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killer
作者:河夕漓 更新:2019-08-24

拉開窗簾,單從屋內看向窗外,冷風如利刃般呼嘯而過,掃蕩了街道上的樹木,發出“嘶嘶呼呼”類似鬼叫的可怕響聲。

程雨霏下意識地抱住胳膊,卻忽然發現自己身上只穿了一件單單薄薄的睡衣。

“阿琳......”她轉過身去,忽然心頭莫名涌上一陣酸楚。

成琳也只穿了一件單褂。此刻的她,看上去更加瘦小,不堪一擊。

“這之間,發生了什么?”咬咬牙,她終于問道。

“不知道。我也是剛剛才醒過來,也看了你的電腦,才發現不對勁。”成琳搖搖頭,說道。

成琳竟然也是剛醒來?

程雨霏感覺到不對勁了。她皺了皺眉,掃視一整間屋子,發現只有一張說大不大說小又不算小的雙人床,一張象征性擺在那里的桌子,以及兩個像是裝著什么的箱子。昏暗的燈光下,墻壁上陰晦的暗紋仿佛正在緩緩地流動著,給人一種后背發涼的感覺。

床,是她們躺過的,桌子上除了與這里完全不符合的新電腦,什么也沒有,應該沒什么問題。唯一應該看看的,就是那兩個箱子。

眼神示意了成琳,程雨霏便立即走過去,在箱子前蹲下。

“我......打開啦。”她又確認了一遍。

想必成琳沒有打開它們的原因,也和她一樣吧。害怕箱子里會有什么奇怪的東西。比如......

她們是被綁架了?這兩個箱子里,分別裝著已經被碎尸的具有攻擊力的花理和卡門?

嗯......想多了。自我安慰著,程雨霏深吸一口氣,打開箱子。

然而,令她真正倒抽了一口涼氣的是......

“怎么樣?是什么啊?”成琳也掩飾不住強大的好奇心了,在床那邊便伸了個頭過來看。

然而,程雨霏卻早已呆住了。

該不會真的是什么可怕的東西吧?

狐疑著,成琳卻還是走過來,往箱子里看去。

“什么嘛......只是你我的冬季衣物而已......”看見了箱子內東西的廬山真面目后,成琳松了一口氣。

“不,阿琳,你想過沒有,我們的隨身衣物,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程雨霏抬起頭,臉上卻早已布滿冷汗。

“或許......”然而她卻好像發現了什么。

是啊,她們一醒來,就已經在這里了,如果排除一睡睡了半年的可能,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之前她們是一同來到這兒的,而且是知道冬天的,還帶了衣服,但......不知是什么原因,她們都失去了這半年來的一切的記憶。因此到這來是干什么的,也無從得知。

但如果是意外失憶,為什么會兩個人一起失去?而且還都是這半年來的記憶。

那么也就是說,如果這種可能成立的話,就說明,有人——動過了她們的記憶。

而且不僅僅是這一種可能。如果不是失憶,那......就真的不敢想了。

畢竟她們現在,就像是一個籠子里的兩只小白鼠,被未知的人掌握著命運,無法抵抗,因為根本不知道敵人是誰。

再者,就算知道了,沒有花卡兩大戰斗力,僅靠她們倆,也真的能戰勝敵人嗎?......

“阿琳,不管怎樣,先穿上衣服去外面走走吧。”說著,程雨霏已經從容地換下睡衣套上了許久未曾穿過的毛衣,“先搞清楚我們現在在哪里是最重要的。”

“嗯......”事已至此,還是應該發揮主觀能動性的。成琳應了一聲,也開始換衣服。

走出房門后,她們很快就看出她們所處的那間小房子,是一間旅館的客房。旅館規模很小,很像上個世紀的貧民住房,但卻處處摻雜著一些看上去有些不倫不類的現代技術產品。下了樓,來到外面。柜臺處沒人,她們便直接來到了街上。

下午四點多,街上行人很少。而且大多都將自己的臉埋在圍巾或衣帽中,來去匆匆的各自走著各自的路。

然而,當有人看到了兩個“姐妹花”的時候......

“murderer!”有人說話了。

“murderer!murderer!”不斷有聲音傳來。說著同樣的一個單詞,神色似乎都很憤怒,鄙夷。從一雙雙眼睛中,她們嗅到了......危險的味道。

“怎么回事?怎么辦?......”程雨霏有點慌了。街上的人似乎都不懷好意。“要不,我們回去?”

“好......”成琳也有些擔心了。不知為何這些人表現得如此的不善。

“murderer!”忽然一個聲音力壓群雄,緊接著,還未等她們反應過來,就是“哐”地一聲。

程雨霏一下子怔住了。

鮮血,順著聲源處,緩緩流下。她伸手一抹,滿臉都是血。

“你......”成琳立刻回頭,看到地上還沾有血跡的鋁鍋。

“誰干的!?”她氣急敗壞地掃視眾人,逼問道。

那些人先是一愣,目光變得警戒,甚至有人后退了數步。

但發現成琳只是紙老虎之后,那些人便開啟了瘋狂模式。

憤怒的人群越聚集越壯大,鍋碗瓢盆,爛菜葉子臭雞蛋什么的都開始往這邊砸。一時間各種“武器”滿天飛。

實在是招架不住,成琳趕緊隨手拽了半截衛生紙,堵住程雨霏還在流血的后腦,狼狽不堪地逃竄了出去。

人群中,一個白色的,好看的身影晃動了一下。

“whokilledcockrobin?”

“i,saidthesparrow。”

她輕輕的笑著,隱在了人群中。

魔法糖果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