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清理門戶
作者:殘皇劍 更新:2019-11-16

這種鞭子專打靈魂,不過也不是說對肉身的傷害無效,而是它作用在靈魂上的傷害更大而已。

“老板小心”。

李毅正在聚精會神的研究屠魂鞭之際,突然聽到林風一聲緊張大吼,然后就感覺身后一陣尖銳的風聲與空氣摩擦的聲音,一顆子彈從龐振虎手中的手槍中射了出來。

子彈尚未打中李毅,就感覺子彈推出的風芒,讓李毅的臉龐一陣生疼。

李毅心念急轉,沒有猶豫的機會,手中的屠魂鞭突然一個鞭花打出,在腦后形成了一個臨時的防御圈,同時子彈也到了李毅的身后,剎那間就感覺到從屠魂鞭上傳來一陣撞擊聲。

李毅心中惱怒,突然手中的鞭影一轉,即將落地的子彈再次被屠魂鞭卷了起來,說時遲那時快,子彈被卷起與李毅的眼前,李毅卻看到對面的龐振虎臉上的猙獰與快意還沒有消失,正在猙獰的冷笑著。

李毅將屠魂鞭的鞭稍突然打到了子彈上,子彈突然留下一道殘影,帶出一道流星般的火光,打出更加尖銳的破空聲。

“噗噗噗當”,子彈穿透了龐振虎的腦袋,而且去勢不減,再次穿透了兩個白虎幫成員的身體,失去了生命,最后子彈打在了摩托車上,直接將摩托車的燈罩打掉,子彈失去了蹤跡。

“林風雙眼通紅的看著龐振虎射出的一槍,而且槍口上仍然還在冒著裊裊黑煙,可是黑煙未散盡,林風卻看到龐振虎倒下了,最后連續倒下了兩個人,心中不禁狐疑,再看看李毅,冰冷的面具上,依然是那么的孤傲冰冷。他心里不禁崇拜起來,這才是男人啊”!

現在,白虎幫的人還剩下三十多人,每個人這時候才感到恐懼,老大死了,老大的靠山杜淼也被神秘的天罰使者殺死了,他們還怎么做才是對的,所有人都恐懼起來,這還是人嗎,竟然可以改變子彈的軌跡,

就在這時,一個穿著運動裝的青年走了出來,大約有二十歲左右,一臉的悲傷,看著倒在地上的龐振虎,臉上隨即出現的震怒之色,雙眼冰冷的看著李毅,戾聲道:“你這個魔鬼,我要讓你償命,給我哥陪葬,你們所有人都要給我哥陪葬”。

李毅看了這個青年一眼,驚訝的發現這個人居然是騰飛武校中有一面之緣的龐振坤,就是在李毅剛剛加入武校的時候就被收保護費時,反被李毅給揍了的五個人的老大,龐振坤。

此刻龐振坤聲嘶力竭猶如發瘋一般狂笑,一臉猙獰的看著李毅與黑火幫的人,充滿了瘋狂。

只見龐振坤突然從口袋里拿出了一個小巧精致的板子式的東西,上面偶爾可以看到有個按鍵。

李毅首先就發現這是個遙控器,如果所料不差的話,正是這周圍埋伏的炸彈遙控器,只要這個按鈕一按,那么這里沒有意外的全部會被炸上天。

“哈哈……,你們都給我去死”。瘋狂的龐振坤手指快速的向遙控器按去。

黑火幫的人還正在疑惑之中,不明白出現了什么東東,摸不著頭腦,不明白這小子搞什么飛機。

可是白虎幫的人卻是知道此行的計劃,這個遙控器的作用是什么他們再清楚不過了,頓時白虎幫所有成員的臉色都變了,而且一個個面露恐懼之色。

李毅的臉色也是在這一刻凝重起來腦海中的精神力突然出現,雙目中精光爆閃,下一刻,龐振坤的手指再也按不下去了,龐振坤在身體突然一震之后就呆呆的站立在那里,一動不動。

“你該死……”。李毅的聲音清冷無比,仿佛來自地獄,來自九幽。

“是的!我該死”。龐振坤迷茫的眼神突然散發出奇藝的光彩,然后就看到他將手中的遙控器扔在地上,然后從地上拿起一個死去兄弟手中的西瓜刀,向脖子上抹去,鮮血飛濺,龐振坤沒有任何痛苦倒了下去。這就是李毅的經過之力的恐怖之處,對于普通人這種方法百試不爽,如果是對于同道之人的話那么這招就不能如此的云淡風輕了,因為只要一個人接觸到了修真,那么這個人的靈魂就會處于被保護的狀態,雖然也會迷失在強大的外力靈魂下,但是卻依然會不停的掙扎,多數處于頭暈,呆滯等癥狀,這種時候最好的辦法不是控制,二十摧毀,直接攻擊對方的靈魂,讓對方的靈魂承受不住自己的攻擊而消散,這種攻擊下死亡就是魂飛魄散的結局,再也沒有什么來世可講,靈魂徹底散于天地之間,五根無蹤。

白虎幫的成員一臉驚駭與后怕,全部都是頹廢無力的坐在海灘上,冷汗直流,在剛剛一瞬間猶如脫力一般,驚魂出竅,六神無主了。

李毅看了看人群中的吳定山,比人也是一臉蒼白的在人群后面躲著,冷汗直下,渾身都在顫抖著,狼狽不已。

李毅看向林風道:“林風,清理門戶”。

“是,老板”。林風聲音洪亮的應聲道,底氣十足,昂首闊步的走到遍地尸體血泊的場地中,看了看白虎幫的人群中,然后直接走到了吳定山面前,嘿嘿道:“吳定山,我送你去見古九怎么樣,他也想你了”。

吳定山頓時一個機靈,渾身顫抖不已,瞳孔一陣收縮,顫聲道:“林……大哥,我……我……不是人,您大人有……有大量,不過跟小弟一般……見識,饒了小弟吧,小弟……知……知……錯了”。

看著吳定山那泣不成聲的慫樣,不禁感到自己十分的幸運,不然自己恐怕也沒有什么好下場。

“你私自帶領手下集體出賣黑火幫,而且慫恿龐振虎占領黑火幫的毒品市場,今天又要欲除黑火幫而后快,這里面你的功勞不小吧”!林風嘲諷道。

吳定山頓時傻眼了,這些的確車林風說對了,這些事情的確是自己在后面出的主意,而且還幫白虎幫打通了在黑火幫地盤的毒品市場,進而銷售白虎幫的毒品,本來這些做的都很隱秘,但是沒有想到還是被林風察覺到了,而且還被扣除了一批貨,直接損失了一百多萬,為了此事還被龐振虎一通大罵,讓自己無論如何也要想辦法拿回這批貨,但是想到這批貨被林風吞了,就不要想再拿回來了,現在只有破釜沉舟了,于是就慫恿龐振虎吞并吃下黑火幫,這樣就一石二鳥兩全其美,為了這個計劃,龐振虎花重金請來了一個江湖上的術士,誰知道如此萬無一失的計劃居然被一個突然出現的什么天罰使者破壞掉了,讓這個計劃付諸東流,成為泡影。吳定山的心里懊惱無比,可是事已至此一切都無可挽回,自己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被林風洞察的纖毫畢現,無可遁形。

面對著林風的指責,他無話可說,心中后悔的腸子都青了,可是沒有辦法,如今一切都完了,一臉頹廢的看著林風,語不成聲道:“林風,不不……,幫主,我錯了,求你給我一次機會,我再也不會背叛黑火幫”。

林風一臉嘲諷的看著吳定山,說道:“對不起,我黑火幫不會收留一個叛徒,而且你還千方百計的想要除掉黑火幫,所以,你不會再有機會了”。

林風說的斬釘截鐵,絲毫沒有挽回的余地,然后轉身道:“余慕,出來吧!”

從白虎幫中站立起來一個青年,這個人同樣是肩膀上一個火焰紋身,身體結實壯碩,只見他從容的走到林風的面前,低頭道:“幫主”。

林風點頭道:“你立了大功,從現在起,你就是我黑火幫的長老”。

“謝幫主”,余慕一臉驚喜的看著林風,眼神中充滿了激動。

林風轉身道:“所有白虎幫成員,如果有愿意加入黑火幫的,我們歡迎之至,不過對于那些叛徒,我林風也給你們一個機會,誰慫恿你們成為叛徒的,將恩怨了結了,黑火幫依然歡迎你們。”

林風淡淡的語氣卻是充滿了不可動搖的威嚴。

在白虎幫的三十多人中突然站起來**個人,一聲大喊沖向了無力的吳定山,手中的西瓜刀手起刀落,在吳定山慘叫聲中了結了短暫的聲明。

李毅在靜靜的感受著身體帶來的舒暢感覺,周圍的血氣居然永無止境的被魔之力吸收,從地下鉆出,出現在身體內,李毅感覺自己又要突破了,他有種感覺,自己隨時都有突破的可能,就能進去開光頂級的修為,距離融合期越來越近了。

等待林風處理好幫派的事物,李毅也感覺到了周圍的血氣終于越來越稀少了,這個世界的靈力太過稀薄,這種修煉方式也許是一種捷徑,可以快速強大的捷徑。

丹田中的靈力波動越來越劇烈,李毅知道,自己又要突破了,可是這里不是突破的時機,于是壓下突破的感覺,等到學校宿舍在進行突破也不遲。

事情終于處理完畢,李毅在林風的奉承之中轉身離去,當然李毅依然囑咐林風不可再做有害百姓的事情,在林風滿口答應之后轉身離去,臉上面具的表情一成不變,上人感到心寒,徹骨的寒意。

魔法糖果APP下载 排列三百万大奖 棋牌斗地主送6元 自己赚钱去投资公司就亏钱 福建十一选五任三 炒股票要怎么才能赚钱 云南11选5开奖彩票控 七乐彩复式过滤 哪个网站码字赚钱信誉好的 北京pk10官网投注平台 中国福利彩票网 股票指数2000点是什么意思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 澳洲幸运5开奖是真的吗 黑红大战压分技巧 幸运赛车计划 工地拉土方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