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學習
作者:猶大的煙 更新:2019-08-23

這是什么狗血劇碼?!但是對著原昔少見的明媚而幸福的笑容,羅小樓有些咆哮不出來。他僵硬地動了動,想把自己的手拉回來,然而原昔攥得死緊,他只能放棄。

而原昔還在眼巴巴地看著他,等待他的意見,羅小樓舔舔干燥的嘴唇,艱難地說道:“這、這是不是有些突然了?”

“你也這樣認為?我也覺得,雖然我一早就在計劃了,而且——都已經把生米煮成熟飯了,但是匆忙之間,確實有些讓人意外。”原昔困惑著,俊美的臉皺成一團,似乎也有些為難。

羅小樓覺得全身的毛都豎起來了,他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已經在原昔面前不知不覺地獸化了,但是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

“什么?!生米煮成熟飯?”羅小樓叫道。

原昔回過神,訝異地看了羅小樓一眼,臉色變得有些不太好看,抬高下巴傲慢地說道:“當然!你這個問題簡直是對我魅力的一種侮辱,這難道不是自然而然的事嗎——每天晚上睡覺的時候他都會撲過來,要這樣那樣,每次我都會滿足他,讓他舒服到說不出話來,甚至深深沉迷于此。”

羅小樓目瞪口呆地看著原昔,雖然回答的姿態如此囂張傲慢,但是原昔的眼睛里則是不容忽視的寵溺以及深情。

羅小樓覺得心里非常不舒服,嗯,一定是他非常不習慣這么露骨的原昔,天吶,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這家伙難道一夜之間就變成戀愛之中的白癡了嗎,但是——但是到底怎么會出現這樣一個讓原昔深深迷戀的人的?!

“你,你到底要和誰結婚?這種閃電式的愛情,婚后生活一般不會和諧的,你真的確定嗎?”羅小樓聽到自己這樣問道,帶著萬般不情愿的干澀味道,他自己似乎也有些不正常……

“當然是和我們最美麗的萊亞公主,至于婚后的問題,我可以保證會幸福美滿的。原昔大人,原來您跑到了這里。我可是找了您很久,請跟我回去,我們還要繼續熟悉明天的步驟。”一位大大咧咧的青年走了進來。

“阿西?”原昔一愣,看了羅小樓一眼,似乎有些不愿意就這樣離開,但是他自己都不明白為什么會有這種念頭。

“您也盼望著和公主結婚的時刻?”阿西笑嘻嘻地說道。

“那當然。”原昔重重點頭,他萬分不舍地又看了看自己蒼白俊美的好友,猶豫著說道:“好,那我先回去。你好好休息,我會再來看你的。”

羅小樓面無表情地目送著原昔離開,他還在震驚中回不過神。

125則在一旁嗚咽著說道:“實在是——太虐了,明明真心相愛的兩個人卻因為家庭背景啦,不講理的父母反對啦,誤會啦,亂入的小三啦等種種挫折而不得不忍痛分開,你看,這就是你們兩個不好好看我給你們的資料,導致……生活不和諧的后果!”

125特意模糊了一個詞,但是煩悶中的羅小樓顯然沒有心情追究它,嘮叨到最后,125得出了它在這個家里是如此重要,沒有它家里兩位主人簡直沒法過下去的結論。

“行了,你也看到了,我們兩個馬上要被原昔趕出家門了!他就要結婚了,以后會有人陪著他一起下去,難道未來社會不提倡晚婚晚育嗎——真是越來越落后了!這么小就結婚上床生子,實在是太,太讓人不能接受了!”羅小樓無比氣憤地打斷125的話,決定不去細想現在心里為什么如此不舒服,開始考慮分居之后的財產分割問題。

也許原昔會看在他們相處了那么久的份上,把他的房子留給他,還有他的實驗室什么的。

但是,羅小樓發現他很難冷靜下來。

沉浸在對自己重要性總結中的125猛然清醒過來,喊道:“喂!這就是你的不對了。雖然我一直無法理解你為什么會喜歡上原昔這樣惡劣的人。但是既然喜歡了,就算出現了小三,作為原配,你也該勇敢地站出來,把自己心愛的人奪回來!然后告訴他這只是個錯誤,我們才是真心相愛的,你不過是被人控制了神智之類的。”

“額,想要效果更好的話,建議你加上一些甜言蜜語,這個你不用擔心,我這里有《追求語錄一千零一例》,我甚至可以幫你篩選一下。”

聽著這么不著調的話,羅小樓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他抓過125,憤怒地說道:“我、我什么時候喜歡原昔了?我為什么要把他奪回來——等等,剛剛你說他被人控制了神智?”

“是這樣沒錯。”125迅速接道。

“那還等什么?!我們馬上去通知他!”羅小樓似乎一下子恢復了精神,起身就往外跑。

“嘿,你等等,是誰說不想要奪回原昔了啊!”125及時喊住了要沖出房間的羅小樓。

事實上羅小樓也冷靜下來了,既然原昔被人控制,這里面一定有陰謀,別人也不可能讓他沖到原昔面前對他喊,你根本不喜歡那個見鬼的公主之類的。

“到底怎么回事?”冷靜下來的羅小樓問道。

“雖然不知道這些人類的目的,但是他們確實使用精神力控制了原昔和亞特斯的神智,還試圖控制你的,不過因為你的血統問題,當然不會起作用。我擔心他們會對你不利,于是讓你裝作已經被控制的模樣。”125得意洋洋地說道:“如果不是我,你早就被他們關起來了。”

“好,親愛的,我感激不盡。”羅小樓隨口敷衍道,125卻喜氣洋洋地在羅小樓手心里蹭了兩把,偶爾,它也是需要愛撫和夸獎的呀,這個可惡的寄養人,完全不照顧它的心理需求。

“你想好要怎么奪回原昔了嗎?”平息下來的125問道。

“我能去看亞特斯嗎?我被控制到什么程?”羅小樓問。

“他們似乎對原昔下了大力氣,想讓原昔在短時間內都回想不起自己是誰,他記起別人應該在幾個月后,那時候他和那位公主已經成婚了。而你們,則只是簡單催眠了一下,對這里沒有惡意,以為自己是來做客等等,亞特斯之前醒過來一次,他記得你和原昔,所以你過去看亞特斯不成問題。”125盡職盡責地分析著。

“嗯,那非常好,我先去看看亞特斯,你順便幫我偵查一下這里的情況。”羅小樓考慮了一會兒,做出決定,如果可以,他就趁機去看原昔。

守在外面的那位徐大哥聽了羅小樓的要求后,果然并沒有懷疑,為他指了路,其實也不算遠,直走五十米右轉就是。

羅小樓前往亞特斯那里的路上,故意放慢腳步,觀察四周。

這里的房子似乎全是石頭砌成的,有的加了木板或者皮毛,一派原始社會模樣,讓過來就生活在安塞星球的羅小樓直咂舌,難道未來社會貧富差距更大嗎。

而且,兩旁全是懸崖峭壁,似乎是在深深的谷底,不過谷底面積非常大,所以陽光算不上不充足,樹木也長得郁郁蔥蔥。

羅小樓看著,忽然覺得這地形有些熟悉。這和他們經過的第一個全是流沙的懸崖底部的地形很相似,除了這里完全沒有流沙。

看了看一眼望不到頭的建筑物,羅小樓判斷這些人是小行星上的原住民,不過并沒有被軍部發現,不然軍部肯定會和他們學校打招呼。

但是他們似乎和這些原住民并沒有什么關聯,為什么要控制他們?總不會單純地為了搶親,都怪原昔長得太招蜂引蝶了……

正在羅小樓磨蹭著思考的時候,一側的墻后面傳來說話聲。

“我們部族最美麗的公主要出嫁了,可惜居然不是我們一族的勇士,我想公主心里一定非常難過。”一個清脆的女聲說道。

“可不是,聽別人說是因為族長的命令,公主為了我們部族才做出如此犧牲的。”另外一人接道。

“但是,我倒是覺得那位原昔大人很不錯呀,雖然不是我們部族的人,他是多么俊美啊,我簡直沒有看到過這么美的人。”

“哼,男人又不是只看臉。”一個男聲忽然加了進來。

里面頓時傳出年輕女孩們嬉笑的聲音。

“卡木,你是嫉妒,原昔大人也很勇敢啊,他自己殺了那只蟲獸呢。”

“要不是我們用精神力控制著那只蟲獸,他怎么可能這么簡單地殺死它。”雖然話是這樣說,但是男聲已經明顯底氣不足了。

“你怎么不想想那是多少人一起控制的?”女聲哼了一聲,似乎又想到什么,轉開話題:“說起來,如果原昔大人清醒后,不知道會是什么表情。”

“他還能什么表情,我們一族最美最純潔的公主——”

“卡木,這里不需要你摻和了,我們都知道你傾慕萊亞公主。”

另外一個女聲笑著說道:“我覺得徹底清醒過來的機會不大,那可是十五位長老和我們圣女一起努力的結果,這世界上還有誰能解開原昔大人的精神控制?而且幾個月后除了愛情,完全不會影響到原昔大人其它方面。”

“要我說,就算醒過來,也沒有人能抵御公主的魅力。說不定兩人恩愛地去聯邦生活了。”

“……”

羅小樓愣了一會兒,默默地繼續往前走。

125在旁邊小心翼翼地說道:“你不會改變主意了?要知道,原昔是真的對你——”

“我當然不會改變主意!”羅小樓惱怒且堅定地說道,末了又為自己找了個冠冕堂皇的理由,“我最討厭隨便控制別人的思想,代替別人去做確定的人了。就算原昔真可能喜歡上那個公主,我也會先叫醒他。”媽的要是這樣還能喜歡上,他也就沒辦法了。

“我怎么覺得你最討厭的人像是原昔……”125吞吞吐吐地說道。

“嘿,他——他沒有控制過我的思想,他最近,最近已經開始和我商量了。”羅小樓結結巴巴地說道,是啊,原昔被人控制,這完全是個脫離原昔的好時機,但是……但是這多不人道呀,在原昔救了他之后,扔下他一走了之?

他似乎只顧著生氣,完全忘記可以趁機逃走了。嗯,原昔清醒過來的話,會回安塞星球找他算賬的,羅小樓努力又找出一個理由,安慰自己。

到了亞特斯屋里之后,周圍看著亞特斯的人并沒有多看兩人,反正他們兩人完全在控制范圍內。

亞特斯還在昏睡,但是上身除了綁帶外,居然沒穿任何衣服。

照顧他的小姑娘笑著說道:“他受了很重的傷,我們已經幫他徹底治療過了。只是換衣服的時候,他死活抓著手里的項鏈,不肯松手,就算是暈過去也一樣。”

羅小樓一看,亞特斯手里緊緊攥著的正是騎士,他微微笑了起來。羅小樓抬起亞特斯的手,想看看他的傷勢,然而那一瞬間,亞特斯的手松開了,騎士也跟著掉在了羅小樓手里。

一旁的小姑娘臉色一變,立刻抬眼去看羅小樓。羅小樓只是幫亞特斯將騎士戴上,才抬眼笑瞇瞇地說道:“現在可以給他穿衣服了。”

小姑娘發現是自己多想了,笑了笑,在羅小樓轉身離開的時候才看向依舊昏睡的亞特斯,這個傻乎乎的人其實很強,就算被催眠了仍然潛意識里認得清自己的同伴。

……

原昔看著面前的阿西,皺起眉,極為惱怒地說道:“我當然知道,不就是親吻,擁抱,互相幫助,然后一起睡,我做過很多次了。”

阿西呆呆地看著原昔,您其實一點都不懂對!這個世界還有您這樣單純的男人實在不多見了啊喂!

但是鑒于原昔的脾氣,他不敢再直接點明,只是拿出一個電子本遞給原昔,小聲說道:“這是以前來過這個小行星的聯邦人丟在這里的,我悄悄收了起來,原昔大人看看,看完千萬別告訴其他人。”

自詡經驗豐富,其實還是處/男的原昔大人非常不滿意,但是為了明天的婚禮還是接過了電子本,結果一看就不動彈了。

阿西深有同感地笑了起來,說道:“原昔大人先看著,我一會兒過來。”

一個半小時后,阿西端著晚飯和熱湯走進屋里,時間不短了,原昔大人大概已經學會了。

他進去的時候就發現原昔滿臉通紅但是聚精會神地盯著電子本,于是嘿嘿笑了兩聲,湊過去一起看。

已經被摩得光滑的電子本上,兩個人正糾纏在一起。

什么都很正常,也都在意料之內,但是——但是為什么是兩個男人?!

阿西呆呆地看著電子本,這電子本上大多是AV,也有少量但是非常經典的鈣片,他覺得很有意思,沒有舍得刪,但是,原昔大人不應該看這些,被公主和長老們知道,他一定會被抽死的!

“那,那個,原昔大人,您看錯了,您應該看前面的,那個更精彩更能說明問題。”阿西焦急地說道。

被打擾到的原昔瞇著眼抬起頭,傲慢且不悅地說道:“該看什么我自己會判斷,再說,萊亞本來就是男人。”

阿西覺得自己要暈過去了,您到底哪只眼睛看出來萊亞公主是男人?!他顫顫巍巍地說道:“這里面恐怕有什么誤會,您聽我說……”

“不可能是誤會,我抱過很多次我當然知道——唔,這些姿勢他一定會喜歡的。”原昔相當肯定地說道。

說到這里,原昔的眼睛一亮,拉過阿西的衣領問道:“新房在哪里?”

阿西苦著臉說道:“就在位置最高,離村子比較遠的那座大房子里面,東西都全部準備好了,您和公主婚禮之后,就可以住進去了——啊?您要去哪里?原昔大人!”

在阿西的小聲呼喊當中,原昔已經不見了。阿西當然不敢報告其他人自己把原昔看丟了,只能又一次開始尋找這位對他們一族來說都異常重要的原昔大人。

羅小樓回去的路上,邊磨蹭邊四處瞄著,原昔到底被關在哪里?難道現在就開始溫存去了?

正想著,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巴,另外一只手摟著他的腰,無聲而迅速移動著。

羅小樓郁悶地發現兩邊的房屋越來越少,難道要殺人滅口?天吶,要不要這么苦逼。

125那個混蛋,為什么死活沒動靜,難道不知道幫忙嗎?還有原昔送的保護罩,一點動靜都沒有,坑爹呢這是!

被扔在鋪滿錦被和鮮花的大床上的時候,暈頭轉向的羅小樓才發現了125安靜的原因,劫持他的居然是原昔!

羅小樓驚喜異常,他心有余悸地抓住原昔的衣領,小聲說道:“你居然清醒過來了!我正發愁不知道該怎么通知你,要知道過了明天,一切都沒有意義了!”

原昔正興致勃勃地打量他,聽到這句話,皺起眉問道:“通知我什么?為什么沒有意義?”

羅小樓發現自己不小心說出了實話,忙又加上一句:“額,就算沒有意義,我也會通知你的。你快想想辦法,我們怎么離開?”邊說著,羅小樓邊去推壓在他身上的原昔,這也太近了!

原昔擺明了不配合,他惱怒地看了羅小樓一眼,命令道:“別動。”

等羅小樓老實下來,原昔才說道:“為什么要離開,我們不是應該住在這里嗎?而且,明天我和萊亞的婚禮就要舉行了,我也期盼了很久了。”

羅小樓瞪大了眼,“天吶,你還沒有想起來,那你為什么來找我?算了,不管為什么,我先幫你清醒過來——”

羅小樓說不下去了,原昔壓了上來,他的身體滾燙,帶著一股不能違抗的氣勢,堵住了羅小樓的嘴。

和以往的親吻完全不同,充滿了危險與欲/望。

相當長時間的親吻后,羅小樓癱在床上喘氣,一時說不出話來。該死的,這到底是什么情況?!

原昔湊了過來,眼睛晶亮地看著羅小樓,遲疑了一下,說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雖然你只是我最好的朋友,但是——但是我非常想和你一起做這種事。從你的表現看來,你也很喜歡。唔,這里這么精神,看起來你偷偷喜歡我很久了。”

被揉到某處的羅小樓臉色更紅,喘息聲也更大了。

然后,原昔高傲地施恩般地說道:“既然這樣,我允許你服侍我,我也會滿足你的。”說著原昔就開始扒羅小樓的衣服。

羅小樓震驚地盯著原昔,誰來告訴他,這到底是什么狀況?

偷偷趴在窗外的阿西也淚流滿面,坑爹喲,這才是真正的神展開呢!原昔大人您為什么要對自己的好友有這種心思啊啊啊!!

羅小樓憤怒了,原昔這是打算在大婚前,先找個人實驗一下嗎!

他照著正親吻他胸前的原昔的肩膀,惡狠狠地咬了一口,隨著羅小樓的動作,他胸前的項鏈也詭異地閃了閃。

原昔輕輕呻吟了一聲,頓了頓,右手熟練地往羅小樓一向敏/感的腰側摸去,羅小樓終于松了口,他已經嘗到了血腥味。

本來以為原昔會立刻惱羞成怒,結果他只是深深地看了他一會兒,忽然抬頭沖窗外冷冷地說道:“你還不滾,是想看我給你表演?”

然后羅小樓就聽到一陣東西滾倒在地的聲音,漸漸遠去了。

羅小樓正要掙扎,原昔壓住他,忽然說道:“我醒過來了。”

“什么?”羅小樓不敢置信。

原昔看了他一眼,慢慢親下來,“我醒過來了,你那么嫉妒地用力咬我,死人都會清醒過來。你放心,我會帶你和亞特斯離開,那些人,誰也跑不了。”

但、但是您繼續在我身上忙活是什么意思?

魔法糖果APP下载