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40(完)
作者:yy水月 更新:2019-07-06

“多大了還哭。”max身上被鎖著,扭過頭看樓子疏,說著自己眼圈也紅了。

總是有一點兒不正經的,略帶醒后沙啞的,溫柔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樓子疏狠狠拿手揉臉,抽泣了一聲,確定不是做夢后,停止哭,突然所有的力氣都用光了似的癱坐下來,滿心的懸空都著了地,酸痛的疲憊瞬間席卷全身。

但是片刻后,樓子疏就定了定神,重整旗鼓地爬起來,然后隔著籠子盡最大努力朝max伸出手……

見狀max眼圈更紅了,剛要說些安慰的話,就發現樓子疏正咬牙切齒地對著自己比了個“凸”。

“渣攻!”

max,“……”

米希爾披著肥肥大大的和服,一路樹懶一樣掛在蕭君煌身上,倆人一進來,就看到樓子疏和max(已長達半小時)的深情對視及無語凝噎,期間樓子疏仍然鍥而不舍地朝max比“凸”,左手累了就換右手,右手酸了再換左手,恨不得將中指戳到max的鼻孔里去。

蕭君煌,“……”

看到樓子疏,倒是米希爾更激動,他愣了一下,頓時抱緊蕭君煌,指著籠子,一臉委屈地含淚道,“就是他!是他說你不吃肯德基的,還說了你一大堆壞話!如睡覺打呼嚕,飯前不洗手等。”

樓子疏聞言頓時炸毛,扭過頭來對蕭君煌急道“沒沒沒!!我沒說!⊙﹏⊙b!”

米希爾朝樓子疏露出天使般的笑容,“開玩笑的,嗨~!^0^~howareyou~”

“,thankyou。”下意識說完,樓子疏突然瞪大眼睛,“小天使,你認出我是誰了!?”

米希爾拍拍腦袋,“有時候記得,有時候想不起來。”

說著一臉幸福地從背后擁住蕭君煌,“是煌把我帶來的,說要帶我看金字塔。”

樓子疏頓時=口=

“金字塔在埃及啊?”

米希爾眨巴眨巴眼睛,仰頭看蕭君煌,蕭君煌側過頭柔聲道,“乖,是他記錯了,金字塔在東京。”

說著走到前去拉著米希爾在他身邊坐下,朝目瞪口呆的樓子疏揚了揚下巴,對棺材里的max道,“你欠他一個解釋。”

max仰頭躺著,眼淚滑到枕頭上,嘆了口氣道,“不知道從哪說起了……事情發生得太突然,封禁我的決定是新審判議會突然下達的。”max動彈了一下,身上的鎖鏈發出聲響,“我本來給你留信息了,但是……”

“但是被我全部銷毀了,max的信息。”蕭君煌接道,“他們對max采取了強制措施,給他注射了虛弱血族的鎮靜藥物,max會沉睡一年左右,等他醒來的時候,就會發現自己早被水泥封死在血族牢房的墻壁里。封禁的期限是三百五十年。沒有食物,沒有空氣,永無止境的睡眠或饑餓。”

樓子疏猛地一震,蕭君煌也沉默了,他想起了米希爾受到的懲罰。

自從他對著長老院大開殺戒后,他的頭發變得雪白,體內的血皇之血徹底覺醒,血液在體內燃燒的痛苦加上憤怒,使得場面一度不受控制,從沒見過種族相殘的米希爾當時就躺在棺材里,目睹了一切,大受刺激,蕭君煌僅存的一絲理智讓他迅速離開,以免對米希爾也造成傷害。米希爾被安置在黃金大廈的那段時間,精神狀態一直不穩,直到最近在蕭君煌的照顧下,才有所好轉。

得到max消息時,蕭君煌已經控制了亞洲地區的大部分血族勢力,并爭取大貴族的支持,同時清洗了東京的長老院據點,第一時間將max救了出來安置在這里。

互相殘殺是很重的罪孽,因為要殺死血族本身就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而血族中再重的懲罰也只是永無止境的放血或封禁,多少年不曾發生過血族如此重大的相殘事件,知情的血族都那一天稱為東京血祭,并將東京視為厭惡及遠離的禁地,max和蕭君煌在這里度過了雙方都比較危險和不穩定的一段時期,直到蕭君煌終于抑制了血皇的暴怒,重新變得理智和冷靜,才去黃金大廈將米希爾接了回來。

樓子疏道,“我不明白……”為什么你帶回了小天使,卻銷毀了max給我留的信息。

蕭君煌道,“長老院幾千年來本就積壓了矛盾和分裂,東京血祭之后,第七長老死了,長老院再難以維持,解散后重組了新的勢力,不能容忍血皇存在的長老聯合大貴族,成立了新審判議會。”

樓子疏道,“……是他們……要關max。”

蕭君煌道,“你看max的頭發。”

樓子疏看向max,正好max側過頭來看他。

樓子疏心中又是心疼又是生氣,更多是一種終于找到他了的難以置信和激動,看到max眼圈紅紅的,樓子疏盯著他灰色柔軟而又順滑的頭發,回想著自己上一次摸到max頭發是什么時候的事了。

(⊙o⊙)?

灰色?而且發尖已經發白,要不是假發,很難人工染出來的顏色。

max道,“很接近白色了是不是。”

樓子疏不知怎的,突然就想起了沉雨家的那個秘密研究所,他信任蕭君煌一定有足夠的理由鎖住max并不讓他接觸,但是這個理由……

“煌救我的時候直接與新審判議會有了接觸,他除了發現封在墻中的我,還發現了一種新的半血族,雪白色頭發的亞種。”

樓子疏大驚失色地看向蕭君煌,“電視里報道的那種……他們是半血族!?”

“嗯。”max道,“新審判議會的試驗品,將lii注射到人類的身上,不會產生排斥反應活下來的,都成了失去理智的亞種,新審判議會想制造新的半血族,既不會融入人類社會,又擁有半血族的力量,專屬于他們對付血皇的軍隊,但是后來的試驗證實,任何血液都不能滿足他們的饑餓,新審判議會始終找不到有效控制亞種的辦法。你看到報道的都是新審判議會故意放出去的,亞種會無差別攻擊人類,但是被咬的人類卻不會再變成血族而直接死亡。”

樓子疏一時有些消化不了,“這和你的頭發……”

max臉一沉,“……所以,看到人類試驗無果的、偉大的新審判議會有了其他的奇思妙想。”

樓子疏心中咯噔一下,隱約有了一個不好的念頭。max目光飄渺起來,思維仿佛又回到了他被強制帶到新審判議會實驗室的那晚,冷冷道,“比如將lii注射到血族的體內。”

樓子疏扶著籠子,勉強支持自己不再癱倒,眼中max灰色的頭發出奇的刺眼,好像直接從喉嚨扎進心尖兒,一口氣都提不上來。

好半天,才帶著哭腔顫抖地問道,“lii是什么……”

蕭君煌沉默了片刻,氣氛冷到冰點。

“在我在東京失去控制的那一晚,他們弄到的我的血。”

魔法糖果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