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葛應仁 [vip]
作者:謝許池 更新:2019-08-11

臨時公告:(本站已經啟用手機站網址為,爪機黨速來!!

本章節手機版可點這里訪問。 )

洞天藥市如往日一般的擁擠,人來人往,但是與往日不同的是,有一家的藥攤聚滿了人,生意紅火的不行,就跟買藥不花錢一樣。我湊過去,見果然是那天在山林中遇見的葛洪后人,再看他買的藥,都不是外面世面上能找到的好貨,其他藥販的藥根本就沒法比。我想擠進去,可那些買藥的游客根本不給我機會,我只好排隊等著。等到我排到了,葛洪后人詫異地看了我一眼問:“你想要什么藥?”我說道:“神農鼎!”他嘿嘿一笑說:“這位您沒事吧,神農鼎那是神話里的東西,再者說了,那神農鼎哪是藥材啊?”我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說:“先生,我知道您的身份,我只想求藥救人,迫在眉睫啊!”那人眉頭一擰問:“什么病人?”我說:“奇經八脈皆損,真氣血氣俱傷!”葛洪后人嘬了下牙花說:“這么嚴重啊,那就請趕緊送去醫院吧。”我死死抓著葛洪后人的手腕,像抓著救命稻草一樣不愿放開,急切地說:“人命關天,只有你能救他!”葛洪后人推開我,然后扯著嗓子喊道:“各位,今天藥就買到這里了,請到別家看看吧!”隨后他理都不理我,低著頭收拾藥材,收拾完對我說道:“你就死心走吧,我是不會幫你的。”我問他:“為什么?大家都是年輕人,你又何必這樣見死不救呢?”那葛洪后人果斷拒絕我說:“不救就是不救!”我聽完,噗通,跪在了地上,大喊道:“求求你了,幫幫我吧!”被我這一喊,周圍買藥賣藥的全都停了下來,望我這邊看了過來。那葛洪后人在大庭廣眾之下,實在是沒有辦法了,走到我身邊對我小聲說:“我說過,我對你,再見不救,不過我決定破一次例,你只要服下我這顆毒藥,我就答應你。”說著拿出一粒紫色的藥丸。我看著那毒藥說不出話來,是的,我怕了,我怕死了。葛洪后人撇嘴一笑說:“這毒藥并不會頃刻斃命,它會一直折磨你,如同螞蟻在你身上爬,馬蜂在你肉上扎,烈火焚燒你的五臟六腑一樣,痛不欲生,你只要堅持走到我的住處我就會幫你解毒,并且答應你求我的事情,堅持不到的話,解藥給你,你不要再來煩我。”我點頭說:“我愿意一試。”說完將葛洪后人手中的毒藥接了過來,一口吞下。剛下去的時候,入口冰涼清爽,不說我還覺得是靈丹妙藥呢?我心想:“應該不會有什么事吧,我這體格子,多疼的感覺沒試過啊,子彈打,猛鬼抓,瘋子啃,僵尸撓,蟒蛇咬,簡直是現代葫蘆小金剛。”我跪在地上,準備起身的時候,我腦袋先是嗡了一下,渾身酥酥麻麻的,我整個人晃了兩下。葛洪后人看我一笑,然后對自己肩上的猴子有禮地說:“金奇師祖你就幫忙盯著他吧。”那猴子也竟然聽懂,從他肩上跳下來,跑到我的身邊看著我。

葛洪后人背著藥簍走在前面,我和那只叫金奇的猴子跟在后面。沒走多遠我就已經是大汗淋漓,冷汗把全身衣服全都浸濕了,又過了一會兒我已經是舉步維艱了,渾身就跟找了馬蜂窩一樣,又疼又癢,伸手想撓一下,可剛碰到那肉就跟炸開一樣,鉆心的疼。剛進老林里,我的胃口就跟被人放蒸籠一樣,腸子擰到一塊,像被人放在油鍋里炸來炸去,就是當初喝那80°的伏特加也沒這么難受啊,兩只眼睛疼的,看東西已經模糊了。我一跟頭栽在地上,緊捂著肚子,連疼的在地上打滾的力氣都沒有了。走在我前面的葛洪后人說:“快點認慫回去算了,何必要受這份兒罪啊。”我吃力的從嘴里擠出幾個字,也是我心里所想的:“既然你的毒藥不能要我的命,那我憑什么不拿我短暫的疼去換我朋友的命呢?”葛洪后人說:“頑固,你這么下去,就算毒不死你,它也得活活的把你給疼死啊!”我艱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

我們走進山林深處之時,突然我見葛洪后人突然停步不走了,那金奇猴子也在原地呲著牙,兩只圓鼓鼓的眼睛,警惕的環視四周。我雖然已經疼的意識模糊,但是還是能察覺到有危險的。忽然四周圍傳來滲人的狼嚎聲,我費力的一步一步的挪到一棵大樹后避難。隨后只見三四十只土狼從四周草叢里鉆了出來,虎視眈眈的盯著葛洪后人,看來是昨天的那家伙死性不改。說時遲,那時快,幾十只土狼同時向葛洪后人撲了過去,葛洪后人瞬間拿出幾顆藥丸在手中碾成粉末,在土狼撲上之前,把粉末朝四周的土狼撒了過去。大部分土狼受了藥粉昏厥了過去,還有十幾只沒聞到藥粉的土狼用嘴死死的叼住了葛洪后人的手腳。葛洪后人猛揮起雙臂,手上的兩只土狼撞在了一起,啪的一聲,松開嘴摔在了地上,但同時又用兩只土狼咬在了葛洪后人的肩膀上。金奇猴子大叫著,撲到葛洪后人背后上,兩只爪子死死的扣住了那兩只土狼的眼睛,兩只土狼眼睛被戳瞎,也疼的松開了嘴。接著金奇猴子就不斷的仰天大叫著,而土狼們的圍攻還在繼續。葛洪架不住土狼的輪番圍攻,一個不小心摔倒在了地上,一只土狼立刻撲到他的身上,一只爪子摁在了葛洪后人的臉上。我見狀不妙,心想:“他要是喂了狼,我們可也完了。”不知那來的力氣,我往前跑了兩步,一把抱住葛洪后人身上的那只惡狼,可由于我渾身上下都疼的一點力氣都沒有了,那土狼輕松掙脫,反而躥起來反咬我的肩膀一口,但是這一口遠不比我身上的毒帶來的疼痛感,相比之下可以說那土狼咬的我毫無感覺。我因為渾身也疼的厲害,干脆一口咬在了土狼的搖晃的尾巴上,那土狼疼的“茲娃”叫喚。

這時又感覺不對,我隱約聽到一個熟悉的颯颯聲,我抬頭一看,就是那天要吃我的大蟒蛇!那黑蟒張著大嘴就往我這兒來了,我現在也動彈不得,只能任它處置了,出人意料,那黑蟒竟然幫我把咬住我的土狼給一口吞了。這大黑蟒好像是受葛洪后人指揮的,三下五除二解決了這些土狼,然后又離開了。

葛洪后人自己掏出一粒藥丸吃了下去,然后又遞給我兩粒說:“看在你剛才幫我的份上,我就先幫你解了毒吧,還有一粒是止血止痛的。”我接過藥丸趕緊服下,沒一會兒,我就感覺神清氣爽,一點疼痛的感覺都沒有了。我們繼續向林子深處走,我邊走邊問他:“剛剛那大蟒蛇是你叫來的么?”那葛洪后人說:“沒錯啊。”我好奇地問:“它怎么會聽你的啊?”“這里是深山老林想要成氣候的生靈數不勝數,而它們都以為我們葛家有助它們修仙了道的靈丹妙藥,既然有求于我,自然要聽命于我,況且我祖輩待它們不薄,它們自當會給我面子,不過極個別的也是有的。所以就因為這一點,政府在幾十年前跟我父親達成協議,政府不會讓人打擾我們葛家的清修,而我們葛家也負責看管這片老林。”“原來如此啊,這么說,這林子里你說了算啦?”我說道。葛洪后人搖搖頭說:“不,金奇祖師要比我的輩分,資歷,道行高的多。”我瞅著這個渾身金毛,到處竄來竄去的猴子,根本看不出有什么不同。葛洪后人說:“金奇祖師是當年我祖先葛洪初到羅浮山上偶遇的,這猴子的靈性過人,每天聽祖先大人講經說道,而且常幫祖先大人上山采藥,陪著祖先大人煉丹,幫祖先大人試丹,久而久之,靈性大開,長生不老,世代在羅浮山上守著我們葛家。”聽他說完,我還真沒想到這小猴子能有這么大的來頭啊。我對葛洪后人說:“聊這么半天了,我叫謝麒,我還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葛洪后人說:“我名應仁,字順義。”我心里都樂得不行了:“什么倒霉名字,還名“應仁”,字“順義”呢,還有叫膈應人的啊,估計他也沒聽過這方言,不懂他自己名字的真正含義,真是可憐啊。”我問膈應人:“應仁兄啊,咱們還得走多久啊。”葛應仁指了指前面的一個隱約的小黑點說:“進了前面的那個山洞,走到頭,就是我的住所了。我就瞅著那個黑點,目測也還得有好十多里地。我心想:“藏這么深有什么用,回來一趟都快趕上春運了。”

又過了一段時間,終于走到了山洞,不過葛應仁又在山洞前停下了,從口袋里拿出一粒藥丸遞給我。我問:“怎么了?又有什么事啊?”葛應仁說:“這洞中常年彌漫毒氣,我和金奇已經有抗體無所謂了,你不行,你得吃解藥才能進啊。”我是徹底被他們葛家的小心給折服了,不過更確定了一點,神農鼎就在他的手上,看來夏林有救了。我隨葛應仁進了山洞,這山洞里果然是充滿毒氣,里面寸草不生,死氣沉沉。又走了會兒,前方看見一縷亮光,我們這才走出山洞。剛邁出山洞,映入眼簾的是被十幾棵大樹團團圍住的一間茅草房,那房被樹的枝干遮擋的就之聲一扇門露在外面,而這十幾棵大樹高聳入云,樹的枝葉制成一張巨網蓋住了茅草屋的上方。而且這里與外面的林子不同的是,這里太陽是可以照射到的,讓剛走出陰暗恐怖的山洞的人感到各位溫暖。金奇猴子,回到這里貌似異常興奮,兩三下竄到樹上,然后一直爬,爬到了樹的頂端,嘰啊嘰啊的大叫起來,太陽光射在它的身上,渾身的金毛閃閃發光,像是要警告所有的圖謀不軌者。

魔法糖果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