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準備防御
作者:隱匿塵囂 更新:2019-10-13

“呃,滴水重千斤?本虎有些不確定,估計怎么也可以戰平。”泰格想了想,有些不敢肯定的說道。

“那如果再加上猛犸呢?二對一,有沒有必勝的把握?”子龍轉過頭,注視著泰格問道。

“若虎與象聯合起來,那肯定沒問題。怎么?我偉大的主人,我們要去找怪獸嗎?”泰格縮小的身體趴在子龍身邊,抬起頭來迎上子龍的目光,興奮的說道。

“有這個可能。”子龍嘴角微微上翹,狡黠一笑,眼中精芒閃過,接著說道:“好了,先不說了,休息吧。”

說完,子龍起身盤坐在床上,心中保持一片空靈,暗影功法運起,元靈開始運便周身。只是,無論如何修煉,他仍然處在瓶勁之處,功力沒有任何的進展。或許,還需要機緣吧。

黑幕漸漸撤去,太陽重新升上祥云大陸的上空,將光芒撒向大地。子龍緩緩收功,站起身來,側頭看了一眼閉目不動的泰格,露出一絲微笑,走到窗前,打開窗子,一股新鮮的空氣頓時涌了進來,讓他精神頓時清爽了不少,深深的吸了一口清晨的空氣,子龍向遠處望去。

在子龍的這個角度,剛好將大半個羅閏城收入眼中。經過一夜的休整,羅閏城人應該已經起床,開始新一天的生活,但是在街上卻見不到一個人影,城門也緊緊的關閉著,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在不遠處空曠的廣場上,數千名羅閏城人排列著整齊的隊形,不斷練習著一套武技,看他們流暢的動作與有力的出擊,子龍知道,他們這么做不是一朝一夕的了。

目光緩緩移至隊伍最前方,一個熟悉的人影站在那里,赫然是子龍推薦來的南榮耀。此刻,他正帶著數千人不斷的演練著,那認真的樣子使子龍知道,自己沒有看錯人,華納德也同樣會用人。

而在另一方面,大院附近另一個空場中,十幾名第五世家的控素師訓練著近五百名資智較好的羅閏人,毫不私藏的教導著靈風一族引以為傲的風精華控素師,那近五百名的羅閏人,也十分努力的苦練,看他們腳下的團團青光,似乎已經小有成就。

子龍欣慰的點了點頭,羅閏城如此發展,幾乎已經有了超越怙悾城的跡象。兩個城市的發展速度都在子龍的意料之外。而且,身為城主的他,幾乎沒有做過任何事情。怙悾城有楊霞,羅閏城有華納德,雖然華納德只答應負責一年,不過,子龍相信南榮耀也一定不會讓他失望。何況,在羅閏城中,還有第五宏博坐陣,根本不用他擔心什么。

走進洗漱間,將清水拍在臉上,清涼的感覺使子龍洗去了心中的疲憊,精神大好。又整理了一下其它的事情,子龍拎起泰格摔到地上,對著不情愿醒來的泰格,他招呼了一聲,便從三樓的窗子一下。因為,如果從樓梯走的話,還要經過休閑室,下到一樓才能出去,所以,子龍選擇了一個最簡便的辦法,直接跳了下來。泰格緊隨其后,不過,它的著落點,卻正好是在子龍的肩上。

一人一虎向著正前方的別墅走去,大院內沒有任何聲息,一片安靜。子龍不確定其他人在不在大院內,或許,他們也跟著出去看羅閏城人的修煉。忽然間,趴在子龍肩上的泰格猛的睜開眼睛,同時子龍的眉心一動,他雙膝迅速微曲,猛的向一旁躍去。

‘轟……’隨著一聲震天動的炸響,原本子龍所站的地方,已經出現了一個深達半米的大坑。子龍在一剎那,警覺的掃視了一下四周,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這一系列的動作,只是在巨大的響聲剛剛響起卻還未停息時,就已經完成,速度之快,只能以匪夷所思來形容。

“咦?”宛若蔦啼的聲音在一個角落響起,一個紅色身影從角落中閃出,快速的來到大坑旁邊。四處的張望了一下,用力的一跺腳,嬌哼了一聲,便離開了這里。在她走后,子龍的身影再次出現,自言自語道:“我說怎么人人都怕她,原來她愛開這種玩笑。”

當子龍走到正前方的別墅時,抬頭看了一眼,‘處事廳’三字刻在門上的匾額之上。由于昨天匆忙,子龍并沒有看清楚,如今再看,在匾額的一旁,還刻著幾個歪歪扭扭的小字。從字跡上看,可以看出波波的昔日的風采,不過,卻想不到波波會刻下這幾個字,‘小心漠漠’。

緩緩的推開門,只見處事廳內,沙凡、華納德、第五宏博苦著臉坐在沙發上,只有胡洋在一旁面帶笑意的看著子龍。而正在這時,那個紅色的身影再次跳了出來,她赫然是沙凡的妹妹,那個擁有天使面孔魔鬼心的漠漠。

漠漠面帶驚訝的跑到子龍面前,抬頭看去,露出不解之色。子龍向前走了兩步,微微一笑。

忽然漠漠‘哇’的一聲叫了起來。原來,在別墅的門上,正掛著一個水桶,只要一開門,水桶就會掉下來。但是,卻不知道為什么,子龍進來時,水桶仍然保持原樣。

漠漠好奇的跑過去看看,但沒想到,子龍剛向前走出兩步,水桶一下子掉在她的頭上,里面的水全部澆在了她的身上。不過,幸好里面全部是清水,若不是今天她準備的匆忙,那里面就不一定會盛放什么液體。

這樣整人的小計量雖然低俗,但是,漠漠卻有一種奇異的功法,以精神力影響他人神識,將神識所查探到的東西改變。很多人就是中了她這招,而又對她毫無辦法,才總是躲著漠漠。

雖然子龍不能識破她的伎倆,但有圣級獸泰格在他肩膀上趴著,又有什么能瞞得住他的呢?所以,在進入別墅之前,子龍就已經準備好。先暗影功法第五層功法‘萬物靈空破’分化出一絲不意察覺的元靈支撐住水桶,然后,等漠漠到下面的時候,猛的收回元靈。結果,可想而知。

漠漠已經成了一只落湯雞,全身濕淋淋的,水桶還扣在她的頭上,看起來,滑稽極了。大廳內所有的人都偷偷的笑著,但卻都不敢發出一點笑聲,生怕被漠漠聽到,會殃及池魚。只有泰格,毫不掩飾的哈哈大笑,在安靜的處事廳里,這肆意的笑聲格外清晰響亮。只是,它的笑聲明顯讓漠漠更加的生氣,身體都隨之顫抖起來。

漠漠猛的將頭上的水桶拿掉,丟到一邊,眼睛一轉,憤怒的面孔頓時變得十分的委屈。子龍微微一皺眉頭,暗自提醒自己小心。只聽漠漠撒嬌似的說道:“子龍哥哥,你好壞哦,我只是要和你開個玩笑而已。哼,一點也不好玩。”

她的小嘴輕輕撅起,眼睛突然一道光芒閃過,一絲精神力向子龍發出。不過,這一切卻都在子龍的意料之中,自始至終他都時刻提防著,精神力屏蔽一直撐起,而且,子龍的精神力要比漠漠的強大許多,漠漠當然不可能對他造成傷害。

然而,子龍卻完全的估計錯誤。漠漠所發出的那一絲精神力竟然穿透了他的精神力屏蔽,徑直的飄向他那雙深藍色的雙眼。頓時,他只覺精神一陣恍惚,使他不得不閉上眼睛,晃了晃頭。當他再次睜開眼睛時,卻突然發現,艾雪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在大廳中。

只見艾雪依然是那身水藍色的長裙,看到他臉色微紅仍然有些羞澀,美艷不可方物的面孔任何人見到都會忍不住為之心動。

“你……”子龍張口要問艾雪怎么來到了這里。忽然,他猛的意識到,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若是以最優良的風能車的速度,從怙悾城到羅閏城也需要近五天的時間,所以,艾雪不可能在短短的一天時間內到達這里。

難道,這就是漠漠的功法所至,這也太過去逼真了。

子龍閉上雙眼,元靈不斷在體內循環運轉。當他再次睜開眼睛時,艾雪依然真實的存在他的眼前。但是,華納德卻不知為何,手持一把長刀,慢慢的向艾雪逼近,臉上露出猙獰的表情。

緊握了一下拳頭,子龍忍不住向前邁了一步。但是,再邁出一步后,他又停了下來,嘴角微翹,露出一絲微笑,聲音有些縹緲的說道:“沒用的,我知道這些只是幻像而已,雖然很真實,但是,卻影響不了我的心志。”

然而,此時華納德的長刀已經毫不留情的斬入了艾雪好如玉般的肌膚,一股鮮紅的血液如泉涌一般噴出,漸在子龍的臉上。那血熱的溫度,是那么的真實,甚至讓子龍開始有點迷茫,仿佛,這一切,并非幻像。

子龍臉上的表情不變,慢慢的閉上雙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原地盤坐起來,不在理會身外任何事情。‘嗷唔……’突然,泰格猛的一聲虎嘯響起,如同醍醐灌頂一般回蕩在子龍的耳邊,子龍快速的睜開雙眼,正看到漠漠已經臨近他的身前。

子龍平靜的一笑,不以為然,轉身走到第五宏博的身邊坐了下來,漠漠卻雙眼迷茫的站在那里,口中喃喃自語著:“怎么會,怎么會這樣,我的幻術怎么會失靈,為什么會這樣?…………”隨即,漠漠怨恨的看著了一眼子龍,轉身跑了出來。

“朋友,很抱歉,令妹好像很難過。”子龍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對沙凡說道。

“我說過,也只有你才能應付得了她,果然沒錯。雖然漠漠有些難以接受,不過,這樣也好。應該讓她知道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這個道理。說來,我還要感謝你啊,老朋友。”沙凡真誠的一笑,對子龍說道。

“若是漠漠一直想不開怎么辦?”子龍拿起桌上的一個干凈茶杯,倒上了一杯清茶,同時提醒沙凡說道。

“漠漠這孩子很要強,心志也很堅定,她總會想通的。只是,怕到時候,她會去找你的麻煩,你可要小心點啊。”沙凡瞟了一眼子龍,露出一絲異樣的笑容。

“呵,看來,我惹到的是一個比較燙手的山芋啊。不過,不用擔心。我還是應付得了。”子龍苦著臉,輕笑著說道。

“我到是不怕你有危險,只是怕到時候你會不耐煩。”沙凡搖了搖頭,似是警示著子龍說道。

子龍不在意的笑了笑,不再這個話題上多談,轉頭看向身邊的第五宏博說道:“第五家主,我有一事相求。”

“子龍先生說此話,似乎太客氣了一些。有什么事盡管說來就是。”第五宏博擺了擺手,大度的說道。

“我想胡洋你已經見過了。她可以控制三種精神元素,只是,對元素的精純程度并不是很高。所以,在一個月的時間內,我想請你傳授她一些經驗。”子龍莞爾一笑,誠懇的請求道。

本來子龍只是想讓胡洋跟著第五宏博學習半個月的時間,到時候找到古墨再教導她一下。不過,他又想到要去東方的祥云禁地,這對于胡洋來說是至命的危險,不能讓她一起去,所以,子龍才把時間定為一個月。

“只是這件事情嗎?當然沒有問題,以我第五世家控風術的精華,胡洋小姐肯定人在一個月內有個傲人的成績。這件事情我一定會辦好的,子龍先生您就放心吧。”第五宏博正身坐在沙發上,笑著說道。

“還不謝謝第五家主。”子龍示意著胡洋說道。

“多謝第五家主,我一定會虛心求教得,還望你多多指教才是。”胡洋微笑著對第五宏博行了一禮。

第五宏博擺了擺手示意不用客氣,子龍隨即接著說道:“我還有一件事要對大家說。下個月,我要在怙悾城與艾雪和劉益萌舉行婚禮,我想你們不會不賞臉吧。”

“什么?老大,這么快你就得手了。嘿嘿,那可真要恭喜你了,大陸兩大美人……呃,等等,老大,我怎么不明白你的意思,是你與艾雪的婚禮,還是你要與劉益萌結婚呢?”華納德一聽,本來很興奮的樣子,最后卻有些迷茫,不由得向子龍問道。

沙凡和第五宏博同樣如此,雖然在祥云大陸上,娶幾個妻子并沒有限制。但是,同時與兩個女人結婚,好像子龍還是頭一個。兩人的目光不禁盯著子龍,等待他的回答,好確認自己是否聽錯。

“是我們三個一同舉行婚禮。也就是說,她們兩個都嫁我。阿德,這還不明白嗎?”子龍戲謔的笑道。

“嗯,明白了。”華納德傻傻的點了點頭。隨即,目光中充滿欽佩之色的看著子龍接著說道:“老大,我實在是太佩服你了,這可是大陸兩大美人啊,怎么她們的芳心全部被你一個人所捕獲呢?完了完了,大陸上會有多少癡情的男子會為此而心碎啊。”

“怎么,羨慕我嗎?要不然,你在這一個月內也找一個。到時候跟我們一起舉行婚禮怎么樣?”子龍開玩笑的跟華納德說道。

華納德忙搖頭說道:“還是算了吧,我還想自由幾年呢。婚姻可是愛情的墳墓,老大勇敢,先進墳墓吧。”

華納德的一句話,頓時讓大廳內的氣氛輕松了不少,都隨著笑了起來,紛紛向子龍道喜。同時,也沒有忘記承諾子龍的婚禮,他們一定會到,并且,都會為子龍準備一份大禮。

笑逐顏開的子龍,不斷的回應著他們的道喜。就在這時,沙凡有些好奇的問道:“朋友,還有一個月的時間,怎么不去準備一下,派人來通知我們就可以了,你怎么還親自來了?”

“這一個月的時間,我還有一些其他事情要辦。大概會趕在婚禮之前回去。”子龍隨口答道。

華納德忽然想到了一些事情,不由得開口表情嚴肅的說道:“老大,最近,天機門好像會有大動作,可能是針對你。我想,他們會選擇你結婚的日子去搗亂,我們要怎么應對?”

“你們應該記得馭獸師思格勒銘吧,他已經被我所擒。而且,木龍軒、林丞天和馮錦已死,天機門應該因為這件事情而來。不過,我想天機門還不至于為此,而與祥云大陸眾多勢力做對吧。”子龍分析著事情的利與弊緩緩說道。

沙凡身體坐正,沉聲說道。“我看天機門這一次可能下定決心要將你產除。即使是聯合幾個絕強的勢力,動用了大部份的力量,天機門這一次恐怕也不會善罷甘休。我們還是做好防御措施才是。”

“的確,子龍先生,這一次危險非常,沒有好的防御,是很不明智的選擇。不知道您還記不記得在漢納城中的風涌莊園內的平臺,它同火家的‘天火守護’一樣,是一個絕對防御屏蔽,名為‘靈風蔽佑’。一會,我派人回去幫您移至怙悾城,如何?”第五宏博也面帶疑慮。

“哦?‘靈風蔽佑’,不知道它的守護范圍有多大。”子龍眼中一絲光芒閃過,向第五宏博問道。

“‘靈風蔽佑’已經吸收了數千年的能量,如果全力開啟,將整個怙悾城覆蓋五天是沒問題的。”第五宏博心中計算了一下,迎上子龍的目光,肯定的說道。

“那這件事情就交給第五家主了。五天的時間已經綽綽有余,若是天機門來犯,定讓他有來無回。”子龍微角微翹,堅定的說道。

“放心吧,老朋友,你的婚禮怎么會有事情呢?”沙凡神秘的笑了笑說道。

雖然不知道沙凡在打什么主意。但是,子龍從他的表情可以看出,對于自己婚禮的安全,他已經胸有成竹。所以子龍也沒有問什么,出于對沙凡的信任,他已經對婚禮沒有什么顧及,更何況,還有第五世家的‘靈風蔽佑’。

“那好,已經沒有什么事情了,我也要眷的出發,完成所有的事情后,就會快些趕回來。一切事情就拜托你們了。”子龍站起身來,面帶笑容的說道。

“放心吧,老大,有我在你還擔心什么。你就放心的去吧。”華納德也隨著子龍站起來,拍著子龍肩膀自信滿滿的說道。

子龍頷首而笑,拍了一下泰格,一人一虎慢慢的走出別墅,隨后,子龍翻身躍上虎背,向幾人揮了揮手,泰格便騰身而起,飛速的向著北方雪山趕去,望著子龍離去的方向,華納德若有所思,喃喃自語道:“老大不會是去那里吧。”

同樣是大院的一處,漠漠可愛的小臉上帶著憎恨的表情,看著子龍消失的身影,狠狠的說道:“哼,早晚會要你好看的,等著瞧好了。”

坐在泰格的背上,迎著不斷撲來的勁風,子龍并沒有撐起屏蔽阻擋,任由強風吹襲。望著北方遠處,那潔白的雪山,子龍苦笑一下,不知道思格勒爾知道自己要與兩個女人同時結婚會有什么樣的表現,而思格勒銘的事情又該怎么處理。

雖然,子龍已身為馭獸族長,但是,卻從來沒有在馭獸族中長時間的居住,甚至是馭獸族人他都認不全面。還有一些空間之城的事情,他也不是非常的了解。這樣看起來,他的確是一個非常不稱職的族長。但是,至今為止,沒有一點思格逐森的消息。不知道這個失去了精神力的馭獸師,現在怎么樣了,會不會遇到什么危險,他又該怎么度過?

重重的嘆息一聲,子龍仿佛對自己的未來開始迷茫了。好像,在他的內心之中,只有對付天機門才有一時的動力,可是,真的要與天機門一直的斗下去嗎?子龍猛的咬了咬牙,眼中迷茫的神色頓時消失。

已經決定的事情,子龍是絕對不會改變。即使,這可能是一條不歸之路,即使,他不清楚未來會是怎樣,但是,生活不正需要一些未知嗎?若是什么事情都了然于胸,或許,活著,就會成為一種負擔吧。

魔法糖果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