何每一次,都是被蕭羽惹到發怒責怪,每一次和蕭羽在一起,都是這么的滿心煩亂。

  這么想來,夢茹在心下一番靜思,心中只覺得,每一次蕭羽對她有擁抱,說什么對她守護,對她疼惜的話。這些話,夢茹聽了之后,只覺得那是這個世間的男子,盡數拿著去欺騙女子的無恥言語。

  夢茹每次都是在蕭羽對她有些疼惜愛憐之下,從來不曾發怒的她,卻是被蕭羽的這種多有心思的欺騙,惹的滿心都是煩怒,滿心都是怒氣。以至于心性溫柔嬌弱的她,多是怒氣責罵蕭羽。

  理清了心中煩怒的根源,夢茹靜心思緒,其實她知道,蕭羽對她是疼愛憐惜,并不是惡意欺騙。只是夢茹卻又在心下,很是厭煩那些,厭煩男子的蜜語甜言,厭煩男子的疼惜愛憐。

  也許這一切心緒,便是起源與當年夢茹的少女苦難,沒有一個男子曾經對她守護照顧。曾經的少女之時,夢茹多有在山林間唱著那首詞曲,有多少的時候,都是渴望著,有一個真心的男子,來到她的身邊,和她一生一世相伴,幫她照顧年邁的爹爹。

  這一切的一切,那些年沒有實現,沒有一個男子,曾經對她疼惜守護。卻是因為,山林間唱的曲詞,惹來了魔教惡人的魔爪,欺辱傷害她,殺害她的爹爹。

  雖說是被葉秋救下,她沒有死于非命,卻是少女身懷有孕之后,千里受盡苦難的尋夫去了菩提山,找尋那個只有一線情緣的佛門子弟。

  本是想要告訴他,有了他們的孩子,想要讓孩子能夠生下來之后,得以有一點福緣,不至于跟著她一起受苦受難。卻是沒有想到,十七年的時間,十七年的少女光陰,就只有女兒相伴身邊,受盡了人情冷暖。

  雖說相公冷落,雖說孤單無助,卻多少年來感恩與他的相救之情,沒有一點的幽怨,誰又能知道,女子一生一世,不僅僅只是為了吃飽穿暖而活。

  這幾十年來,夢茹自從修行之后,得到了這幾十年的青**陰,夢茹想要的,心中渴求的,除下那些生死成神,永世青春。夢茹還想要的,就只是想能夠回到少女之時,將那一段苦難的往昔,重新抹去,重新來過。

  幽怨,滿心的都是幽怨,怨蒼天沒有垂憐;不甘,這身心都是不甘,不愿意少女最美的光陰都是苦難。

  想要求得一絲幸福蜜甜,想要求得今生沒有遺憾,想要尋得一人真心相伴,想要留下一個千古情緣。   

起點中文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魔法糖果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