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那個冬天真冷
作者:李潤北 更新:2019-07-06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那是一個罕見的冷冬。

或許在南方人的印象里,北方的冬天是冷的,可如果他們沒有在冬天去過北方,那種透心的冷是感受不到的。

而那個冷冬,如果南方人正巧來到了東北,也許會以為世界末日也說不定呢!

不過,幸好我還在王迅的基地里,要不然可真是凍死了!

可那,真的是幸運么?

就在那樣一個樹被大雪包圍,地被暴雪掩埋的天氣下。張麗穿著笨重的羽絨服,背著雙肩皮包,身體蜷縮著,一邊把帶著棉手套的雙手緊緊握在一起,一邊避開雪堆在銀白色的路上朝著那個廢棄的車間工廠走去。

當她剛想打開工廠大門的時候,手不自覺地停頓了一下,又站在刺骨的寒風中猶豫了一會,終于,“嘎吱”一聲,門被張麗用力地拉開了。

“噔,噔,噔……”空曠的工廠里只回響著張麗走路的聲音。

“哼,還挺守時的嘛。”一個中氣十足男人聲音打破了那寂靜。

“哼,張麗,沒想到你竟然真的敢一個人來啊!”那個男人繼續帶著嘲諷的語氣一邊朝張麗走近一邊說到。

他較為英俊,五官似乎是刻出的一樣毫無瑕疵,他的身體強壯,令人注意的是他帶著故事的眼睛和他脖子上掛著的反著燈光的玉。

“你這種卑鄙小人,真是辜負了李健銘對你的信任,枉他還把你當作親兄弟一樣看待。你竟然出賣他背地里跟李左勾結!你簡直……”

“夠了!”

沒等張麗罵完,那男人先打斷了張麗的話,用著怨恨以及憤怒的眼神緊緊盯著張麗,似乎很怕張麗說的那番話一樣,并說道。

“你懂什么?如果不是他,我爹不可能被村民排斥,我也不可能被村民看不起。呵呵,你知道么?我一直活在他的背影下,為什么他什么都比我強?即使他窮,即使他學習不好,還是有那么那么多的人擁護他?為什么我什么都沒有做錯,可我還會被人欺負?為什么?呵呵呵呵,但是現在不一樣了,你真的以為我還是以前的我么?哈哈哈哈!”那男人像個瘋子一樣一邊傻笑一邊瞪著張麗說著。

“馬蕭,你他媽就是個瘋子!”張麗破口大罵。

沒錯,那個極端到不能再極端的人就是馬蕭!我,曾經的兄弟。

“哈哈哈,沒錯,我就是瘋子!這個世界勝者才能為王!這次是我的疏忽,在和李左交易的時候不巧被你發現了,你不能怨我,要怨就怨老天!是他要你死!而不是我!”馬蕭故意拖慢了最后幾個字說。

“大話不必說的早!我倒要看看今天誰死!”張麗大吼一聲,隨即,從張麗背后的皮包里沖出一群飛蟲,像一支射出的箭一樣,朝馬蕭扎去!

“哼,雕蟲小技。”馬蕭輕蔑地說了一句,然后令張麗意想不到的事出現了!

那群飛蟲迅速把馬蕭包圍的嚴嚴實實的,這群飛蟲每個都帶有劇毒!一只足以要了馬蕭的命,何況是一群呢?

可就當張麗不自覺的一笑時,竟然又呆住了!

飛蟲在不到一秒的時間竟然全部消失了!只有馬蕭在那里嘿嘿嘿嘿的十分陰冷地笑著。

張麗沒等想蟲子的事,她已經長大了嘴看到了馬蕭的變化。

馬蕭臉上的皮開始一點一點的暴裂,手指甲也一個一個地自己脫落下去,他詭異地笑容似乎不適應身體變化一般變得嚴肅起來。馬蕭慢慢看著自己的皮一邊脫落一邊驚慌地喊著:“不可能!不可能!地邪魔的靈魂已經和我的融為一體,又怎么會出現這種排斥的反應?不可能!”

馬蕭似乎十分難受的跪在了地上,雙手捂住頭,大喊著,直到他的身體,哦不,他的皮膚完全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一團黑紫色的火焰狀的人形留在半空。

那人形,只是個輪廓,似乎火焰想變什么就變成什么一樣!

“哼,怎么樣?張麗?我這番裝扮如何?不妨告訴你,王迅已經把地邪魔的靈魂同我的身體合二為一!也就是說我具有地邪魔的能力!你的那些雕蟲小技根本不足掛齒!哈哈!”黑紫色火焰怒吼著。

“你,你,你竟然真的如此瘋狂?!”張麗一下子驚慌失措了!

“哼,你的那些蟲子不是憑空消失了,而是被我的妖火燒掉,怎樣?不留一點灰燼吧!哈哈!”馬蕭笑道。

“你……”張麗還想說什么,卻被那人形伸出手隔空把張麗掐住了脖子按到了身后很遠的墻上。

“我不想聽你的啰嗦。”馬蕭低吼道。

“天,不,留,你!”張麗一字一句困難的吐出這四個字。

“哼,是天不留你!”馬蕭輕蔑的一聲后,張麗的身體便消失了。

不是憑空消失,而是,燒的一干二凈。。。。。。。。。

我跟張麗闖過陰間的金雞山,來到野**。這群野鬼當我們剛到達的時候張燈結彩地像是迎接我們一樣,弄得我還一個勁帶著笑容地說謝謝謝謝。

可剛走到鬼群,就被野鬼撲了上來。幸好老子也不是吃素的,一個飛跳,帶著張麗跳過鬼群之外。在閻王老子的地盤上,又不能殺,我只好和張麗配合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制作了一個大型的**陣,使他們迷住,然后跟張麗累的靠著墻喘到。而剛才我講述的那些,便是張麗對我說的她死的經過。

我沉默了一下,然后對著張麗說:“對不起,我害死了你。”

“傻玩應,沒關系,早死早托生!省的還為末法時代操心了!可惜的是你,竟然真的被馬蕭殺死。唉。”張麗低著頭說。

“呼—”我長舒了一口氣,然后說:“放心,我會回到陽間的,而馬蕭,他是真的瘋了!必要時候,我會除掉他!”

“可是,他已經和地邪魔合二為一,而且妖火極其厲害,就算不靠近你,也能殺死你!”張麗一臉擔心地說。

“嘿嘿,放心吧。我老妹馮茹可是神算,她說過我能活到100多呢!放心吧!好嘞,我們繼續上路吧。”我站了起來,順便拉了張麗一把。

前方的霧沒散,不過,那又如何?

該走的路還是要走的,就像壽命到了的人還是要死一樣。

呵呵,其實,馮茹說她用盡所有方法也算不出我的壽命和這末法時代的結果。

打擊盜版,支持正版,請到逐浪網閱讀最新內容。當前用戶id:,當前用戶名:

魔法糖果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