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節 大結局
作者:海緹 更新:2019-12-11

第二百零六節 大結局

皇帝被氣得暈死過去。候在一旁的太醫趕緊上前又是掐又是按,總算劉珉心中有事,那口氣怎么也不肯斷,半晌又悠悠醒轉,卻再也說不話來,只是睜著眼直直地看著門外。

太子和方綺帶著百官趕回來。

劉珉看見他們進來,眼神閃了閃,靜靜聽著太傅華青君宣讀完早就擬好的遺旨就咽氣了。

遺旨宣布太子劉鎧即位,皇后方綺垂簾聽政。他剛才詢問劉仲不過是走過場,圣旨都寫好了,改也來不及,最終劉仲被封為攝政王。太子親政之前,所有圣旨上要同時有三人的印章才能生效。二皇子劉鐵封為晉陽王,當年老梁王的封地全歸了他。

他一道旨意將劉仲牢牢的鎖在了京城不離小皇帝左右,阿奴氣得咬牙切齒。

劉仲也不放心寡嫂和兩個小侄兒,只有極力哄著妻子:“就等六年,等小鎧滿了十八歲,我就遠走高飛,再也不管了。”

“三年。”劉鎧三年后就十五歲,都可以做孩子爸了。

“三年啊,明教那些奸細。。。。。。”劉仲心里猶豫。拔除埋藏在朝廷里的毒瘤三年時間只怕不夠。

“三年,別想多呆一天。以后的事情就交給他自個煩心去。”

見阿奴橫眉立目,劉仲知道現在沒有轉圜余地,只有苦笑著答應。

華青君在皇帝駕崩之后就找了劉仲,他決定讓華為將兩個外孫送到梁王府時就知道華家從此只有投靠梁王。上次老梁王篡位,華家是參與者,皇帝卻輕輕放過他們家,想讓他對付劉暢。華氏薨后,他日夜擔驚受怕,劉暢一家老小被屠殺殆盡,他惶惶不可終日,生恐皇帝鳥盡弓藏,秋后算賬。他這一輩子起起伏伏,煎熬了十三年,沒想到這位皇帝居然比他還早咽氣,世事無常,他早就心灰意冷,不過一大家子兒孫放不下罷了。

阿奴要的那三十四萬銀票,他一并帶來了。卻看見一向吝嗇的王妃娘娘將所有的錢交給管家沈雄,交待他分發下去,每個死亡的侍衛給他們的家屬一萬兩,受傷的分等級,終身殘疾的也是一萬兩,不夠的從梁王府賬面上提。

華家被皇帝打壓多年,內里早就是個空囊。大兒媳婦當時勒逼著各房湊出這筆錢的時候,底下幾個兒媳婦呼天搶地,老五媳婦鬧得最厲害。還好老五知道是自己惹禍。打了媳婦幾個巴掌將人拖回去,隨后叫一個小丫鬟將房里所有值錢的東西全部送來。沒想到華家挖地三尺才湊齊的這筆錢還不夠人家給侍衛發撫恤金。

見華青君臉色古怪,現在一切都按著阿奴的規劃走,她心情很好,就給華青君解釋:“侍衛們都是壯年,大都拖家帶口的,孩子還小。他們死了,家里就沒有了收入。若是人多,按十人算,一萬兩銀子分下去一人不過一千兩,如果一個孩子現在五歲,一千兩銀子好好用能夠用到他成年,還可以做點小生意。”

華青君若有所思:“如果這些侍衛的孩子還愿意效忠的話,王妃不如好好栽培,日后也是個助力,比外頭去招那些不知底細的侍衛不是更好?”

意思是父親死了,兒子也要服務到死?阿奴想起平日里嬉笑打鬧的張張笑臉,轉眼成了一抔黃土,要讓他們的孩子也重復父輩的命運,她有些不忍心。

那些侍衛很大一部分是沈家送來的,還有一些聽風堂的。阿奴想給他們一筆豐厚的撫恤金就是想贍養孤兒寡母,如果男孩有出息,參加科舉做做生意什么的,女孩子么,陪嫁也不會太寒酸。

劉仲倒是很贊同華青君的想法:“舅公說的是,咱們一向缺人手,如果有知根知底的愿意效忠那是再好不過。你一次給他們這么大筆銀子,心里有丘壑的還好,要是碰上那等不知事,將錢賭了嫖了,不是有違初衷?再說了,咱們又不是上戰場,傷亡總是有限。我如今好歹也是攝政王,跟著我能博個前程,封妻萌子,多少人想求也求不來。”

阿奴覺得有理,原是自己想岔了,連忙對沈雄說:“據說你在沈家原來就是暗衛教頭,反正梁王府你主外,蘭英主內,這筆錢你們兩個商量著辦吧。”

沈雄這個七尺大漢竟然被說得臉紅了。

阿奴才回過味來,主內主外原是說夫妻,便開玩笑道:“若是看上蘭英姐姐可以跟我說啊。”

沈雄順勢一揖到底:“請王妃娘娘成全。”

還真是!梁王夫婦面面相覷,阿奴笑出來:“好事,就幫你問問,不過蘭英是個拗性子,她要是不答應,你可不能翻臉。”

“屬下看見她愛還愛不過來。”沈雄觍顏。

沈雄貌樸,蘭英只見過幾次。印象不深,又聽說是個無兒無女的鰥夫,心里不樂意,臉上就帶了出來。見她不情愿,阿奴也不相強,只是再三交待她兩人以后還要共事,不要在臉上顯出來,蘭英應下了。

沈雄雖然失望,但是也在意料之中,大方道:“原是屬下配不上蘭英姑娘,此事以后再也休提。”

見他被拒絕了還顧慮蘭英的面子,阿奴有心成全,朝他眨眨眼:“就算她答應了,國喪還有三年呢,這以后你們共事機會多了去,滴水穿石。”

這是提醒他功夫不負有心人,沈雄大喜。

阿奴對于參加皇帝七個月的葬禮沒興趣,劉珉的梓宮被送進太廟停靈之后,她就帶著孩子回了蒙扎古。

途經成都的時候,趙惜將華為三人送來,中原終究不是劉瑯兄弟的久留之所。兩人將養了幾個月,胖了一些,劉瑜的病也好了一些。

阿奴見印象里驕橫跋扈的小皇帝如今像是喪家之犬似的一臉惶然。心里可憐他,問道:“跟我走就永遠背井離鄉了,以后再不能回來,想好了沒有?”

兩人點點頭,中原與他們而言像是一場醒不過來的噩夢。

阿奴朝雙眼亮晶晶的華為揮了揮手中的信:“華家老太爺給你的。”

華為急急忙忙撕開信件快速瀏覽了一遍,上面自家爺爺由頭至尾沒有提過要自己回家,只叫自己聽表嫂的話。難道真的要給這個奇怪的美麗表嫂做十年苦工不成?

阿奴的回答坐實了他的猜測:“你爺爺把你托付給我了,除非他快要死了,否則你就留在這里學習,我叫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

華為心里拼命盤算著怎樣才能逃離。

王妃表嫂的下一句打破了他的妄想:“過一段,華青君就會把一些堪用的華家孩子送過來給趙惜。我想。華家需要一個重新的開始,就從你這位華家少家主開始吧。”

華為大驚失色,表嫂的毒手伸到自己弟妹侄兒的頭上了么?

見到他驚訝的表情,阿奴比他還郁悶。那頭死驢子對他贊賞有加,可是翻了翻他的資料,十歲之前是譽滿京城的神童,十歲之后那是個名副其實的宅男,而且已經二十三歲,不要說性格,連身材都定型了,真不好栽培。

華青君當時聽了阿奴的建議,呆了呆就反應過來,滿心贊同。自家兒孫的確不爭氣,沒幾個像樣的。十五娘一回家就被嚴氏禁足,叫了幾個嬤嬤教她規矩,她已經訂了親,可是這樣渾身尖刺連在王府中都敢出言不遜的德行,嫁到哪家都是給華家惹禍。

趙惜一進來就看見阿奴抓著個汝窯杯子怔怔出神,臉上的表情陰深深的,看樣子又想算計人。華為的臉上精彩紛呈,劉瑯兩兄弟像小狗縮在一角,看得她心疼。她踹踹阿奴的椅子,現場三位男士嚇得不約而同像狗淋到水一樣抖了抖毛,趙惜翻個白眼:“你對他們做什么了?”

阿奴回過神來:“沒干什么,不是如你的愿帶他們走了么?”

“不準虐待他們。”

“我是那種人嘛,連阿仲也這么說。”阿奴撇撇嘴,下一秒就露出真面目:“我家里不養吃閑飯的,我在蒙扎古旁邊建了客棧腳店缺個賬房,你們兩個識字,就干這個吧,實在是不會,就再換工種。”

趙惜一臉鄙夷:“堂堂皇家血脈,你叫他們干這個?我會把錢寄給你。”

“你想養兩個廢人?”阿奴看向那兩兄弟,“靠山山倒,靠水水干,你們自己好好想想。還有,別以為有趙惜給你們做靠山。”她陰險的笑了一下,“當年你們的父親給她下了蠱毒,嘿嘿。。。。。。”

劉瑯兩兄弟一個激靈,直起身來:“賬房。”他們可沒有解藥。

阿奴得意地朝臉色鐵青的趙惜笑得意味深長,湊近她的耳朵:“養白眼狼感覺如何?”

不說蠱毒還好,一說提醒了趙惜,她扯著阿奴出來:“我說,那個蠱蟲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以前是行首,自幼錦衣玉食,不要說蛔蟲,就是蚊子蒼蠅老鴇都會在第一時間給她滅掉。但是現在她訓練這一幫小屁孩,有的才兩三歲,需要保姆,人手不夠時她也會親自下場,結果十個孩子里面五個有蛔蟲,跟自個拉的差不多。當時她驚慌失措,保姆卻淡定地找來打蟲藥灌下去就一切OK。

再傻她也知道被阿奴騙了。

阿奴掙脫出來:“是你們那位偉大的影主大人被人騙啦,我不過不忍心拆穿他的謊言而已。”說完一溜煙的跑了。

趙惜氣得七竅生煙,身后劉瑜趕出來,以為她在為那個什么蠱毒煩惱,連忙解釋:“趙大家,我們都不知道那是什么東西,不過我可以找父親的舊部問問。”劉瑜以前在梁王劉鵬身邊見過她,十幾年過去,她保養有術,形貌沒有太大變化,是以劉瑜一眼就認出她來。

一席話說的趙惜臉色回暖。見他眼巴巴地像小狗一樣看著自己,她摸摸劉瑜的腦袋:“不用了,我身上的毒解了。世子,跟你嫂子去了吐蕃,自己保重吧。她那人嘴硬心軟,你們只要乖乖地不給她惹麻煩,看在你們大哥的份上,她很好相處的。記住,千萬不要做讓她虧錢的事情,否則那只守財奴發起火來,連你大哥都怕。”

兩人吶吶應下。

華為這些天倒是跟阿羅混熟了,聽說他們要走,自家妹子讓華為這一趟跟著阿都的馬幫到拉薩去。阿羅特地在醉月樓給他們踐行。

華為知道他是表嫂的親哥哥。想讓他說情,卻看見平日里橫遍整個成都的清風堂堂主大人聞言一臉便秘的表情:“別的人都好說,就是阿仲和漢嘉王爺的決定我也敢陽奉陰違,不過阿奴瑪說的話誰也不敢打折扣,你就死心吧。”當年他和阿都被云丹哄騙差點害妹子破相,之后被阿奴和阿錯兩人罰去苦訓的慘痛經歷他還沒忘。

原來阿依族女子為尊的傳聞竟是真的。華為大失所望,一杯杯酒入愁腸,漸漸地意識朦朧起來。

天還沒亮,他迷迷糊糊地被一陣輕輕的搖鈴聲吵醒了,眼前一片昏暗,似乎有人在自己面前念念叨叨,黑暗中一點亮光微微顫動,竟像是巫師做法,他嚇出一身白毛汗,伸手想摸枕邊的長劍,卻怎么也伸不出手去。心里大急,一用力,整個人忽然打個挺哆嗦了一下,眼前大亮,他喘著氣環顧了一下四周,石青色半舊的蜀錦帳,床頭一個黑漆的小櫥柜,一把退了漆的圈椅,四壁空蕩蕩的,還是在成都自己暫住的屋子里。

他躺回去,長吁了一口氣。

外面一陣腳步聲響起,劉瑯端著一碗酸湯推門進來:“趙大家說這個醒酒,你喝點吧。”

“昨晚我喝醉了?”

“是啊,阿羅把你背回來的。”

華為總覺得昨晚古怪,問來問去卻問不出破綻,馬上就啟程,他也就不去多想了。

西園里,阿羅懊惱的告訴妹妹:“不行,昨晚他喝得太醉了,我試了試,一點效果都沒有。”

自從發現阿羅有點催眠的異能,阿奴吩咐他有機會就試試。都是在對方很放松的情況下,他才能得逞。

昨晚叫阿羅在華為身上試驗催眠術不過是死馬當做活馬醫,想進一步控制華為罷了,不成功她也不氣餒:“算了,這個以后再說吧。京城的事情我都跟你們說清楚了,阿仲要做什么,全力配合他。謝小虎和石峰一定要殺了,決不能留后患。”真是倒霉,過敏也能給自己惹來那么厲害的仇家,生生折了自己三十幾侍衛。此二人不除,真是寢食難安。

“追殺令已經發出去了。今早有消息,他們進了西夏。”

“什么?”阿奴抬起頭來,“西夏不是在內亂?”

“李純祐和李安全在爭皇位,打起來了。”

“這樣啊,告訴阿仲叫朝廷發正式文書給西夏,就說他們這批人是叛國賊,希望他們能將匪首謝小虎,葉飛花和石峰等人交給漢廷處置。我再寫一封信給錢串子讓她想辦法讓那邊的土匪進入西夏,一顆人頭一萬兩銀子。”那女人就是西北的地頭蛇。

華為跟著阿奴一行人上了打箭爐,云丹等候在那里,邀請大家前去木格措游玩。經過木格措美麗的杜鵑峽,已經被沿途的風光征服的華為再一次被深深的震撼。

杜鵑峽中,溪澗時而奔流,時而舒緩,飛珠濺玉,這里的杜鵑花千姿百態,艷麗多彩。有的花樹高達數丈,猶如臨空欲飛的散花仙女;有的矮不盈尺,恰如鋪展的裙裾;有的高居山崖,迎風搖曳;有的豎立溝谷,亭亭玉立;有的花大如海碗,有的花小似紐扣;紅、黃、藍、白、紫,似珊瑚,賽珍珠,一團團,一簇簇,滿山是花的世界,滿峽是花的海洋。

華為跟著阿都舒服地泡完溫泉,全身松乏下來。他雖然自小習武,但是畢竟是個養尊處優的公子哥,這些天累得夠嗆,一躺在山坡的草地上沒多久就朦朧欲睡。

眼皮似闔非闔的時候,一個吊墜伸到他眼前有規律地晃來晃去:“華叔,看著這個。”聲音甜甜的,正是小槿。這些天,華為已經跟兩個孩子混熟了。

“看這個看什么?”華為打個哈欠。

“看著嘛,看著嘛。”小槿撒嬌。

“好。”華為好脾氣的笑笑,無意識地盯著那個吊墜,兩眼漸漸地聚成了斗雞眼,他覺得自己掉進了一個舒服的夢境,跟著那個吊墜像嬰兒似的在綿軟的搖籃里左右搖擺。

一個糯甜的童音清晰地響起:“一切聽我號令。”

“好啊。”他微微笑著回答

(大結局)。.。

魔法糖果APP下载 山西快乐10分平台 六合彩开奖结果直播 快乐十分钟彩票软件 时时彩挂机方案 七星彩论坛南海网彩票社区 夏天做什么餐饮赚钱 如何创作小说赚钱 米尔顿凯恩对阵南安联分析 美食城里做什么赚钱 你身边有赚钱的散户么 体彩广东11选5开奖 双色球十大专家预测号 淘宝上的手工活兼职赚钱是真的吗 冠军pk10直播视频 腾讯斗地主官方下载 今晚湖北30选5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