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3章 ,回家了(終章 )
作者:牛仔西部 更新:2019-08-09

陸離不知道應該說些什么,但端靖天神既然已經跟自己站在了一起,就說明他已經表明了自己的立場,陸離知道端靖天神與帝釋天神之間的瓜葛,所以在對方知道了自己已經得到了帝釋天神的道種后,未免有些尷尬。

但現在的場合并不允許這種情緒長時間滯留,所以陸離的面色依舊很冷,在揮出一記蘊含天威之勢的拳頭后,他已經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再發出第二道攻擊。畢竟催動諸神的黃昏第一式審判,會消耗極大的心神。

如今又被八位天神所圍,儼然是一個必死的局面,但由于端靖天神跟自己站在了一起,使得這個必死的局面中綻放出一道生機。

“端靖,四十九萬年前,你就阻擋我們八人斬殺帝釋天神,可最后她卻死在了你的手中,四十九萬年后,帝釋天神的道種被陸離得到,并且他作惡多端狂妄自大,我們還想殺他,你又想阻攔嗎?”上青天神大吼道。

端靖天神就說了一句話:“有我在,你們就不能動陸離。”

“天界就只有九位天神,陸離想成為天神那就是做夢。”魔夷天神尖嘯起來。

“端靖,如果你還是這般執迷不悟,那么不久的將來,天界將會只剩下八位天神,如果你咎由自取,就別怪我們不講情面了。”俊朗的玉清天神冷冷道。

其余五位天神也是七嘴八舌的說了起來,有勸阻,有威脅,還有一絲不值。

陸離的雙眼越瞇越緊,既然天神道種的秘密被這些天神知道,即便今天自己死不了,那么日后也會遭到無窮無盡的追殺,端靖天神保護不了自己一輩子。他屢次幫助自己,不管是對帝釋天神的虧欠和眷戀,還是因為別的東西,都可以說仁至義盡了。

所以決不能再將他拖下水。

這個想法一經出現便跟再也止不住,所以陸離扭頭道:“天神大人,你的好意我心領了,這是我與八位天神的事情,你不要惹火燒身。”

端靖天神似乎很驚駭陸離能說出這番話,詫異的看著他,說道:“陸離,你不是他們的對手,你好不容易找到了帝釋的道種,豈能再被他們給打碎?”

陸離決然一笑:“如今整顆道種就還差一枚殘片,但卻被八位天神發覺了這個秘密,可能我就沒有成為天神的命,這是我的命,如果我命該如此,誰也幫不了我。天神大人,請你站到一邊去!”

端靖天神大吼:“你怎么也跟她一樣倔強,怎么就不聽勸告?”

“端靖,這小子的話你也應該聽明白了,你好心好意他卻當成了驢肝肺,你趕緊走開,我們不想傷著你。”

“陸離你既然知道命該如此,那么還等什么,還不趕緊認罪伏誅!”

“這一次,一定要將帝釋天神的道種掌握在手中,決不能再叫人類修士得到!”

八位天神語速極快的說道。

端靖天神語氣極為低沉的道:“陸離,你真的決定了嗎?這可是一條死路!”

陸離笑的令人心碎,淡淡道:“我不知道這是死路還是活路,但我知道,這是我的命!”

端靖天神渾身顫抖,因為陸離這句話當年帝釋天神的話出奇的一致,難道當年的覆轍又要再次重蹈嗎?

端靖天神眉宇間寫滿了暴戾與狂躁,他平穩的呼吸已經急促起來,猛地探出一掌,拍在陸離身后,雄渾的神力源源不斷的注入他的體內,并且另一只手沖陸離身上一抓,佛怒魔極鼎,八卦天龍盾,天罡地煞宮,三件極品造化靈寶全部出現在了黑暗的虛空,另一股神力好似絢爛的彩虹般將其徹底籠罩。

陸離驚呼一聲,感覺龐大的神力在飛快的改造著自己的身軀,每一塊血肉都發生了質的改變,得到了某種升華,然后越來越強,從內到外,皆被神力快速的洗滌著。

神力本就凌駕于一切天地法則之上,比天地靈氣不知強了多少倍,所以剛剛達到上品天尊境界的陸離又感覺自己的修為開始飛速飆升。

被神力包裹的三件極品造化靈寶也在孜孜不倦的進行著進化,在這等澎湃的神力之下,某些改變根本不需要太長的時間。

因為這是神力,是天神的力量。

天神統帥天界無數年,高高在上無人可以超越,他們如果想利用神力來幫助人類修士提升境界,那就跟反掌觀紋般簡單。

“端靖你住手!”上青天神大吼:“不能叫陸離的境界達到上品天尊大圓滿,一起出手吧。不要再顧忌端靖!”

方才他跟陸離戰斗的時候,就發覺對方的實力如果配合上至尊造化靈寶,那就能爆發出一股十分巨大的威力,如果陸離達到上品天尊大圓滿的境界,端靖天神再將他另外三件極品造化靈寶全部進化,那么他的實力就會達到一個恐怖的程度。

這無疑會給八位天神帶來很大的麻煩。

這時,太清天神驚呼,一指被神力包裹的佛怒魔極鼎說道:“那不是已經丟失的佛怒魔極鼎嗎?怎么也在陸離的手中?”

眾位天神這才發現了這尊只在傳說中的寶物,內心齊齊震撼起來,遺失已久的寶物和天神道種都被陸離得到了,難道他的機緣就這么大不成?

天神們不允許這樣一個妖孽活著,所以劇烈的戰意瞬間飆升,一眨眼的功夫,他們已經出手了。

在他們出手的一瞬間,端靖天神不得已收回了單掌,切斷了神力的輸送,陸離的境界終究是沒有晉升至大圓滿的程度,但相隔卻只有一線,如果潛心修煉一段時間肯定能成功晉升,但顯然,他已經沒有這個時間了。

“我只能幫你到這一步了!”端靖天神立刻爆退而去,但沒有停止進化三件極品造化靈寶的過程。

陸離見前方盡是五彩斑斕的神力光輝,他整個人的實力雖然再次強大,但在這種情況下依舊脆弱的像一根稻草。

蘊含神力的星宿大力面對上青天神的攻擊也只能夠削弱三成的威力,現在面對的可是八名天神,所以若想利用劍氣御敵,根本就不可能。

八位天神的攻擊速度已經快到了極致,漆黑的空間被照耀成了燦爛的國度,陸離雙目被神之光輝刺激的鮮血橫流,他已經感覺到死亡的鐮刀輕輕抵在了自己的咽喉處,下一刻,就是身死道消的結局。

他不想死,一直都不想死,為了這個信念,才一步步攀爬到了如今的高度。

所以在無可奈何下,他毫不猶豫的就將身外化身調動了出來,代替自己原先的位置,而他卻向一側遁去。

身外化身與自身的氣息相同,即便是偷天換日,八大天神的攻擊也不會察覺。

轟隆——

五彩神力將身外化身吞噬,陸離內心的一根弦立即崩斷,這一刻,他的心忽然被掏空了,好像自己的生命消逝了一半,那般空虛,那般寂寞,那般失落。

身外化身與本體心神相連,好似一個連體嬰兒般密不可分。陸離創造身外化身的時候,沉浸在那種生命氣息勃發的氛圍中,他感覺無比的喜悅,但現在身外化身死去,喜悅就變成了悲傷。

陸離已經淚流滿面,雙目內再次閃現出悲憫的情緒,快速吟唱一聲,天空一道銀白色的精致長槍墜落,沒入他體內的當口,天威之勢好似潮水般擴散開來。

八位天神營造出來的神力攻擊頓時被消融瓦解,這次的天威之勢蘊含著陸離無比的悲傷情緒,所以顯的格外蒼涼,格外兇猛。

天威之勢在泯滅了神力攻擊后,并沒有停止,而是直奔八位天神轟去。

八位天神大驚失色,見到這個神通再現,更加堅定了要滅殺陸離的決心,所以他們均羞怒的大吼一聲,將各自的神器催動出來,撕裂了黑暗,擊打在天威之勢上,滾滾悶雷乍起,幾乎將陸離震的口吐鮮血。

神器被天神之力孕育多年,比至尊造化靈寶強大了不知多少倍,但催動神器需要更為磅礴的神力做支持,所以八位天神這才使用了殺手锏。

他們已經不惜損耗自身的能量了,即便付出再大的代價也要將陸離殺死。

就在這一刻,就在陸離受到震蕩,并且還沉浸在悲傷情緒之中時,就感覺渾身一冷,周身無數穴竅發出爆鳴,他想到了身外化身的孕育過程,想到了他不斷提升實力的情景,又想到了他已經死去了的事實。

生命都有盡頭,死亡總會降臨。

剛剛領悟了生命法則之后,就因為與自身密不可分的身外化身死去,陸離再次領悟了死亡法則!

轟隆——

龐大的死亡法則威能爆發了,就在天威之勢被八件神器斬碎的當口,迎面就被狂暴的死亡法則撞擊了一下。

死亡法則威能崩潰,八件神器終于殺到了陸離近前。

就在這時,只聽碰碰兩聲,被神力包裹的八卦天龍盾與天罡地煞宮全部進化成至尊造化靈寶。

天地道人,八卦仙子,面色無比凝重的就飛射而來。揮手灑下天罡地煞大力與八卦大力。

天罡地煞大力主禁錮,八卦大力主防御,八件神器先被禁錮了一秒,然后沖破束縛,就斬在了八卦大力之上。

偌大的防御力生出,八件神器竟然停滯不前。

“天罡地煞大力,八卦大力,加上剛才的四象大力和星宿大力,陸離怎么會擁有這么多天地間至高無上的力量?”

八大天神好像一只被踩到尾巴的貓咪,驚聲尖叫。

然后更加磅礴的神力輸送出來,八件形態各異的神器嗡嗡顫抖,威力大增,咔嚓一聲,將八卦大力斬碎,直奔陸離而來。

八卦仙子與天地道人倉皇的鉆入陸離兩條腿中。下一刻,又一聲轟鳴想起,佛怒魔極鼎也進化成功了。

身穿金色僧衣的寶煌與身穿黑色羅裙的碧落,竟然脊背連著脊背,他們長在了一起,變成了一個人。

“這是?!!!”

一旁的端靖天神發出一聲高昂的驚叫,因為他看到在佛怒魔極鼎進化成至尊造化靈寶,兩大器靈融為一體之后,一枚乳白色的殘片飄零在了漆黑的空間中。

這便是第五枚天神道種殘片,它竟然藏在了佛怒魔極鼎中,如果佛怒魔極鼎沒有進化成功,這枚殘片會一直隱藏,絕不會有重見天日的一刻。

如連體嬰兒般的兩大器靈揮手間布置出了一道由陰陽大力構成的大網,在八件神器即將斬碎陸離身軀的時候,將其團團包裹。

陸離被撲殺而來的鋒芒嚇的渾身顫抖,但腦海中殘破道種的顫抖更甚,這是道種發現了同伴而展現出來的情緒。

陸離大驚失色,猛地轉頭,發現漆黑的空間中,飄零著一枚乳白色的天神道種殘片,同時他也看到了端靖天神那目瞪口呆的表情。

聯想到佛怒魔極鼎的進化,陸離如遭雷擊,原來最后一枚天神道種殘片一直就被封印在佛怒魔極鼎中,難怪在虛空中得到第一枚殘片是那么的突然,明面上是命中注定,其實是第一枚殘片感應到了隱藏在佛怒魔極鼎中的第五枚殘片的氣息,所以才將自己吸引了過去。

一切的一切都是起源于第五枚殘片,都起源于佛怒魔極鼎!

當年古庭大帝之所以崛起的這么快全都因為這枚天神道種殘片,換句話說,古庭大帝就是第一個得到天神道種殘片的人,但后來行事太過囂張,被諸多高手圍攻致死,在他臨死之際就將天神道種殘片封印在了佛怒魔極鼎的深處,不達到至尊造化靈寶這枚殘片都不會現世。而通過端靖天神的幫助,佛怒魔極鼎終于成為至尊造化靈寶,所以這最后一枚殘片就這樣出乎意料的出現了!

陸離現在的心中根本不能用狂喜來形容,他知道陰陽大力也抵擋不住八件神器的攻擊,唯有將殘破的道種修復完美才能與八大天神抗衡。

陸離終于看到了那抹耀眼的生機,所以毫不猶豫的大手一抓,將第五枚殘片融入腦海。

咔嚓!

最后一枚殘片的契合,使得道種徹底完美。

這顆乳白色的道種圓潤光滑,沒有一絲裂痕,并且在契合的一瞬間,滾滾神力自道種中傾斜而下,好似長江大河,比端靖天神輸入進來的神力還要精純無數倍。

陸離周身三萬六千個汗毛孔同時炸開,神光穿透而出,將陸離的身軀盡數包裹,空間中的漆黑被神光吞噬,五彩斑斕的色彩占據了每位天神的瞳孔。

“怎么回事?”

“那好像是天神道種的氣息,陸離腦海中的天神道種正在釋放神力!”

“不好,他即將成為天神!”

“給我殺!”

轟隆一聲,陰陽大力編織成的大網崩碎,兩大器靈猛地鉆進了陸離胸口。

正在承受神力洗禮的他,雙目精光一炸,右臂一揮,萬道劍氣噴發,被如此雄渾的神力灌溉,星宿大力已經不能同日而語,雖不及神器的威力,但其犀利程度已經達到了極致。

轟!轟!轟!轟!轟!

萬道劍氣將八件神器營造出來的絕殺氣息粉碎一空,然后在磅礴的劍意之下,神器猛的就停滯不前,八位天神齊齊后退一步,面色震驚無比。

陸離的體內的經脈血肉五臟六腑,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每一個細胞內都充斥著神力精華,并且自第五枚殘片中出現了另一種神通,諸神的黃昏第二式裁決!!!

正在走向成神道路上的陸離,瞬間領悟了裁決的要領,在八件神器停滯不前的當口,他朗聲大喝:“當黃昏已至,審判終結,天威之勢散盡,我便施以裁決!!!”

咔嚓——

萬道雷霆滾落,一柄寬大的銀色闊劍從天而降。

裁決之劍將黑暗斬碎,攜帶著摧枯拉朽一般的意志,來到八件神器近前,一個橫斬,神器均痛苦嗚咽而后向后翻飛。

八位天神當初就在審判和裁決上吃過大虧,現如今情景再現,他們全部悶哼一聲,再次向后倒退,一張臉已經煞白無比。

“不能叫他成神,陸離比帝釋還要可怕,他只要成神,我們根本不是對手!速速將其滅殺!”

八名天神將各自的神器攝入手中,體內神力全部燃燒殆盡,一個縱身便來到陸離近前,八道神力攻擊封鎖了各個方向,將陸離圍困其中。

就在這個當口,陸離體滾滾神力沸騰到了極致,自身已經脫胎換骨。

下一秒!

翁!

陸離……成神了!!!

“你們找死!”

陸離爆喝一聲,體內神力向外噴涌,陰陽大力,四象大力,八卦大力,星宿大力,天罡地煞大力,自四肢,軀干中迸發出來。

正好將八道攻擊盡數格擋。

陸離成神,五件至尊造化靈寶的威力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所以八位天神均五種力道給震腿了半尺。

而陸離腦海中的天神道種還在瘋狂的傾瀉神力,五件藏在陸離體內的至尊造化靈寶一直都在吸納著這些養分。

當將八位天神震退半尺之后,陸離快速再次召喚出裁決之劍,一個輪斬,就將八位天神的衣衫斬碎,這一下,他們就爆退了足足十米。

體內神力枯竭,又被裁決之劍攻擊,天神們受傷了,相隔四十九萬年,他們再次受傷了。

每個人胸口都有一道深邃的大口子,流淌的不是鮮血而是神力。

“即便粉身碎骨,我也要殺死你!”

上清天神歇斯底里的狂吼一聲,手持神器再次沖來。

然而這一刻,陸離體內的五件至尊造化靈寶已經達到了某個臨界點,轟然一炸,全部變成了攻擊力極大的神器。

并且那些天地間至高無上的力道也發生了質的改變。

陰陽大力變成陰陽神力,四象大力變成四象神力,八卦大力變成八卦神力,星宿大力變成星宿神力,天罡地煞大力變成天罡地煞神力。

下一秒,五種神力分別由陸離的右臂,左臂,右腿,左腿,胸腔,流竄出來,紛紛向著腦海涌去。

當五種神力全都接觸到了那顆天神道種后,便開始瘋狂的纏繞融合。仿佛他們本就是一個整體,只是被分離了無數年,現在終于聚到一處,怎么能不歡呼雀躍?

陸離瞳孔一縮,一道閃電從腦海劃過,他猛然明白了什么!

“陰陽,四象,八卦,星宿,天罡地煞,則是組成一個世界的本源,這些本源的力量一旦融合,那么就會衍生出無窮無盡的原始之氣!”

陸離已經閉上了眼睛,他感覺到五種神力融合后,一道原始之氣便將天神道種包裹了起來,飛速的融入其中,在這一刻,陸離仿佛看到了本源的力量,好似能穿行在時間長河之內,任意游走,他領悟了生命法則,死亡法則,現在被原始之力洗滌道種,已經堪堪觸碰到了那道輪回之門!

碰——

上青天神的攻擊剛接觸到陸離的身體就被反彈了回來。

其余天神看到這個情況,渾身都開始瑟瑟發抖,他們已經明白了某些事,已經明白了陸離的道種正在發生著某種改變。

“陸離要成為主宰了!”端靖天神瞇起了雙目,臉上不悲不喜,看不出任何情緒。然而在他內心深處卻浮現了四十九萬年前的畫面。

帝釋天神撲入自己的懷中,臨死那一刻,她不再想成為主宰,而是想安靜的享受這一刻的溫柔……

翁——

陸離腦海中乳白色的道種忽然變成了一個菱形晶體,命格出現,主宰已成!

“主…主宰!!!”

“他竟然成為主宰了,怎么可能,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這世上不應該有什么主宰,這都是假的,陸離你不要在裝腔作勢了!”

剛才還要至陸離于死地的八位天神,此時渾身顫抖,好似一群受了驚嚇的鵪鶉。

陸離睜開了雙目,瞳孔深處仿佛藏著億萬國度,他掌握了氣運機緣,天道軌跡,生死變更,輪回交替,正可謂一念起萬水千山,一念滅滄海桑田。

陸離分別看向了上清,魔夷,玉清三位天神,這三位天神的身軀就轟然爆裂,三顆道種滴溜溜旋轉著被他攝入掌心。分別打入了蘇北禪,納蘭金鵬,彭華彩的腦海中,三個新的天神出世了!

而后又看向了端靖天神,說道:“我現在可以復活帝釋天神!”

端靖天神渾身一顫,隨后便落寞的搖了搖頭:“她選擇了自由,即便是死也無怨無悔,因為我看到她在我懷中的摸樣是那么幸福。從此再沒有帝釋天神,我真的放下了!”

說完這話,他轉身就走。

陸離看著他的背影久久不語,但一股濃烈的期望浮現瞳孔深處。

他喝令跪伏在地的五位天神離去,日后各司其職,并沒有任何責罰。好像對于剛才的追殺全然沒有放在心上,這并不是陸離的性格,但他現在是主宰,心境已經發生了變化,天神只是一個名字,對他來說,殺與不殺根本沒什么區別。蘇北禪,彭華彩,納蘭金鵬均成為了天神激動之余,紛紛沖陸離跪拜,而后飄然離去。

這時,陸離雙目內閃現神光,好似看到了天界與億萬低階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尋找著那些被打散的靈魂。

同時母親的靈魂出現在眼前,迦南還是一身白裙,面色素白清冷,雙目呆滯茫然。

陸離的手掌一抓,輻射到了各個世界,抓出了兩道靈魂,一個是父親蚩天,一個是煙霞。

隨后三道神力將三個靈魂包裹,血肉生出,軀體漸成。

當三人徹底復活之后,陸離分別對他們腦海打入一道神光。將他們前世今生的記憶全部找回。

迦南認識了蚩天,知道那是自己深愛的丈夫,蚩天也認出了迦南,知道了這是自己深愛的妻子,他們相擁而泣。

煙霞也醒悟過來,目光溫柔的看著陸離,好似穿透了三生三世。

蚩天,迦南哭罷多時,也看向了陸離,好似斬斷了天人相隔。

他們知道這個人就是自己孩子,幫他們復活身體,找回記憶,并且他現在就是整個世界的主宰。

“爹,娘,煙霞姐姐,我們回家了!”陸離看著他們笑了。

……

中央天海乃是天界的中心,此時,在整片海域中心,已經出現了一座巍峨高聳的雪山。

傳言,這是天界主宰的居所。

雪山之巔,迦南,蚩天,攜手站立,迎著風雪眺望整片海域,那濃濃的情懷幾乎將雪山融化。分離了這么多年,兩人并沒有太多的話,好像站在一起,就能傾聽到對方的心聲。

煙霞盤膝坐地,膝間橫著一架古琴,素手撥弄,琴音裊裊。她不再是一個凡人,卻也不是神仙,他面露微笑,神光內斂,只愿意做一個緬懷過去的普通女人,有陸離陪伴,足夠了。

白曦,媚柔,上官素若,冉月愁,青青,聽到琴音,望著崖頭那兩道幾乎融合在一起的身影,明白這三個人的命運太過凄苦,所以眼圈兒微紅后,便像蝴蝶一般,在山巔,各展身姿翩翩起舞。靈動的就如同這寒風席卷的風雪。

陸離面帶微笑的看著眼前之景,將一豎笛放于唇邊,清脆悠揚的笛聲與琴音相融,久久不散……

他抬頭,看到了崖邊生出了一朵嬌艷的紅梅,看到了山腳撞擊翻滾的浪花,看到了天際的鉛云,看到了那在海面翱翔的飛鳥,他終于明白,這便是他想要的自由……

(全書完)

魔法糖果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