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節第73章
作者:球球熊 更新:2019-10-14

圓圓的右手攀著顧清塵的脖子,轉過身來,左手揮著:“阿婆,圓圓覺覺了。

林氏點了一下他的額頭:“沒良心的小家伙,鬧了我好幾天晚上,一見到你爹你娘就把我忘了。趕明兒不帶你睡了。”說著,林氏就走了。

芙蓉正在燙腳,顧清塵把圓圓舉得高高的,一路飛到了炕上。圓圓整個被包在了厚厚的棉被里面,兩只眼睛亮亮的,小手拱啊拱的出來了:“爹爹和娘也睡覺覺。”

“爹爹洗了腳就來,你先跟娘在一處窩著。”顧清塵端起芙蓉的洗腳水,回頭道。

芙蓉在里側躺了下來,圓圓的小巴掌一下子拍到了芙蓉的臉上:“娘,一白來了,爹爹也來了。”

芙蓉把他的手捉回被窩里:“是啊,圓圓不準把手手拿出來,等會兒要冷。”

門口這時又傳來了響動,圓圓立刻翻了個身,兩只眼睛緊緊地盯著顧清塵,生怕他跑了似的。顧清塵對著圓圓笑,做出鬼臉逗他,圓圓笑的咯咯的。芙蓉生怕他受涼,不斷地給他掖被角,心里空了的那一塊此刻才覺得滿了。其實,離不開的又何止是圓圓。

顧清塵收拾好了東西,把燈移到了床邊。他抱起圓圓要往炕里面放,圓圓不斷地掙扎著,撅起小嘴:“我要睡在爹和娘的中間。”顧清塵怕他涼著,只得妥協了,掀開被子,抱著他飛快地鉆了進去。

芙蓉摸了摸圓圓的小爪子,佯裝生氣地道:“你看看,手都涼了吧。等會兒病了又要吃苦藥藥,快來娘這里暖和著。”

圓圓一直鬧到了半夜才睡著。顧清塵本來有意想跟芙蓉說些悄悄話,如今連媳婦兒都抱不到,顧清塵也只得罷了。

在郭家的這幾天,顧清塵都是小心翼翼的。芙蓉老待在林氏的屋里,他也不敢多去找芙蓉。一心想回鎮上,無奈芙蓉好象是壓根兒忘記了這事,他也只得耐著性子等下去。

轉眼就初十了。顧清塵終于抱著兒子,領著媳婦回了家。圓圓在馬車上就搖睡著了。顧清塵到家連忙生火盆和鋪床褥子被子。圓圓被芙蓉放在了床里面,她剛直起身子,就被人從背后攔腰抱住了。

“媳婦兒。”顧清塵的手勒得她的肋骨都生疼,他的氣息噴在她的耳朵邊沿兒,癢癢的。芙蓉只覺得心神一蕩漾,兩人多久沒有溫存過了。

他的唇在她的側頰上不斷地移動著,芙蓉的手握住了他在她腰間的手。他的手一跳,輕輕掰過了芙蓉的身子,準確地尋到了她的唇,重重地吻了上去。

他的舌似乎一尾魚兒,在她的世界里面橫沖直撞。芙蓉的手改為環著他的腰,兩人的身子緊緊地熨帖著。他的一只手扣住她的側臉,另一只手撫上了她胸前的高聳。芙蓉嚶嚀了一聲,熟悉的酥麻感從腳指尖逐漸地往上。

他的霸道突然輕了下來,一點一點地似乎在描畫著她的唇。他的額頭抵住她的額頭:“媳婦兒,讓你受委屈了。”

芙蓉的手搭在他的肩上,剛剛迷蒙的思緒終于清醒了許多。她的眸子看著他,聲音沙啞:“恩?”

“從此以后,我不會讓你再受委屈,也不會讓你再為難。”顧清塵的眼睛里面彌漫著一層水氣。他的手拉過了她的手撫上他的臉頰:“媳婦兒,如果我沒做到,你怎么罰我都可以,好不好?”

芙蓉沒有回答,另一只手撫上了他的胸口,在他心臟跳動的地方輕輕地觸碰著:“我們說好的,如果有什么事情,一定不要憋在心里。”

顧清塵的唇吻著她的手指,另一只手握住了她在他胸口的手,朝著她重重地點了點頭。兩人靜靜地擁抱著,似乎只聽見了彼此的呼吸。

隔了一會兒,他湊到了她的耳邊,聲音隱忍地道:“媳婦兒,我想你了。”他將她摟得更緊了些,在她的耳邊喃喃地道:“可以嗎?”

芙蓉感覺到他的壞東西正抵著自己。她的臉騰地紅了,一只手捶著他的胸膛,作勢要掙開他:“我不理你。”

顧清塵感覺到她話里的意思了,攔腰抱起了她,再次吻上了她的唇。芙蓉只是稍作掙扎,便緊緊地摟住了他的唇。

外面的雪不斷地飄了下來,將整片大地都覆蓋成了白色。而屋里,兩個交纏的人影,低沉的喘息,似乎在訴說著綿綿的情緒。

次日一大早,芙蓉和顧清塵起了個大早。他們把院子先掃了一遍,把廚房和堂屋里面都打掃了一下。鋪子前面也打理了一下。他們昨兒商量著,等大年過后再開店,這幾天好好地放松一下。

三個人打掃完,已經是巳末了。顧清塵抱著圓圓,芙蓉挎著籃子,三人出發去了集市上面。

過年的時候,菜價總是要貴些。芙蓉問了問,那肉倒是只漲了五文,雞鴨都翻了一番。連往常無人問津的豬下水,如今也賣得比肉還貴了。芙蓉想了想,買了點雞蛋,又買了好些調料,買了兩根豬前蹄兒,一些豆腐干兒,準備回去做鹵菜給他們吃。

幾人轉了一陣,圓圓瞧見了冰糖葫蘆,炒著要吃。芙蓉給他買了一串,卻給了顧清塵。顧清塵拿著糖葫蘆讓圓圓咬,不讓圓圓自己拿著。圓圓也不去搶,只要有的吃就好了。

兩人轉了一圈,就回了家。芙蓉正在廚房里面忙活,忽聽見門口一陣響動。隔了一會兒,顧清塵走進了廚房,遞給了芙蓉一個帖子,說道:“方才范府來了人,邀我們兩明天去前頭的茶樓一敘。”

芙蓉用鍋鏟在鍋里攪和了一下,眉微微皺了一下:“除了這話,那人什么話也沒說?”

“只說是故人相見,有事商量。”顧清塵想起上回范管家來的用意,說道,“莫非,還是想要我們家的生意嗎?”

“那就去吧。總是這么躲著也不是辦法。若是他不能做主,那我們就去見見范家的主子吧。”芙蓉坦然地道。

顧清塵點點頭,看著芙蓉忙碌的背影,心里卻升起了一股說不出的感覺。希望這件事情早點結束的好。

芙蓉和抱著圓圓的顧清塵一前一后地往樓上走。那木頭被他們踩得吱嘎吱嘎地響。在前頭領路的掌柜微微前躬著身子,芙蓉看著他后腰處露出的一長截里衫,在心底嘆了口氣:誰的生活都不是容易的。

掌柜領著他們走到了最里面的一間包間外,站住了腳,對著芙蓉他們笑道:“兩位客官里面請吧。”

“多謝掌柜的。”芙蓉道了謝,回頭看了看顧清塵。顧清塵了然,走到前頭,把圓圓交給了芙蓉。

芙蓉已經做好了全部的心理準備,在心里打了許久的腹稿怎么說服范大少爺。只是,進門后,她看到窗邊立著的倩影,心瞬間鎮定了下來。

聽到門口的響動,窗前的人轉過了身子。范大少奶奶轉過身來,目光在接觸到芙蓉懷里的圓圓的時候,閃過了一絲訝異,很快就恢復了平靜:“坐吧。”

芙蓉和顧清塵落了座。圓圓安安穩穩地待在芙蓉的懷里,看了看范大少奶奶,慌忙地又轉過身來就,趴在芙蓉的肩頭,撅著小屁股。

范大少奶奶笑了:“這孩子叫什么名字啊,多大了?”

“他叫顧天弘,過了年,是三歲了。”顧清塵回答道。

范大少奶奶笑了笑,又對著芙蓉道:“前兒你成親的時候,我并沒有到場。前兒我碰巧遇到你,回去給祖母和母親說了,她們都怪我沒請了你回家去看看。今年過節本想著邀你們過府里去坐坐,但是你們回老家了,就拖到了現在。這是祖母和母親備的禮,也算是恭賀你成親了。”

芙蓉只是欠了欠身:“多謝了。”旁的話一句也沒有。范大少奶奶也沒說什么,她旁邊的云香捧了禮盒走了過來,放在兩人的中間的桌子上面。

包廂里出現了短暫的沉默。范大少奶奶端起茶來,輕呷了一口,放了下來,這才說道:“前兒聽說你們開了鋪子,我正巧回了娘家,也沒能親自前來道賀。前兒他們買了些回來嘗鮮,味道倒是清爽口可的。只是不知道,這是何處的廚子所做?”

范大少奶奶是屬于喝口茶也會把茶杯燙個三四遍的人。芙蓉一眼便瞧見了她喝的杯子,正是她日常所用的那只。而她坐著的椅子露出的座墊兒,正是她家常坐的。她是絕對不會吃來歷不明的東西的,這么一問,也不過是應個景兒,恐怕,重點在這末一句吧。

魔法糖果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