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NoRussian(下)
作者:從不挖坑蔣玉成 更新:2019-08-11

“那個……玉成哥……”車上,小琪依偎在蔣玉成的懷里,輕松說道,“那位總統小姐……真的是個很漂亮的人啊……”

“嗯,是啊……確實是個大美女——簡直就像是從二次元里來到現實一樣……”蔣玉成也說道——當然,他很清楚自家妹子的潛臺詞是什么,“不過我還是覺得我家小琪最可愛了……”

“討厭啦,玉成哥~~~~”少女紅著臉輕聲嗔怪道——蔣玉成這里故意用了一個特殊的說法,那就是“可愛”。如果說小琪比葉蓮娜漂亮的話,那肯定是在說瞎話——但是“可愛”就不一樣了。自“出道”以來,小琪的競選團隊,給她的“角色設定”一直是隨和而溫婉的鄰家少女的形象——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形象,她才能在最后成為摘桃子當上首相的人,因為她的形象是隨和的,實際的為人也確實很隨和,誰都不會得罪,最后才能成為雙方都接受的人選……

不過,蔣玉成心里還是覺得有點疑惑——剛才,這位“大帝孫女葉蓮娜”,俄羅斯的美少女沙皇,似乎是在用某種饒有興致的眼神在看著自己……

難不成,是這位美少女沙皇真的看上自己了?!自己真的要像小琪的書里的艦長大人一樣,用十八厘米長的御♂神♂木開一個聯合國水晶宮,以自己的男性雄風征服整個世界?!一時間,這個腦洞大開的想法閃過了蔣玉成的腦海之中……算了算了,年輕人還是好好***(當然他現在其實不用***了),不要胡思亂想了——而且現實世界里,現代國家的政府又不可能只因為自己搞定了個把國家領導人就完全倒向中國這邊的,要想搞定這些,靠得還得是鈔票、派駐海外的施工隊,以及皇家海軍的航母戰斗群……

“轟!!”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突然傳來了一聲爆炸聲——隨后。整個車隊一下子停了下來……

“呀啊!!!”小琪發出了一聲尖叫——她畢竟是個普通的女孩子,遇到這種情況,害怕也是正常的……而蔣玉成雖然同樣也很害怕,但是一方面。他已經是個有家室的人了,保護小琪的責任感一定程度上戰勝了恐懼,另一方面他同樣也是個死過一次的人,恐懼本身相比之下也不是那么強烈……

“怎么回事?!”蔣玉成大聲問道——該不會是遇到刺殺或者襲擊了吧?!蔣玉成的腦子里閃過這樣一個念頭——不過仔細想想又覺得不太可能,畢竟俄羅斯就算是蘇聯解體的那段最黑暗的時間,也不可能連首都地區的穩定都無法保證,更何況現在的俄羅斯早已經走上正軌,皇家安保局的情報也顯示葉蓮娜跟普大帝兩個人把持的軍權非常牢靠,反對派壓根就掀不起什么風浪……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現實不是cod——俄羅斯壓根就沒發生什么內戰。可是,這“norussian”一樣的橋段。又是怎么一回事?!

盡管蔣玉成內心里并不愿意相信,現在他們的車隊遭到了襲擊,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迫使他不得不相信這個殘酷的事實——

“親王殿,首相小姐。快下車!”

專車已經停了下來,身邊穿著黑衣服的皇家安保局特工連推帶搡地將兩個人推出了車——這個時候,蔣玉成也差不多能夠看到,周圍確實有大批的身份不明武裝分子在對車隊發起進攻,而fsb(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和皇家安全保衛局的特工們則正在奮起還擊——不過考慮到敵我雙方的數量對比,情況顯然不怎么樂觀。而且用鼻子都能想到,這周圍肯定是有電子干擾存在——襲擊者肯定不可能讓他們就這么舒舒服服地呼叫支援的……

就在他們撤到路邊的時候。蔣玉成突然看到了一道火光——“r!p!g!!!!!”

作為cod系列的腦殘粉,蔣玉成當然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在身體的本能驅使下,他一把抱住小琪,然后把她推倒在地。

“誒?!”小琪發出了一聲驚叫——從旁邊的視角來看,兩個人現在確實是在以一個十分**的體位抱在一起。不過這個時候。顯然是沒有人會考慮這種無聊的事情的……

“轟!!”

身后的專車,在爆炸中變成了一團火球……而用身體護住小琪的蔣玉成,也在爆炸中失去了意識……

“玉成哥——!!!!!”

留在蔣玉成耳邊最后的聲音,是爆炸傳來的巨響,以及小琪帶著哭腔的喊聲……

“這……這是……”

不知過了多久。蔣玉成睜開了眼睛——他發現自己正躺在地上,周圍到處都是爆豆般的槍聲。蔣玉成以前在游戲中聽過槍響,但是他還是第一次意識到,原來在現實里,槍聲居然這么大這么響……

“玉成哥……你終于醒了!”

自己的小琪,這個時候正在自己的身邊,淚眼朦朧地看著自己——蔣玉成支起腦袋,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經有很大一部分被鮮血染紅了,看起來甚是駭人……

“我……受傷了?”蔣玉成皺了皺眉,“什么情況?”

從表面上看,自己應該是傷得很嚴重才對——但是蔣玉成卻發現,自己好像完全感受不到疼痛……他下意識地舉起血跡斑斑的右手,卻發現了一個難以置信的現象:自己的右手,明顯是剛才受過不輕的傷——但是現在,傷口卻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

“這……這是……”蔣玉成瞪大了眼睛,覺得難以置信——說起來,自己當初大戰色狼的時候,也是被捅了一刀,可是當時自己的傷口可并沒有自動愈合,反而是長期失血差點讓自己丟了性命……現在,這到底又是怎么回事呢?

突然間,蔣玉成內心中傳來了一陣刺骨的寒冷——“危險!”在本能的驅使下,蔣玉成再一次用身體護住了小琪。“嘭!”

更加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蔣玉成只覺得背部傳來一陣刺痛,自己的視野內。出現了一個血紅色的道子,就像是游戲里受傷的提示一樣……可是經過仔細檢查,蔣玉成卻發現,自己的身體完完全全就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玉成哥……”小琪小心翼翼地說道。“剛才子彈打過來的時候,你的身體……周圍發出了一道藍光……”

誒?!蔣玉成愣了愣——按理說,剛才那枚子彈,確確實實是應該打中自己的身體了……可是為什么,自己幾乎沒有受到真正的肉體傷害?

“難不成……”蔣玉成喃喃自語道——雖然這結論有點讓他無法相信,但是現實比小說更玄幻,眼下也只有接受這個結論了,“這是傳說中的……主角光環?……”

“主不主角就先別管那么多了!是個男人的話就趕緊起來戰斗!”這個時候,另一個聲音從蔣玉成的側后方傳了過來——蔣玉成回頭一看,原來這話是余寶晨說的:眼下的海軍上將小姐。正端著一把ak-103自動步槍,在一個小土坡掩體后面跟遠處的敵人對射——她的那副造型,讓蔣玉成幾乎要誤以為這貨被巴拉萊卡大姐給附體了……

“親王殿,您沒事吧?”

余寶晨身邊,麥萌喵也參加了戰斗——她拿著一支德拉貢諾夫svd狙擊步槍。跟余寶晨配合倒是頗為密切,蔣玉成能看到的就有至少十個不明身份的武裝分子,倒在了她們兩個的面前。

“我沒……哎呦!”蔣玉成正準備說話,卻突然又感到了一陣刺痛——他回頭一看,卻是一個穿著黑西裝的,目測是fsb或者皇家安保局的特工的人,在用手槍向自己開火!而這個人也同樣是一臉驚訝地看著蔣玉成——因為剛才他射向蔣玉成的子彈。已經被那道藍色的光芒給輕松化解了……

“呀啊啊啊啊啊!!!!!!”

這家伙一擊不成,正準備舉槍再一次開火,他的身體卻一下子飛了起來——

“葉蓮娜?!”吃驚之下,蔣玉成直接喊出了俄羅斯總統小姐的名字——只見那個身材高大的刺客,被這個相比之下可謂十分嬌小的少女,給直接一個過肩摔摔在了地上!把他摔倒在地之后。葉蓮娜干脆利索地撿起地上的mp-443手槍,一槍打爆了他的腦袋……

“親王殿和首相小姐,你沒事吧?”搞定了那個刺客之后,英氣勃勃的少女轉過頭來對蔣玉成問道。

“沒……小心!!!”

蔣玉成一聲吼叫,直接就是一個飛撲過去。將少女壓倒在了地上——而就在離他們三米的地方,一顆高爆榴彈落在那里爆炸了:“轟!”

“好險啊……”蔣玉成長出了一口氣——剛才他再一次感受到了陣陣刺痛,而視野中的紅色也比剛才濃了一些,不過片刻之后,刺痛和紅色就都消退了。

“那……那個……”

蔣玉成轉過頭來一看,才發現剛才還英氣勃勃的少女,現在卻是已經羞紅了臉……原來,就在剛才,自己直接把她撲倒在地——于是乎,廣大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的故事情節……就這么發生了!

“啊!!對,對不起……”蔣玉成趕忙把自己的手,從少女那一對傲人的雙峰上移開——說起來,毛妹果然天生麗質,這妹子的歐派,不僅尺寸很大,摸起來也確實比小琪的胸部更有彈性……

“沒,沒事的……謝謝你救了我,親王……”

“直接叫我蔣玉成吧……”蔣玉成說道,“這個時候就沒必要加頭銜什么了……”

“嗯……那你也叫我葉蓮娜好了……”少女紅著臉,小聲說道。

誒?難道自己真的立了什么神奇的flag?一時間蔣玉成稍微有點飄飄然了——以前他肯定不相信自己會遇到這樣的展開,但是自己剛剛體驗到傳說中的“主角光環”,心中自然會有些飄飄然的感覺……

“別再把妹了!敵人又上來了!”余寶晨的喊聲,打斷了蔣玉成的腦補——沒錯!如果自己真的有什么特殊能力的話,那自己就更應該為了守護小琪而戰斗了!蔣玉成抬起頭,開始掃視整個戰場環境……

“大小姐!你沒事吧!?”這個時候,剛才跟在葉蓮娜身后的女仆,也跑了過來——她一手拿著一支ak,另一手提著一把rpd輕機槍。看起來倒是頗有戰斗女仆的風范……

“啊,我沒事的——珂雯,你不用管我,繼續作戰!”這個時候。葉蓮娜也重新恢復了之前身為俄羅斯總統的威嚴。

“轟!”

“你這家伙到底怎么當的總統啊!”爆炸過后,被崩了一身土的余寶晨一邊還擊,一邊大聲抱怨道,“莫斯科周圍居然還能有這種規模的恐怖分子?!”

“我也不知道啊!”葉蓮娜顯得很不服氣,“安保工作應該非常嚴密才對啊!”

“那不是她的錯,”

這個時候,蔣玉成卻發話了,“因為他們根本就不是人類能組織起來的恐怖分子!小琪,找到了嗎?!”

“找到了玉成哥!”

雖然小琪是個貨真價實的平凡的少女,但是她也確實比一般的女孩子要堅強很多——經過最初的慌亂之后。她雖然還是很害怕,但是現在情緒已經基本穩定下來了。盡管她真的只是個嬌弱的少女,但是她還是可以幫蔣玉成做一些事情……“——玉成哥,這個是破甲彈……”

“ok,謝了……”

而在另一個土包掩體附近。蔣玉成已經趴在了地上——他的身旁是一名犧牲了的皇家安保局特工的尸體,而他手里握著的,則是一把已經支開支架,在地上架好了的,體積巨大的武器……

“35mm破甲彈——嗯,就是這個,應該可以對付那些鐵罐頭了……”

qlu-11式榴彈狙擊步槍。或者說35mm狙擊榴,這個槽點滿滿的玩意,就是蔣玉成現在所使用的武器。這東西說是叫狙擊榴,還不如說是叫單兵加農炮。采用前沖激發的這種榴彈速度高達460米/秒,由于彈頭重200克,比用格令時(一顆麥子的重量。一般用來表示子彈的彈頭重量)計算的狙擊步槍子彈重多了。槍口能量差不多有20000焦耳,受風速影響很少而且彈道平直,在400米距離上打進射擊孔的幾率在80%以上。而且,由于彈頭是榴彈,在壓制敵人狙擊手方面有天然的優勢。狙擊手需要打中人。這東西只需要打中房間就行。

當初這東西曝光的時候,就有人說,這根本就是解放軍對自己的狙擊步槍精度絕望后的產物。打不死你,我就直接炸死你——跟26式(注1)這樣昂貴的武器比起來,算上可編程榴彈和火控系統之后,它的價格雖然也不便宜,但是作戰效能可是要比一次只能打死一個人的26式高多了……

透過它的瞄準鏡,蔣玉成已經看出了為什么在距離莫斯科如此近的地方,會出現這樣一支“恐怖分子”——就在遠處,站著幾個身材高大的鋼鐵巨人,身為資深軍迷,蔣玉成當然認識它們。這些東西,就是傳說中的單兵動力裝甲!

蔣玉成覺得,這個東西的出現,只能意味著一件事情——那就是有其他的外星人組織或者參與了此次襲擊。因為動力裝甲這個東西,對于地球科技來說算得上是非常高大上的產物——這個世界上現在只有兩種服役的動力裝甲:一種是美國海軍陸戰隊的mk-3“戰旗(flag)”,第二種是中國空軍空降兵的zdx-11(動力裝甲被中國軍工定義為裝甲車輛)“鐵人”,而俄羅斯卡爾科夫-莫洛佐夫機械設計局設計的7k31“棕熊”,現在還停留在試驗場上,壓根就沒有列裝……

而且,這三種動力裝甲,蔣玉成都見過圖片——而眼前出現的這種動力裝甲,明顯根本就不是這三者的其中之一,光是從武器就能看得出來:他們使用的,似乎是一種大約30mm口徑的榴彈發射器一樣的武器,這跟三家的動力裝甲都不一樣。毛子的計劃,是給“棕熊”配置當年給戰斗機用的社會主義37大屌(雖然新沙俄已經不是蘇聯了),“戰旗”裝備的是美軍祖傳的口徑的m134加特林,而“鐵人”的武器配置則較為多樣,在共軍喪心病狂的裝甲空降步兵班編制里,普通的裝甲步槍手配置全尺寸版的09式“戰略步槍”(+25mm半自動榴彈配置,可以發射破甲彈),機槍手使用的是經過改造的02式高機,而狙擊手直接使用11式狙擊榴……

不光是武器,其他的細節也可以看出,這些鐵家伙完全不是這三種裝甲的任何一種——而這個世界上,不可能存在第四個能夠開發出動力裝甲的勢力……由此可見,這件事情十有八九是某些地球以外的勢力搞的鬼——這樣一來的話,也就可以解釋為什么俄羅斯首都附近會出現這樣一群過于兇殘的武裝分子了……

蔣玉成接過小琪遞過來的彈藥,然后將彈夾里原來的高爆榴彈退掉,換成專用破甲彈——雖然蔣玉成肯定是以前從來沒摸過槍,但是現在,他卻覺得,自己似乎打開了某個神奇的開關,身體憑借本能就熟練地完成了一系列戰術動作……他像當初打codol一樣,把對面的鐵罐頭,套上了瞄準具的十字準星,然后用力扣下了扳機。

“嘭!”

雖然這東西確實很喪病,但是其實它開火的聲響并不是很大——透過瞄準鏡,蔣玉成可以看到被自己盯上的那個動力裝甲,直接被自己當胸擊穿,癱在原地不動了。11式狙擊榴這個喪心病狂的玩意,在設計的時候其實并沒有考慮到動力裝甲作戰,但是因為這東西實在是太喪病了,所以只要稍加改進,就完美地適應了動力裝甲的作戰場景——除了反狙擊手和火力壓制用的可編程榴彈之外,這玩意還可以發射35mm破甲彈,在2000m的距離上可以保證大于一百毫米的穿深,可以直接給動力裝甲開罐頭……

打codol的時候,蔣玉成最初是一支m4打天下,后來轉型成了噴子黨,可是卻一直沒有長期使用狙擊步槍——因為狙擊手雖然犀利,但是入門的門檻實在是太高了。而現在,雖然蔣玉成肯定不擅長狙擊,但是跟那些飄忽不定,四處亂竄,甚至還會用突擊步槍跟你對射的家伙們比起來,這些傻大黑粗完全不會躲避的動力裝甲可是要好打多了——用狙擊步槍打固定靶,蔣玉成還是沒問題的……

“嘭!嘭!嘭!”

蔣玉成按照自己之前用狙的習慣,連續開槍,把那些鐵罐頭一個又一個地點殺掉了——說起來也怪,這玩意按理說后坐力應該很嚇人,可是剛才連續開火的時候,蔣玉成卻完全沒有感受到后坐力有多大……

注1:cs/lr4狙擊步槍及其配套部件全稱為“7.62毫米高精度狙擊步槍系統”,據稱單價為26萬,因而被網民戲稱為“26式”。

魔法糖果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