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6 層層迷瘴
作者:微染三月 更新:2019-08-24

是的,到了這個時候,男子也知道木縈真的是完全沒有別的辦法可用了。她最引以為傲的便是迷魂焰了,但是他的神魂防御太強,不管是她的迷魂焰、還是神魂刺,都對他沒有任何作用。

木縈心頭也是發冷,她的確想不出來除了破釜沉舟外她還能怎么辦,論攻擊她自然是不敵的,她甚至除了本命法寶外再沒有趁手的武器,迷魂焰也用不了。

逃?沒有了山魁巨獸幫忙,她去哪里再找一處地方藏身?有身上那股不知名的味道存在,自己逃到哪都能被找到,她根本不可能逃得八個月的時間,所以不管是早是晚,她仍是得面臨著這樣的情景。

到得此時,木縈心中已經無比冷靜了,既然已經有了死的準備,那也沒有什么可懼怕的了。

斑點也在這時飛到了木縈的肩頭,安靜的站在上面。

它和木縈已經結過了同生契,木縈若是死了,那它也沒有活路,不如在這個時候放手一搏,即便它是未成年的好運鳥沒有什么武力,但至少也算得一份力量。

到得此時,一人一鳥已經做好了準備,要拿命去拼了。

木縈側頭看了看斑點,手中拿出了本命法寶變成的長劍,這一幕被那紅衣男子看到,他的眸中出現了訝然之色,不過接著,他就點點頭道:“呵,倒是識相。”

他也清楚,木縈就算轉身要跑。不管她拿出再多的手段,在自己面前也根本起不上什么作用,她落到自己手里不過是早一天晚一天的差別罷了。如此這般倒還算是干脆果斷。

不管是之前和自己對戰時對自己造成的傷害,還是她后來逃了那么久,再到她尋得山魁巨獸的庇護,這一幕幕讓紅衣男子都有些欣賞木縈了,只是可惜有那迷魂焰在,她的命,終究是不能留了。

木縈在看到他眼中冷光的時候便一咬牙。手持著本命法寶迎上前去。

兩人看似只差了一小階,可是真正的差距卻根本不是金丹中期與后期的差別。這就好比一個讀高中的好學生和一個讀小學的好學生比賽做同一道小學題,即使條件限定只能用小學的知識回答。但高中的學生也肯定會贏一般。男子本來的修為便高于金丹期,雖然現在條件所束,只能讓他發揮出金丹后期的修為,可是他在靈氣的運用以及對戰手段上完全強于木縈。木縈想要打過他。談何容易?

所以雖然有斑點在男子身邊飛來飛去,時不時的噴出點火苗擾亂他的注意力,可木縈還是越來越氣短,經過這些回合,她拿劍的胳膊都有些酸痛了,只是一直在強自撐著而已。

“嘭!”

聽到一聲沉悶的響聲,接著木縈就像是斷線的風箏一般遠遠的摔倒在地,她側著臉。伸手擦過唇邊的血跡,抬起眼眸看著那個面露遺憾之色的紅衣男子。斑點關心的飛到木縈身邊,不停的飛上飛下。

紅衣男子根本就沒有理會斑點,所以它倒是完好無損,未曾受傷。

“你,太弱了。”

紅衣男子看著她,不禁搖搖頭,語氣聽著便讓人想要去揍他。

木縈抿抿唇,沒有。

她心中知道,剛才男子已經留了手了,他并沒有對自己下死手,否則她現在不止會受這么些傷。但是同時,木縈卻十分清楚,他之所以留手,不是想要饒自己一命,只不過是想讓自己活著,他好使用搜魂術知道他想了解的東西罷了。

想到這里,被臉頰旁邊發絲遮住眼睛的木縈眸中泛過一絲冷光。

“我知道你不想交出迷魂焰,不過無妨,我一探便知。”

男子慢悠悠的走到了木縈的身邊,眼中盡是得色,木縈躲他躲了那么久,現在還不是得乖乖的任自己宰割?這種感覺可真是太好了。

然而就在男子準備把手伸到木縈頭頂,木縈瞳孔一縮時,變故突生!

“嗖……”

一把泛著幽光的匕首擦著紅衣男子的耳邊而過,若不是在臨近他時被他聽到細微的聲音,恐怕他根本就反應不過來,但盡避如此,他的耳邊長發還是被那匕首劃斷了一截。

木縈和紅衣男子同時回過頭,然后木縈就看到在兩人身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人的身影,這個男子面目平凡,身材瘦弱,竟是十分陌生。

紅衣男子因為這一變故不得不后讓開些許,離開了他的鉗制,木縈不由得微微松了口氣,然后就把目光投向了那個瘦弱男子,心中驚疑不定,不知來人是誰。

“你可真是越來越卑鄙了。”

瘦弱男子的目光在木縈身上一轉而逝,接著就對著紅衣男子冷冷嘲諷道。

“你……”

紅衣男子聽到他的聲音后先是一愣,接著就怒目圓睜,“你竟然也跟來了!”

“你都來了,我又為何不能來?”

瘦弱男子輕輕一笑,接著就在木縈目瞪口呆中氣勢一變,也不見他怎么動,可整個人瞬間就變了一副樣子。

“楚臨?”

木縈看著眼前這個熟悉的身影,不禁驚嘆出聲,眼前這人不是楚臨又是誰?

楚臨聞言就朝著木縈點點頭,接著就看向紅衣男子,剛待說什么,卻突然目光一凝,輕“咦”了聲。

紅衣男子此時有些異樣,他的呼吸微微有些加粗不說,就連他的面上也好似有一層黑氣凝聚,讓他看著更多了幾分陰郁。

不僅楚臨發現了,就連紅衣男子自己也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他雖然看不到自己的臉,可是卻覺得自己體內的靈氣有些凝滯,這讓他突然一驚。怒視木縈:“你做了什么!”

現在才發現?

木縈懶洋洋抬眸,扶著地面站起了身,低聲笑了:“我能做什么?當然是下毒了。”

她打是打不過紅衣男子。跑又跑不脫,所以從一開始她就準備好了下毒,只是她得尋找一個合適的時機罷了,方才與紅衣男子正面對戰,看似是背水一戰,可實際上也不過是找個機會使壞而已。

她下的毒是在極北冰原時迦音送給她的,這毒藥毒性倒是不大。但是卻可以讓中毒的人暫時失去靈力,而且它的下毒方式非常特別。

那是一個極小的藥丸,當這個透明色的藥丸捏破后就會有霧狀體飄散在人身體周圍。這種霧狀體非常不明顯,人體根本就感覺不到,但是當有人在這霧狀體的周圍停留時間稍長后,霧狀體便會吸附于修士的身體上。待幾分鐘后就會讓中毒的人慢慢失去靈力。

木縈之所以選擇用這個毒。是因為它用起來無聲無息,不會被紅衣男子給發現,而且只要他失去了靈力,木縈就有機會反殺他了。

只是木縈沒有想到自己敗的會那么快,她若是撐的時間再長一些,那男子也不會傷到自己。幸好楚臨來的及時,否則她的性命還真有可能保不住了。

被搜了魂,她便是活著。也跟死差不多了。

“你竟然……”

紅衣男子聞言大怒,此時他已經感覺到自己的靈氣在悄然流逝了。這讓他驚怒非常,就想要上前去一掌劈死木縈,但是他卻忘了楚臨還在這里。

當聽到木縈說紅衣男子中了毒后,楚臨的眼中就是一亮,他在紅衣男子將要有動作的時候就欺身而上,那把之前釘在樹上的匕首不知何時又回到了他的手里,他手掌微微翻轉,那匕首便穩穩的插到了紅衣男子的心臟處。

紅衣男子感覺到不對時已經躲不了了,他的靈氣已經流失了大半,這讓他的反應都大不如前,只得受下這一次暗算。

“你也別瞪我。”

楚臨毫無偷襲人后的不好意思,“誰讓你自己中了毒呢。”

“楚臨,你不會真的看上這個低等人了吧?”

紅衣男子在木縈與楚臨之間來回看了看,然后就頗有些訝然的問道。

木縈眉頭一皺,看向楚臨。

“楚逸,你可能不知道。”楚臨眸中有些什么微微一變,接著就突然笑了起來,“瑤光知道你在這里,已經準備過來了。”

“你說什么!”

紅衣男子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一樣霍然跳起,這一跳才牽動到他的傷口,讓他疼的呲牙咧嘴,“你個混蛋,一定是你告訴她的!”

楚臨點頭,“是,那又如何?我只知道,你若是再在這秘境里待下去,等到出來時一定會看到瑤光在出口處等著你。”

“行,你夠狠。”

紅衣男子眼中閃過掙扎之色,最后終于是咬咬牙做了決定,拿出一張木縈不久前才看到過的符篆來將之撕裂,他的人消失不見前只留下一句話:

“木縈你等著,我不會饒了你的!”

木縈有些呆滯的眨眨眼睛,感覺腦袋中一堆漿糊。

這是什么情況?

那個紅衣男子叫楚逸?他跟楚臨是什么關系?楚臨明明知道他中了毒,卻并沒有對其下殺手,他雖然用了匕首刺傷他,可是那傷對高階修士來說根本就不算什么,多的是丹藥可以讓他恢復如初。

還有謠光又是誰?那一聲低等人,說的是何意思?

“你的傷怎么樣?”

看到楚逸走了,楚臨的眼中劃過復雜之色,然后才過來問起了木縈的情況。

木縈盯著他,沒有答話。

楚臨見狀垂下眸,嘆息一聲,“我知道你在怪我放走他,但是……”他搖搖頭,“你還是先把傷給治好吧。”

楚臨說的沒錯,木縈現在的確是在氣憤。雖然楚臨的到來止住了楚逸對自己的搜魂,可是同樣的,若不是他要故意放走楚逸,那楚逸絕對跑不了!

不過這氣憤只在一瞬間,木縈很快就想到,楚臨沒有理由一定要殺死楚逸,若不是他來,也許自己早就死在楚逸的手上了,所以如此說來,木縈倒是要謝謝他。

所以聽到此言后木縈沒有拒絕,點點頭后就給自己喂了一顆丹藥,坐下調息了起來。

約一個時辰后,木縈這才緩過來,她睜開眼睛的一瞬間,背對著她而立的楚臨也回過頭看她。

“抱歉,楚逸他差點殺了你,本來我是不能放他走的。”楚臨看向遠方,有些復雜的說道:“只是……他是我弟弟。”

木縈聞言眼睛驀的睜大,不可思議的盯著楚臨看,雖然方才已經猜到他們之間有關系,但還是沒有想到竟然是這樣的關系。

但是,如果是兄弟兩人,楚逸又怎么會在提起楚臨時是那樣的態度?

“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情要問我。”楚臨在木縈旁邊席地而坐,他醇厚的聲音在木縈耳邊響起,“我可以把一切的事情都告訴你,但是在這之前我還有一些疑問,希望你可以回答我。”

木縈略一思索,沒有說要回答,只是說了句:“你問吧。”

楚臨側過臉深深看了她一眼,然后就道:“你的迷魂焰功法,是在哪里得到的?”

木縈身子一僵。

“別擔心,我對迷魂焰并沒有什么意圖。”楚臨很快就繼續道:“之所以這么問,是想要驗證一些事情,當然,你若是不放心,也可以不告訴我。”

“迷魂焰……”木縈靜默了片刻后終究還是回答了他,“是在我娘的儲物袋里看到的,那是我娘留下的遺物。”

“你爹可是十歲出現在木家,身世不知?”

木縈直視楚臨,發現楚臨的眸中好似有些激動,她不解其意,但還是點了點頭。

“那你娘留下的儲物袋中,可有另一件東西。”楚臨眼睛不眨,好似有些緊張之意。

“什么?”

木縈總覺得楚臨有些怪怪的,如果問她這些事情的人是別人,那木縈肯定不會回答,但是楚臨的修為高她這么多,又救過自己,所以木縈潛意識里覺得他對自己并沒有壞心。

他若是想要得到迷魂焰或是別的東西,根本就不用費盡心思套自己的話,只用像楚逸一樣直接對自己搜魂就好了,所以木縈才會這般平靜的回答,而不是想辦法逃離。

“那是一個煉丹爐。”

楚臨的眼睛泛著幽黑的光澤,他輕啟嘴唇,清晰的說出聲:“名字叫做,百變天君爐。”

木縈聞言背后生出一層冷汗,她失聲驚喊:“你說什么!”(未完待續……)

魔法糖果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