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城之巔
作者:水千丞 更新:2019-08-23

很快地,整個山城都知道了吳悠和陳少即將結婚的消息,這一爆炸性的新聞證實了多年來流傳在坊間的桃色流言,不過,從末世里活下來的人,都練就了一顆見怪不怪的心,已經沒有什么能讓他們震驚了。很多人猜測,吳悠和陳少這是傳說中的“政治聯姻”,吳悠雖然已經掌控山城很久了,但以前陳青巖麾下的那些軍官,還是有很多心里不服氣的,吳悠娶了陳少,這不正好能收攏人心嗎,如果陳青巖有個女兒,可能就輪不到陳少了,反正,怎么樣也生不出孩子,即使是男人和男人結婚,也沒什么大不了。

無論如何,這可是山城的一件大事,聽說婚禮當天,冰霜會要放糧放物資,全城百姓都可以跟著一起歡慶這一吉祥的日子,所以,所有人都期待了起來。

陳少把婚禮的地點設在了他以前經營的那家餐廳,他和吳悠就是在這里正式會面的,后來和成天壁等人會面,同樣也是這里,這恐怕是整個山城能找到的環境最好的餐廳了。

他們早早一個月發出了很多份請柬,邀請那些曾經并肩作戰的同胞共聚山城,這次的婚禮,也可以順道向那些人展示一下山城的優越。總之,這是一個聚一城之力的盛事。

陳少為了婚禮的事,忙得不可開交,有時候累得倒床上不想起來的時候,他都會想著,自己居然在為和男人的婚禮四處奔波籌備,這簡直是太荒唐了,就好像這真是什么值得耗費精力的事兒一樣,可是睜開眼睛他還是盡責地張羅著大部分事情。偶爾回家去看父母,二老居然真的也開始對他的婚禮有參與感了,寫得一手漂亮毛筆字的陳青巖要親自寫請帖,陳夫人則非要按照習俗給他們親手做被子,倆人和陳少聊起婚禮的事,也是樂呵呵的,都在真心期待那天的到來,慢慢地,陳少也放下了梗在心口的那股別扭,認真和父母商議起來。

吳悠最近正和腦域進化人忙著水電站的修復,常常好幾天不回家,但每次回來,他都會認真地詢問陳少婚禮籌備的進展,然后和陳少討論某些細節。

婚禮選在了入秋后的某一天,那段時間氣候宜人,空氣干燥清爽,遠道而來參加婚禮的賓客在三五天內陸續到達了。

陳少穿戴整齊,騎著墨云穿過城市,來到了山城的入口,迎接第一批到達的客人——成天壁等人,他們還是坐著那只漂亮的紫眸布偶貓,瀟灑地踏進了城市。

叢夏笑道:“陳少,好久不見了。”

陳少淡笑一下,“其實也才一年罷了。”他做了個請的手勢,“歡迎再次來到山城。”

叢夏驚喜道:“這里變化好大,簡直像末世前的城市。”他推了推成天壁,“天壁,你說咱們能把咱們的城市恢復成這樣嗎?”

成天壁面無表情地點點頭,“能。”

叢夏笑道:“我也覺得能。”

陳少一路上給他們介紹起山城的重建工作進展來,一說起這個,簡直滔滔不絕,很為他們的成果感到驕傲。

眾人聽了一路,到了陳少給他們安排的客棧后,叢夏笑道:“陳少,我真沒想到你和吳會長會……結婚,不過這真是個驚喜,我們都很為你高興。”

陳少淡道:“他愿意胡鬧,我只能陪著。”

倆人在青海禁區修煉的那半年,天天睡一個帳篷,沒有人不知道他們的關系,也都見怪不怪了,不過公開結婚這回事兒,確實是新鮮大膽。

那個末世前的大明星柳豐羽笑著說:“我覺得這是個不錯的主意,應該挺好玩兒的。”說著看了看他身邊一板一眼地弓箭手。

陳少挑了挑眉,“好玩兒,你們趕緊回去試試吧。”他為了這個婚禮已經累得人仰馬翻了,他沒覺出哪里好玩兒。

賓客陸陸續續到齊了,以前在青海、南海并肩作戰的自然力進化人們,居然全部到齊了,包括遠在莫斯科和紐約的黛奎琳及麥倫·巴博特。

除了叢夏,其他人都是第一次來山城,他們除了想來湊湊熱鬧,會會老友,也想看看傳聞中安全程度和重建規模一點都不遜色于北京的山城。

當傳說中神一般強大的自然力進化人陸續到來,整個山城的百姓都沸騰了,恨不得在街上打地鋪,只為了能窺見每一個自然力進化人的真容,甚至有很多其他城市的變異人專程趕來,恐怕除了這次,以后他們再也沒有這樣的機會了。關于各個自然力進化人的流言傳得滿城都是,他們最喜歡的是那個來自俄羅斯的女神,見過的都說美若天仙,就是骨架子有點兒大……

婚禮當天,陳少站在立身鏡前,任造型師修飾著他的眉毛、發型,他穿著一身量身定做的黑色西裝,襯出他修長健美的身形,他看著鏡中的自己,一時居然有些忍不出來,他無法形容自己當時的心情,不是緊張,也不是興奮,而是……而是平靜,非常地平靜,就好像他現在要去完成一件他本就需要完成的事,這件事很重要,他畫了很多功夫才走到這里,他只要再邁出幾步就能徹底成功了,他心里盛滿了自信,沒有一絲膽怯。

他走出了房間,朝著餐廳的大堂走去。

在他面前的大門被推開了,一屋子的賓客齊刷刷地回過頭,上百人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放在他身上,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沒有發出半點聲音。

陳少進化過的眼睛,犀利地捕捉到了紅毯盡頭,那個穿著純白西裝的高大男人,他微笑著朝自己伸出了手。

陳少感覺身體里的血液在一瞬間沸騰了,他走過這段紅毯,走到吳悠身邊,他就不能反悔了,實際上他從來都沒有反悔的機會,他和吳悠在一起幾年來,總是吳悠在逼著他前進,他被迫往前走,結果走著走著,倆人的步調越走越一致,從某一個時候開始,他的目光再也離不開這個男人,他心里的恨逐漸轉變成了關注,關注又轉變成了依賴,最后依賴變成了……變成了他今天要走過這段紅毯的理由。他深吸一口氣,昂首闊步地朝著吳悠走了過去,沒有一絲猶豫。

吳悠看著一步步走向自己的陳少,伸出去的手有些微地顫抖,眼圈泛起酸澀,他在心里默默地喊著,來吧,陳少,來我身邊,永遠地,站在我身邊。

陳少走到他面前,伸出手,吳悠緊緊握住了他的手,用力一扯,將他攬進了自己懷里,毫不猶豫地吻住了他的唇。

旁邊的司儀傻眼了,小聲提醒著,“會長,還沒、還沒到這一步呢。”

吳悠充耳不聞,用力地親吻著他的唇,陳少眼中閃過一絲笑意,摟住他的脖子,溫柔地回應著。

大廳里不知道是誰先鼓起了掌,接著整個餐廳掌聲雷動,綿綿不絕。

倆人親了個夠,才喘著氣分開,吳悠舉起手,整個餐廳安靜了下來,他從兜里掏出戒指,笑著戴在了陳少手上,然后道:“你說我跟他們說點兒什么嗎?”

陳少低聲道:“什么都不準說。”

吳悠噗嗤一笑,“好。”他摟著陳少的腰,“但我要跟你父母說點兒什么啊。”

陳少看向坐在不遠處的父母。

吳悠牽著他的手走到陳青巖夫婦面前,輕咳了一聲,低笑道:“我能改口了嗎?”

陳夫人有些激動地點點頭。

“爸,媽。”

陳少不知道為什么,臉騰地一下子紅了起來,他在那一瞬間真的恨不得當場消失,但又希望多聽聽吳悠叫他的父母為“爸、媽。”

吳悠緊緊握著他的手,“可惜我父母都不在了,不然你也免不了要改口吧。”

陳少白了他一眼,“干嘛一副我占便宜的樣子,我本來是獨生子的。”

吳悠笑了,“那就算我占便宜吧。”他沖著賓客道:“大家去吃飯吧,我們結完了。”

眾人嘩然,大概沒料到這么快就結束了。

吳悠抓著陳少朝門口跑去,剛跑了沒幾步,倆人的腳下突然出現了一條冰橋,他們的鞋底變得奇滑無比,在那冰面上一下子劃出了好幾米,那寒冰直接頂開了大門,透明的冰橋朝著半空延伸而去,倆人就如沖浪一般以極快地速度順著冰橋飛了出去,直接被拋上半空。

吳悠大笑著叫道:“墨云!”

遠處一聲馬嘶,墨云如一道黑色閃電般跑了過來,吳悠在半空和地面之間搭起一條滑梯,倆人順著滑梯滾了下去,直接跳到了墨云身上。聚集在餐廳周圍的百姓們都背著這一幕驚呆了,只見吳悠抱著陳少,拉起韁繩,大叫了一聲,墨云從眾人的頭頂躍了過去,朝遠處奔去。

陳少驚魂甫定,深吸一口氣,“你幾歲了,還玩兒這個。”

吳悠笑道:“多刺激啊,我才沒時間跟他們吃飯喝酒呢,結了婚之后最重要的是,當然是洞房了。”

陳少笑了笑,“難道我們是第一次見面?”

吳悠親了他一口,“是第一次你以我妻子的身份。”

“妻個屁。”

“丈夫也行,我不在乎稱為。”

墨云很快就把他們送回了家,吳悠迫不及待地抱起陳少,直接搭著冰橋從二樓的窗戶走進了臥室,將人狠狠壓倒在床上。

倆人凝視著對方,難以形容地情緒在空氣中流淌。

吳悠輕輕吻了吻陳少的唇,“我們真的結婚了,全城人都可以證明。”

陳少道:“是。”

吳悠笑了,“你現在完全屬于我了,所有人都知道了。”

陳少惱道:“你到底要說什么。”

“我想聽你說些什么。”

陳少一怔,低聲道:“說……什么。”

“說你憋在心里不敢說的那句話。”

陳少扭過頭,“你到底做不做。”

吳悠齜牙一笑,“我看你今天能嘴硬到什么時候。”他捏起陳少的下巴,用力吻住了他的唇。

===和-諧-了~~~~~~~~

作者有話要說:下面寫個小肉肉作為完結福利吧!!終于寫完了!!!

明天,3月1號,就是寒武連載一周年,我居然真的用整整一年寫了一部書(當然還有別的),看著這字數,這章節,心里真是很有成就感,也很感動,謝謝大家陪我到這里,也請陪我繼續走下去吧=3= 愛你們!!!

魔法糖果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