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得志
作者:傳流鋅蕭 更新:2019-07-06

第五十四章 得志

我一聽是余老板的聲音,趕快把門打開,笑著說,還沒,只是剛要睡,忙將他讓進屋。

老骷髏也來了,手里拿著食盒和酒,進來后將食盒里的菜放在桌上,一碟炸花生,一碟泡蘿卜,一碟雞丁,一碟肉絲。

我忙說剛才吃得很飽,一點不餓,余老板叫我坐下,先給我鞠了一躬,說是為了感謝我今天救了閱寶齋,要不是我,他余某一家現在可能已流落街頭,無家可歸了,老骷髏已倒好酒,余老板怎么都要敬我三杯,說的都是夸贊和感激的話。

我只能一個勁的說舉手之勞,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讓他不要放在心上,一定是他平日里做了不少好事,自己積的功德,舉上三尺有神明,所以閱寶齋才會逢兇化吉,化險為夷。

余老板卻愁眉不展,說那人不會善罷甘休,一定會再回來。我借此機會問他是不是認識那個中年男人,他說不認識,年輕時走南闖北,年輕氣盛,得罪過不少名士商賈,這次不知是誰來尋仇。

我自然不相信他這套說辭,他心里必定有個人選,說不定對這個來尋仇的人還很明了,只是與這人的恩怨不便告知外人,我猜測他與這個人的恩怨是他輸理,所以不想讓我知道。

他不便說我自不便多問,也有可能是對我還不夠信任,也許時機成熟我不想聽他也會告訴我,而且我對別人的秘密也不感興趣,知道得越多,負擔也越重,我告訴他以后閱寶齋就是我家,我一定盡心盡力為閱寶齋謀發展,打消他的疑慮。

但我也提了一個要求,閱寶齋的老朝奉不能走,一是我不想擠掉別人的飯碗,二是我學藝不精。這也不能怪我,我才大二,專業知識也沒接觸多少,鑒寶的能力更是一般,所謂的考古界未來的新秀人才,不過是往自己臉上貼金。

但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知者不如樂知者,我從小喜歡考古這一行,看了不少書,也認真研究過,不過很多東西都是理論,實踐經驗少之又少,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才托關系來躬行,就出了這樣的事。

余老板待我不錯,我不想騙他,也不想我這個菜鳥上任,他閱寶齋受到損失,就將情況告訴他,我只是個初學者,根本沒他們心目中的水平。

聽了我的話,余老板和老骷髏都是一陣沉默,過了一會,余老板到,“沒事,你要不嫌棄,就在我店里學習,以你的資質,不出半年,一定是個合格的朝奉,工錢一分不會少你。”忙又問我為什么會到慶鈴,怕我有別的事,閱寶齋留不住我。

我將跟小易說的那些話又說了一遍,余老板聽了也是一陣唏噓,說讓我不要難過,等鋪子里的事消停一陣,一定幫我尋那親戚,讓我就好生先在閱寶齋干著,我自是感謝。

他將杯中酒一飲而盡,甚是可惜說我應該把夜明珠留下,他當時那么說不是為他自己,是為我,當時看我那么狼狽,想必是遭了不測,要將夜明珠換了錢,我此刻已是富甲一方的名流。

我笑笑搖頭,告訴他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是你的跑不了,不是你的到手也得飛,而且那么多不義之財,真拿了我肯定睡不安穩。

就像中五百萬彩票的人,去領錢時還要帶個面具蒙個面,惶惶不安,怕泄露一點個人信息,錢沒拿到家,人沒了。一顆夜明珠幾十個億,也只有五小姐那種霸氣外露的人敢明目張膽放在身上,不然按中國傳統財不外露的原則,早被人組團滅了。

我告訴余老板,能有夜明珠的人,背后的勢力肯定大的嚇人,不是咱們小老百姓能惹得起,能避則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來明的咱們不怕,但他們這種財大氣粗之輩,往往黑白通吃,耍陰招家常便飯。

余老板和老骷髏又忙向我敬酒,說我雖然年輕,卻看得通透,是他糊涂了,差點釀成大錯,以后閱寶齋就靠我,我千萬不要自覺形穢,以后前途不可限量。

余老板又說明天還要大擺筵席,請慶鈴有頭有臉的人都來瞻仰我這個少年英雄,我忙說不用,其實心里還是有些小激動,本人窮屌絲破大學生一枚,去名店不被服務員冷眼相待就不錯了,那里受過此等待遇,還被余老板和老骷髏戴了一頂又一頂的高帽,耳里聽的盡是贊美敬仰之詞,又多喝了幾杯,心里自然有點飄飄然。

余老板讓我好好休息幾天,先不急著去閱寶齋,明天讓小易陪我去街上轉轉,把需要的東西都添置齊全,我是閱寶齋的大恩人,不能虧待了我,看我今天確實舟車勞頓,讓我早點休息,給了我一百兩銀子,算是答謝。

我沒推辭,現在最缺的就是錢,我給他贏了個閱寶齋,這點銀子確實不算什么,我也確實累了,他二人一走,倒頭便睡,睡前看了一眼左手的死玉,然后將左手放在胸前,才安心睡去。

這一覺睡得很好,一個夢都沒做,可惜半夜讓尿給逼醒了,我眨巴著眼起來放水,抹了半天沒摸到門,突然一拍腦袋,我這是在古代,屋里那有廁所,上茅房得到外面去,折騰了一會也差不多醒了,揉了揉眼睛,披了衣服出門。

茅房我去過一次,就在走廊盡頭往下五十米的空地上,那時的茅房離房屋都很遠,不然糞臭太濃郁。不像我們現在將茅房設在家里都沒事,完事用水一沖還可在里面吃飯。

這廁所就是現在農村也還有,相當于露天,一個小屋子的后面就是糞坑,用木板蓋著,待里面污穢滿后用木桶舀了澆蔬菜,城里人管這糞澆出來的菜純天然。

我放完水全身一顫,別提多舒服,提了褲子往回走,還想再飽飽睡上一覺。

剛踏上走廊就看到個人影從左面走過去,我也沒在意,興許跟我一樣是起來放水的,那人走到月牙門處,側頭看了眼才閃身進去。

雨已停,天上竟有薄薄一層毛月亮,走廊無燈,好在古代青山綠樹,天空浩浩,就是清涼的月色,也完全透下來,那人側身,剛好讓我看到臉,是小易,我暗自奇怪,女廁不在那邊?古代封建思想嚴重,男女授受不親,黃花閨女出嫁前不能出閨房讓外人看見,但也是大富人家的規矩,如小易這般任人使喚的丫鬟,那有那許多的講究。

不過毛廁仍不是現在的這種公共廁所,一邊男廁,一邊女廁;男女廁所不在一個方位,一個在東,另一個必然在西,卻不在小易去的位置,這么晚了她怎么還沒睡,加班?

我正想與她打招呼,卻見一個男人鬼鬼祟祟進了月牙門,我先是一愣,隨即反應過來,感情小情侶約會,這是月下浪漫;我自嘲笑了笑,準備回屋睡覺;可又覺得不放心,這大晚上的,一個女孩子實在不安全,好吧,我承認是我好奇心在作祟,想著抓住小易的小辮子,以后好調侃她。

我也偷偷跟著摸過去,心里卻是七上八下,總覺得這樣偷窺人家小情侶卿卿我我不道德,但又禁不住好奇心,就自我安慰,我就看一眼,絕不看他們做羞羞的事,而且也絕不將此事說出去。

小易進了一間緊閉的房門,不一會那男的也進去,我忙趴在窗處,輕輕推開一條小縫往里張望,沒看到人,可能角度不對,我又將窗推開一些,現在屋里每個角落都一覽無遺,還是沒人。

不至于啊,明明才進去的兩個大活人,怎么能憑空就消失了,想到憑空消失,突然就想起六出迷宮那間人會憑空消失的鬼屋,難道這間屋也是?

我又掃視了一遍屋內,這是一間相當于書房的地方,之所以用相當于,是因為書不是很多,倒是有幾盆珍貴的花草和不少古玩,可能是余老板鐘愛之處,單獨存放他最喜歡的幾件東西,墻壁上懸掛著幾幅字畫。

莫不是我見鬼了,深更半夜在寂靜的千年古院里,想想都有點瘆的慌,只覺陰冷的風吹在我脖頸上,月光也變得慘白陰翳,院里的草木影影綽綽,如幽靈般晃動,我兀自打了個寒顫。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include virtual=“/fragment/6/” 掃描二維碼關注17k小說網官方微信,《盜墓千年》最新章節也可以在微信上看啦! 點擊微信右上角+號,選擇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wap_17k”關注我們。 回復“大獎+你的qq號”參與活動。10部iphone6,萬名qq會員等您來領!

魔法糖果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