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本章大結局,謝謝親們一路追隨!)
作者:淡汐 更新:2019-08-23

金牧之無辜的揚起眉,嘴角有一絲忍不住上揚的戲謔笑容,“小幽,不行也,這里好歹是人家的地盤,人家有權利礙手礙腳的。(.)”

看到蔚藍的一剎那,他就知道小幽會對蔚藍的男人沒什么好印象,對于她的反應,他能理解,真的很能理解。

躲在墻角的梵天此刻正拼命壓抑著狂笑的沖動,哇哈哈哈……好爽好爽!他愛死金牧之這個囂張的小嬌妻了……

云溟瞇了瞇陰鶩的眼眸,若不是席小幽是唯一能救的了小狐貍的人,他絕不會容許她這種無禮的舉動。

摳云溟抿了抿唇,撂下一句,“救她。”

而后一轉身,出了房門去外面等待。

席小幽在他背后做了個鬼臉,哼,她當然會救蔚藍,哪里還需要這個囂張的臭男人說!

梟“哼哼……咳……”

金牧之掩飾性的咳了咳,掩掉自己唇角露出的奸笑,眼神瞄著未來老婆暗示。喂,在人家的地盤上還是不要太囂張了,見好就收哦!

那個傲絕天下的龍門之主,要不是看在她能救蔚藍的份上,只怕早就將她扔出去了。

席小幽嘟起粉嫩的唇瓣,不甘愿的放過了云溟,轉頭去繼續診視著蔚藍。

翻了翻蔚藍緊閉的雙眼,小手忙碌的在她身上扎著金針,柳眉則是越攢越緊。良久,她轉身噼里啪啦的說著她需要的東西和藥品,心底清楚,蔚藍的情況……很不樂觀吶!

站在門外的云溟聽到后,揚聲喚來龍門所有的主事,下達了身為門主的命令,“全力配合!”

極快的,整個龍門都***動了起來,本來該是沉靜的月夜,卻為了蔚藍一人而徹夜燈火通明……

***************************分割線*************************

龍門內的***.動幾乎持續了半個月,而蔚藍則是睡掉了整個過程。

她不知道云溟的怒火幾次瀕臨失控,為她久久不能成眠。

她不知道蘇誠臉色蒼白的站在她的床邊,一站就是一整夜,只定定的盯著她,生怕她隨風而逝。

她不知道希人和宸御那么倔強驕傲的孩子都哭紅了雙眼。

她不知道梵天那張娃娃臉難得的沉了下來,板著臉指著昏迷中的她威脅,如果她敢就這樣死掉,那下地府他都不會放過她這個笨徒弟。

她更不知道席小幽為了救她,不眠不休的想著辦法,累出了兩枚碩大的黑眼圈,讓金牧之心疼極了……

昏昏沉沉的沉睡中,她任由傭人在她身邊來來去去,端進一盆又一盆的清水,換掉一盆又一盆的烏紅臟水,她只是一味的沉睡,猶如疲憊到極點的沉睡,漂浮在一場又一場的夢境中……

“……笨徒弟,云溟那家伙找你找得快把整個世界都翻過來了……”

梵天……師傅……不要逼她,如果他真的不舍她,為什么當年會那么殘忍的對她……

“……今天是云陽小少爺的周歲生日,云主設宴慶祝呢,蔚夫人可真是好命,一舉就生了個男孩,這以后還不知會被云主寵成什么樣吶……”

是了,他早就有了孩子,一個能夠繼承龍門的男孩……那他又怎么會在意她懷里奄奄一息的希人,她苦命的從娘胎里出來就帶毒的孩子……

)。

“……云主命屬下以性命護住血狐貍……”

保護她?

可是,云溟到底知不知道,一向能傷害到她的,只有他啊!

“比起蔚夫人的柔美,你到是有另一種風韻……教人好生羨慕云主左擁右抱的齊人之福呵……”

蔚夫人……

她想到她的妹妹,她那個同父異母的妹妹,那個和她共享著同一個男人的妹妹……不!她不想,不想爭,也從來都爭不過……

“我會殺了你心中其他的人,你心中有人,我就殺誰……哪怕是弒子也在所不惜!你要不要試試看,看我到底會不會為了你弒子……”

“……姐姐,我懷孕了,若是你沒回來,溟哥哥不會介意我生下他……可現在兩個月了,他不會容許我留下這個孩子……求你,看在我們父親的份上,求你……”

是呵,他說愛她,可他身邊永遠有那么多別的女人……

云溟他……要的向來都是一種征服、捕獵的感覺……他沒有厭倦之前,她就不能離去。

不,不要再說愛她,她怕了,也已經不在乎了。因為他的愛,她已經身在地獄了,哪怕就這樣……他仍是不肯放了她嗎?

*************************分割線*************************

靜謐的醫療室內忽然暴起一聲怒吼,云溟雙眸猩紅的盯著席小幽,陰森的問,“該死的,為什么她還是沒有醒來?你用的那個方法到底對不對!?”

這個女人竟然將蟲子放進小狐貍的體內,雖然他理智上知道那是傳說中的‘蠱’,可以控制人,也可以解毒。但在他這個從小接受西方教育的人看來,這簡直快要趕得上邪門歪道了!

“怎么不對!?那是我最后留下的看家本領了,她體內的毒素已經清了,沒醒來只是她不愿意醒來而已,一定是你欺負她太狠了,讓她寧愿沉睡都不愿意醒來,我有什么辦法!?”

席小幽眼眸一瞪,絲毫不害怕的比云溟更大聲的喊了回去。

“你……你是說,她自己不愿意清醒……”

云溟怔了下,似乎有些不能相信的低喃。俊美的臉孔空白了幾秒后,猛然轉身搖晃著床上沉睡的人兒。

“該死!小狐貍,你若是再不醒來,我一定會讓那兩個小兔崽子為你陪葬……醒來!”

陪葬?

誰?

……那兩個……是希人和宸御?

漂浮的神智搜羅到斷續的話語,當終于弄懂那些話語中的含義,她驚喘著,努力輕顫的睜開眼眸。

“不要……”

刺眼的白光刺痛了她的眼睛,她努力的凝聚焦距,然后,眼前云溟那張俊臉漸漸的變得清晰起來。

剛醒的神智還帶著恍惚的困惑,“這是……地獄?”

她還記得他曾說過,即使墜落地獄,也不會放開她。

她想伸手摸摸他的臉,卻乏力的抬不起手。

)為您提供最優質的言情小說在線閱讀。

他……為什么看起來這么憔悴、這么的疲憊?他應該是意氣風的傲絕天下才對,因為他是這龍門之主,他不該如此的頹廢……

古銅色的大掌在空中握住她的手,舉起貼在他的臉頰,讓她感受著他的溫度,俊美無儔的容顏笑的邪肆而陰森,“這里不是地獄,可如果你再執意的想要離去,整個龍門都會為你陪葬,從此化為人間煉獄。”

他那陰森森的笑容,昭告著他的話絕不是空洞的威脅。

她慢慢回神,昏迷前的一切閃過眼前。

以往若是聽到他的恫嚇,她只會在心頭泛起一陣陣無力的愁思,要她背負著他人的命運,只會讓她感到如同窒息一般的難受。

可現在,除去了一味排斥他的心念,她反而能清楚的體會到在他邪惡的恫嚇下,是深切的害怕!

他害怕她會無言的離去,所以,他笨拙的選擇用傷害來證明他的愛情。

這個男人……竟然也有如此笨拙的一面。

輕輕的摩挲著他的臉頰,他新冒出的胡茬刺癢的扎著她的手心,那麻癢的感覺順著血脈流進她的心窩,她現曾經冰封的心已經悄悄的潰堤出一個缺口,汩汩的流出著愛他的溫柔……

彷佛突然想通了什么,她幽幽的低喃,“人生很短,是嗎?”

云溟不明了她醒來后的心緒,只是默默的看著她,不想讓她剛醒就情緒激動。

她笑得十分溫柔,冰封的心正一寸甘地解凍,愛他的心緒從來未曾改變,只是現在更澎湃的湧現。

“人生很短,我死過兩次,也活了兩次,夠了。”

她真的覺得很夠了。

“她的孩子不是我的,你聽我說……”

他皺眉,張嘴想解釋和蔚心憐的關系,卻被她打斷。

“這一次,我想要為自己而活,任性地為自己而活。你要讓希人、宸御,桃花,甚至龍門的一切為我陪葬,全都隨你,我不會再受你的威脅了,他們的命運我不想掌握、不要掌握,我只想要一件事。愛我,請你愛我的心,也愛我的人,只愛著我一人,一直到你無法忍受地離去時,都只愛我一人而已。”

她澄澈的眸子閃動著溫柔的媚光,如一池秋水般幽幽地幾乎要溺斃了他。

“一天也好,一年也罷……我要你只愛著我一個人。”

她總是無欲無求,這樣的要求看似可笑,卻是她對愛他的唯一要求……

云溟的胸口悄悄地揪痛著,她竟卑微地向他乞求,可她卻從來不知道,他只能愛她呵!

早在明了自己愛上她之前,他已經愛了她好久好久……

他埋進她的頸窩,低喃地允諾,“好……我只愛妳……真的只愛妳一人。”

眨著酸熱的眼眶,他悄悄地在她的溫柔里落下淚來。

真的,我只愛妳一人……永遠……

細瘦的手臂圈住他寬厚的臂,蔚藍合上眼睫,笑得非常溫柔。

她知道,她擁住她的世界——在這里,有她愛的人和只愛她的人的世界。

*************************分割線****************************

華語第一言情小說站:紅袖添香網為您提供最優質的言情小說在線閱讀。

而門外有三個身影,他們靠著門板蹲成一列。

梵天的大手捂住宸御的小嘴,娃娃臉上感動地泛著盈盈的淚光,嗚……他的笨徒弟,終于、終于讓云溟這顆頑石點頭了,也不枉他當初一意孤行地將她送入虎口

……擒在腋下的小肉票不安分地呻唔直叫,梵天沒好氣地敲了他一掌,“安靜點,現在正是纏.綿緋側、高.潮來臨的時候,不要破壞氣氛。”

轉頭他又陷入自己的感動中。

笨徒弟,妳就好好地去愛吧!妳的兒子,師傅我會秉持著鐵杵磨成繡花針的偉大心態,好好地替妳教育的。

“唔哼唔嗯……媽咪是我的…”被掐住的宸御不滿地悶叫。

媽咪是他的,那個無恥無良的‘老男人’怎么可以又來跟他搶?臭男人、混帳老頭子……

宸御的小腳努力地在梵天的身上踹了好些個黑黑的小腳印,心中恨恨的罵著,混帳娃娃臉、混帳娃娃臉……

又是一掌敲在宸御的頭上,“叫屈呀?你沒聽你媽咪說,她不管你的死活了?要知道你那個親爹可是有心理變態,你還傻傻地和他搶老婆,哪一天他若真的卯起來把你宰了,哼哼……你自己要好好的想想呀!宸、御、小、少、爺。”

梵天陰側測地奸笑,手在頸子上比了一個宰殺的動作。

死小鬼,師傅我可是為了你好,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哪!

宸御的腦袋馬上自動浮現出云溟那殘忍的笑容,喝!識時務的宸御馬上化做無尾熊,緊攀在梵天的身上。

媽咪昏迷這些日子,那個老男人可是沒少教訓他們,出手的狠絕程度,足以讓人記憶深刻……

他吞了一口口水,媽咪……還是暫時讓給老男人好了。

嘿嘿嘿……

梵天一副奸計得逞的笑道:“乖,識時務者為俊杰,你放心,在我的教導之下,以后你總有打得過你爹的時候。”

嗯!指日可待、指日可待。

****************************分割線************************

蹲在他們身側的人則是一直悶不吭聲的希人,和早就應該上路的席小幽和金牧之兩人。

希人望著房內相擁的兩人,面無表情的小臉上終于還是泛出一絲深沉笑意。好吧,看在媽咪那么愛那個老頭子的份上,那他勉強接受這個老頭子好了。不過,對于在媽咪心里的地位排序,這個第一一定要是他的!

席小幽淚眼汪汪地將淚水、鼻涕全都往金牧之的身上擦,“嗚……蔚藍,好……好……”

“好幸福。”

金牧之接口道,無奈地翻著白眼看向藍天。

誰教他的小未婚妻管閑事一定要管到底,救人解毒之后,堅持要救人救到底地待了好幾天,還故意一直陪在蔚藍的身邊,與她形影不離,壓根不管他們還得趕回去結婚,總是有意無意地妨礙著云溟,為此,云溟的眼睛都不知噴了多少火燄呢!

但身為未來老公的他可是十分的識時務,在她宣布蔚藍終于脫離險境的同時,他馬上又哄又騙地把她拐上回程的車子,否則……她或許連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華語第一言情小說站——紅袖添香網為您提供最優質的言情小說在線閱讀。

畢竟,他的眾家親友們可是沒一個人知道他們被‘請’到龍門這個鬼地方來,到時候莫名其妙地被宰了,再曝尸荒野,可沒人找得到兇手咧!為了他們未來的美好前程,他當然要好好地照顧好他這個天真的小未婚妻!

只是,這個小姐還真的挺不知死活的,在半路上硬拗著要回來看個結果,唉……英雄難過美人關,想他一個堂堂美**方頭頭的大少爺兼集團的總裁,如今為了美人,竟然得蹲在人家的門外偷聽,還要貢獻出他的胸膛,真是……

“云溟……他好……好……”

席小幽口齒不清地好不出下文來。

“好可惡。”

金牧之再次接口。心里開始盤算,他們還要多久才能回到家?

“我本來想……想……”

“想教訓他。”

因為,在他小未婚妻的腦袋里,云溟和負心漢是畫上等號。

嗯……

好像沒剩下多少時間可以趕路了,只好……

“可是,蔚藍很……”

不等到她的另一個很字說完,金牧之立刻截斷道:“很愛他,現在又很幸福,所以,你就決定放過云溟一馬,給他們最誠摯的祝福。現在你打算和你英俊瀟灑的未來老公打道回府,準備舉行婚禮,從此和我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他抱起她,快步走向已等許久的馬車。

席小幽一愣,掙扎著想下地,“我……還沒向蔚藍說再見。”

“在心底祝福就可以了,她會感覺得到的。”

在她還來不及反應時,金牧之已一個箭步竄進了停在門口房車,叫司機馬上出。

呼……終于搞定!

“我……”

席小幽抬起的小臉在未來老公的威脅逼視下,又乖乖地閉嘴。

嗚……討厭啦!他真的好愛管她喔!

車子已經開出了龍門的范圍,都出了,再怎么不悅,席小幽也只能嘟著小嘴向龍門揮著手,依依不舍。

天很藍、風很輕、微風拂過,吹動情人***.動的心。

蔚藍,一定可以很幸福的……

********************************分割線***************************

ps:寫到這里,算是大結局了,謝謝妞們的一路追隨。蔚藍和云溟這一對別扭到極點的夫妻終于還是被我搞定了,哈哈哈哈!

關于劇情還有幾點模糊的地方,偶就在這里交代一下吧,寫進去就太繁瑣了,而且最后以蔚藍的聰明也大概全都猜到了。

蔚心憐的孩子不是云溟的,是那個云帆的。就連第一個孩子云陽陽都不是云溟的,和蔚心憐生關系的人從頭到尾都是云帆。當年蔚藍失蹤,云溟留下蔚心憐,一是因為從蔚心憐的臉上尋找蔚藍的影子,二是蔚心憐是蔚藍僅存在世上的親人了,雖然蔚藍表現的冷淡,但內心深處多少還是在意的。云溟了解到這一點,所以留下蔚心憐當做引蔚藍出來的餌。

當年那個所謂的云陽陽周歲慶典,就是為了引蔚藍出來而設下的。云溟賭的是蔚藍的在乎,卻錯估了蔚藍當時的情況,以至于帶著孩子的她差點崩潰的再度求死……

)提供最優質的言情小說在線閱讀。

還有那碗毒粥,的確不是炎下的。炎雖然想要蔚藍死,卻只是為了云溟而已。他認為蔚藍成為了云溟的弱點,最終會害死云溟。但撇開這一點,炎其實蠻欣賞蔚藍的,以他的忠心,根本不可能去害云溟的孩子。

那碗毒粥也不是蔚心憐下的,她沒那個本事。那是云帆弄的,云帆從見到蔚心憐第一眼就愛上了她,這人也愛的傻,蔚心憐想要云溟,想要主母的地位,他就想殺掉蔚藍和蔚藍的孩子,鞏固蔚心憐的地位。可惜他不知道的是,他所有的打算想法,云溟全部看透了。他和蔚心憐,不過是云溟打無聊時間的玩物而已,不具備任何意義……

)。

魔法糖果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