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第一百一十三章 做舟
作者:虛夜夢秦 更新:2019-08-23

放寬了心懷,我開始了在林間陰影中的穿梭,這里的樹木不同于谷外的那些靈木森林,全是清一色的靈木守衛,而是其間雜生了很多其他的樹種,想想是有點怪,以靈木守衛這種高傲得甚至不屑于同精靈聯手攻擊我的家伙竟會在自己的領地中容忍其他樹木的存在,這實在讓我想不到,這里面肯定有問題,如果能了解這是為什么,我對靈木守衛的了解肯定會飛躍一大步,但現在我卻沒這個時間了,雖然很好奇也只有壓在心底,但這片樹林中能有其他的樹種存在對我來說卻是大大的好事。

我的膽子再大,也不敢伐掉一個靈木來做自己的小舟,這里面的道理不言自喻,它們現在不主動攻擊我我已是感激不盡了,而我再主動挑釁它們那才真是愚不可及了。

這些非靈木的樹中有好些看起來都非常的不錯,特別其中一種青木,全株似無樹皮般外表光滑細膩,樹身筆挺,青色的樹脂如顆顆寶石般布滿了樹身,聞之有淡淡的清香,扣之錚錚做響,樹質顯得非常的堅硬,想來咕嚕魚想咬碎它也得費點功夫,最妙的是這種樹個頭并不怎么高大,也就五六米高的樣子,比起其他動輒十米二十幾米的樹木,就顯得合用得多了,至少在砍伐時弄出來的聲勢會小很多。

我在這林子中轉悠了老大的一圈,最終還是決定就用這種青木來做自己的小船。

天空中仍有飛馬騎士在來往搜查,他們也有點怪,只在空中往來盤旋而并不下到林子里來,就像是些擺設般嚇嚇人用的而已,習慣了后我在林間的活動完全可以忽視他們的存在,可雖然如此,我仍不敢馬上就動手伐木。這種青木雖然不高,有其他的大樹遮掩,但砍它時動靜聲勢肯定也不會小到那里去,我也不知道這些高高在上的飛馬騎士視力等究竟如何,能否被發現實在難說得很,被發現的可能性很可能還要高上一點,等到晚上再來弄就安全得多了,他們總不成全天都泡在天上吧?就算他們晚上恪于職守還在,他們的密度也肯定要少很多,而且有了夜色的掩護,他們聽到了聲音也無法迅速的就找到傳來的地方。

而我也并不是把樹伐到就大功告成的,還有很多的準備工作需要我去做呢,像挑選顆最佳的砍伐目標,我又如何才能砍倒它,又安排最佳的搬運路線等等都要一一的準備清楚,千頭萬續而這些事又不得不要做,所以我接著很是好忙了一陣。

等到諸事完畢,不用我等,天色已暗成漆黑一片了。

……

靈覺如水銀泄地般的蔓延了出去,夜深人靜,明月掩輝,方圓百米內盡是樹木沉睡的呼吸聲,蟻蟲的爬行聲,沒有其他的人或活物。我眼中的紅芒閃爍了一下,靈覺往天空延伸,在爬過頭頂森林上空的某一高度時似乎穿過了什么阻礙,小小的駭了一跳,靈覺在那個高度盤旋了一陣卻再也沒有那種碰到什么的感覺。

是錯覺?自己的疑神疑鬼?我驚疑不定的暗想著,靈覺再搜索了一陣沒有什么后我只能安慰自己剛才就是個錯覺了。

今晚的時機已是我唯一的機會了,也許明天一大早就會有大批的精靈進ru這片林子拉網式搜索,我已沒有第二個晚上來供自己浪費了,今晚不成我就立刻要想法逃出這森林幽谷,一刻也不能多留。

再大的險,今晚也得冒上一冒了!

一旦動手,這一切就沒有回頭路了。夜深人靜,在夜色蒙蔽了精靈們眼睛的同時,也讓他們的耳朵變得更加的靈敏,我再想掩飾自己的大概位置已是不可能的事,動手后的半個小時將直接決定我此行的成敗與否。

三分鐘內伐倒它,十分鐘內托運六十三米到河邊并下水(樹上的船洞我已挖好,拖到河邊就能下水),十五分鐘內劃到對岸(如果咕嚕魚等不來搗亂,這個時間起碼可以壓縮一半,但估計它們不來搗亂的可能性非常的低),再兩分鐘內藏好這舟(以后估計還有用,但如果那時我已被精靈們發現的話就不用費這個事了,直接跑路),如果精靈們的反應不是非常的快速,在半個小時內就能趕到這里或者說等我渡到對岸后才趕到這里,那我就大功告成,試練森林并不是個任精靈們縱橫的地方,那里本就是很多精靈心目中的噩夢。

半個小時!愿幸運之神與我同在的半個小時!

我猛地狠下了決心,靈魂之火劇烈的波動起來,腦中除了那一步步計劃外其他的統統踢出了腦外,左臂的盾牌帶著呼嘯的紅芒斬在身前堅硬的青木身上,噗的一聲悶響在夜空中傳出了好遠好遠……

我的心靈在這驚心動魄的聲響中,一下子裂成了兩半,一半平靜無波,驅使著我的身體,鼓蕩著體內的能量,精準的一下下揮擊著自己的盾牌,而另一半卻仿佛沉入了心靈的最深部,緊張得不得了。

……會被發現么?這聲音好響啊!咚咚咚的幾里外都能聽到吧……一定會被發現的……

快、快、快啊!……要倒了,就要砍倒了……啊,倒的方向有點不對……好險、好險……

喀嚓的一聲巨響,巨大的青木樹終于緩緩的傾倒了,承受了我千百下的盾擊,盾上所附帶的強烈腐蝕性能量已完全的破壞了它的一段樹體,那段地方變得如細紗般虛不受力后,它轟然的傾倒了。

不幸被它壓到的巨樹劇烈的搖晃了下,斜斜的將它彈到了地上,濃郁的清香瞬間彌漫了天地。

不顧我緊張的那一半心靈的興奮,完全被我另一半心靈驅使的身體不待塵埃落地已撲了上去,動作迅猛而精準,帶著更加濃烈的紅芒的盾牌又一次斬到了樹干上,噗咚的悶響頓時又盛了起來。

整棵樹都帶走那是不可能的,三個我也拖不動這么大這么重的一顆大樹,而我也不需要整顆的樹來做自己的小舟,我只要一截就夠了,兩三米就夠了!

已經用了多少時間?緊張的一半問道。

另一半心靈立刻回答,已經二分鐘了,要加快了……

噗噗的鈍物交擊聲立刻比先前更猛烈的響了起來。

來得及吧?還來得及吧?一定要來得及啊……

閉嘴!……

我的心靈已一半是冰水,一半是火焰了,冷靜與緊張同時在我的心靈中共舞,卻又奇妙的各不相干,時間推移,冷靜的欲加冷靜,緊張的亦欲加的緊張,就像是我的身體中存在著兩個“我”一樣。

好,砍斷了……緊張的心靈一陣歡呼,冷靜的心靈卻已沉默著立刻驅使著身體開始拖運了。

……嗚,該死,該死!怎么這么重?天吶,起碼有三百斤!這么重的東西真的能在水里浮起來么?……該死,該死!……

……快啊,再快一點,我的身體,我的靈魂之火,再多給我些力量吧……時間,時間還有多少?……該死,已用了十分鐘了么?還沒到河邊啊!又要超過預計了……

……唔?!風中傳來了什么聲音?……是哨音!有飛馬騎士趕過來了!不要啊……他們怎么會這么快的?他們一直都在附近的天上轉悠么?……真該死,果然還是被發現了……

明月不知在何時已探出了半張臉,鍍了一圈黃邊的烏峭濃云下,三騎若幽靈般的飛馬騎士正在翩翩起舞,凌厲的哨音尖銳又悠長,伴隨著這陣陣不祥的哨音,有一騎悍然的向我撲擊而來,淡淡的藍光在他的身邊圍繞,讓他變得宛若一顆流星。

我此刻正好拖著沉重的木舟已來到了河邊,在月夜下,河水邊,我這目標顯得是那么的明顯。

一直最為擔心的事終于發生了,但我并未感到絕望,來得僅是小部隊,這里林深木密,大批的精靈想要趕過來肯定還要一段時間,而自己辛苦了這么久,就這么逃走的話,我不甘心,起碼也要博一把!

不理在心里一邊變得喋喋不休的另一半心靈,擁有我身體操控大權的心靈,冷靜的觀察著這撲擊過來的飛馬騎士。

這是一個愚蠢的精靈,他的同伴都不敢妄動,難道他以為憑他一個人就能殺掉我么?簡直可笑!動作的軌跡竟然這么的清晰!……

我的眼火瞬間由紅轉橙,由橙轉黃、由黃轉綠、最終變成了沉沉的青青幽火,靈魂之火猛然間迸發出了一股洶涌的能量,穿擊箭出現在了我的手中,弓弦一響,精準的給了這個飛馬騎士一個對穿,箭從飛馬的胸前入,毫不含糊的從這騎士的背后出。

凄厲的慘叫聲立刻回響了整個天空……

魔法糖果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