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陰墓陽葬之照骨
作者:繞指柔 更新:2019-08-16

我翻江倒海的思索著我從二龍山到現在所遇見的事情,再將彭大哥所說的事情在聯系起來,就這么一想,大概意思就是這樣的。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情首發,搜索15;1看書網你就知道。

兩姊妹明爭暗斗早已多年,都想接這次的事情除掉對方,所以彭小姐安排了兩潑人進入二龍山,不過人算不如天算,妹子始終沒斗過自己的老哥,最后在水谷的時候還被老哥差點一槍崩掉。處于掩面,彭大哥雖說干掉了自己的妹妹,這才裝著對自己的妹妹百般愛護,最后還是將她送去了洞神去當貢品,不過恰巧遇見龍葵和石大伯兩人出手相救。

雖然我得到了血鼎,但是石大伯又怕我吃了龍葵的虧,一路護送我出了水谷,那頭的龍葵還是起了歹心,偷竊血鼎不成,還被幻魔了一個虛身出來。由于這洞穴當時是彭田修煉之地,布滿了他的傀儡,這虛身便受到了彭田的致使,騙著彭大哥踹開了當年五大巫師布下的“天演封尸陣”。而石大伯和真的龍葵卻被彭大哥猜疑。

最后按著彭大哥的意思,這彭田也應該早已化身飛天,只是破不了這天演封尸陣,只能成了二龍山的黑暗山神,一路上,雖說我沒發現任何危險,其實都是被我搭救的三個小兵一一化解,這才撿了一條命,只是他們送給我血鼎之后,也并沒有告訴我這應該如何去做。

我思考了一番,倒抽了一口冷氣,看著地上被我丟的亂七八糟的東西,心里也感覺發毛,這龍葵也沒說清楚,我如何能破這黑暗山神?我也只是一個凡夫俗子,對于這些巫蠱術來說簡直是一竅不通,而從彭大哥的口中來說,彭大哥是九死一生找到我,就希望我來破了這個彭田的真身。而我何嘗不想,更能幫助那梁國的小兵飛天化生,只是這如何去破,我不得而知…

等我正在暗暗的思考的時候,躺在我懷中的珊萍妹子手微微一顫,然后張開干裂的嘴唇說道:“這是哪里?”我叫她少說話,毒還沒完全解開,不要亂動,現在已經很安全了。珊萍掙扎起來說道:“我還得去看看小姐,他一個人在那暗河下面,也沒人照顧…”說完還掙扎起來準備回走,我一把抓住她叫她稍安勿躁,前面的路已經無法再走了,現在要做的事情是如何干掉彭田那東西,不然我們可能永遠的走不出去。

我和彭大哥再次商量,我也將我和石大伯之前說的話,和他給我的東西都告訴了他,彭大哥拿著那a4紙大小的血鼎看了看,雖說這東西的歷史感和滄桑感不容質疑,但是彭大哥也沒看出個端倪,也不知道這東西拿來何用,但確切的說,當時龍葵幾次都想盜取這血鼎,應該意義重大。

等彭大哥拿起石大伯送我的畫卷,這就翻來翻去的看著,臉色也驚訝起來。半陣才說道:“莫非這世界上還真的有“照骨”一說?”

我連忙將頭探過去看著彭大哥手中的畫卷,只是上面黑不拉幾的一片,只是在畫卷的中間有幾個白色的小點,確切的說,那更像是人的輪廓…

彭大哥說道:“兄弟,怪我有眼無珠,其實兩位大師都沒騙我,龍葵多次化解我和妹妹的恩怨,石大伯找不到我人,卻把這破解方法給了你,想必,他也是十分相信你的。”

我一聽,估計這畫卷中有一定的講究,叫彭大哥快點說,什么叫照骨。彭大哥就說到。照骨其實是巫術中的一門邪術,這幅畫會將前后的人顯示在畫中,若是記恨某些人的話,將其焚燒,那頭的人也會當場斃命!

我大頭一愣,感覺有點不可思議,接過彭大哥手中的畫卷,打著手電筒才細細的看了起來。

雖說這畫卷是烏黑一片,但是我看看我四處也的確是伸手不見五指;在看看畫卷正中間,隱隱約約的還是能看見一個人蹲在一塊石頭前面,另一個人抱著一個人坐在了地上,雖說沒有那么的清晰,但是這隱隱約約的輪廓,倒是清晰可見。

想到這里,我就想到另一件事情,按著彭大哥的話來說,要是這畫卷一旦破裂,難不成我們也活不了命?想到這里,我小心翼翼的將畫卷遞給彭大哥,彭大哥接過畫卷說道:“兄弟,不用我說,你也知道怎么做了,兄弟我沒啥報酬給你,要是你看的起,到時候上了這石窟的頂部,找到我老爹真身,在他真身下面就會找到那本巫蠱之書,就算我感謝你的。”

我擺了擺頭說到:“奪人之愛不是君子所為,雖然我張夢并非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也不是鼠輩,這事情我來完成,彭大哥你也不要再多說了。”

我放下珊萍,將丟在地上的東西撿回口袋,最后就在地上發現了石大伯從古鐵拿出來的“三三九九”之術,雖然我看不懂,我還是將這絲絹送給了彭大哥看,希望它能看出個什么端倪,對于我們這次的脫逃起作用。

等彭大哥接過我手中的絲絹,在看上一眼,就禁不住大叫了一聲說道:“哎呀!這東西居然還存在世上,老子不枉此生行了!”說完,這彭大哥居然哈哈的大笑起來,感覺像是內心中某個遺憾被填補上了。

彭大哥的聲音由大笑進入進入了狂笑,最后站在原地歇斯底里的哭笑起來,我看著彭大哥,心想著,莫非彭大哥是不是毒性發作了?這心里一發毛,更是把手中的“家伙”揣的更緊了。

這渾渾噩噩的聲音伴著高低起伏的節奏在我耳朵里翻滾著,過了十來分鐘,彭大哥的笑聲戛然而止,轉過身,對我說道:“兄弟,沒想到,我和我妹妹斗了幾年,就是為了老爹的古書,誰知道,那本古書還是這三三九九術中的“截本”(也就是片段的意思)。你欺我詐,反目成仇,現在兩敗俱傷,到頭來,這些都是一場空,得來全不費工夫…”

然后,彭大哥和我一商量,用“照骨”滅了彭田,在去找他的妹妹,等我們吃了點東西,頭口那頭就傳來沙沙的腳步聲。

魔法糖果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